《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18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我以后对桑拿间形成了心理恐惧,再也不敢进去了。
  她喝了两杯水,然后进了泳池里泡着,闭着双眼。
  我慢慢的站起来,过去接了好几杯水,喝完了。
  终于感觉有力气了。
  我走过去,跳进泳池里,然后掐着她脖子:“你什么意思!你要杀我是吗!还是拿我来玩!好玩吗!”
  黑明珠一膝盖,顶在我身下,我啊的尖叫一声,那碎裂一般的疼痛,我捂着,趴在了泳池边。

  疼死我了!
  我动弹不得。
  黑明珠说道:“没事,就想拿你开开玩笑。”
  我骂道:“你这个**。”
  黑明珠笑笑,说道:“还真怕你受不了死在里面了。”

  我骂道:“你怎么那么恶毒啊臭女人!”
  黑明珠威胁我:“再骂我一句,信不信我把你淹死在这里。”
  我不敢骂了。
  我的疼痛减轻了一些,我离开她远一点,在她对面,也泡在泳池中,看着她:“你到底几个意思!我得罪了你吗!”
  黑明珠说:“你得罪我还少吗。”

  我说:“麻烦你举例一下!”
  黑明珠说道:“我懒得举例。”
  我说道:“你这不就是在玩我吗!”
  黑明珠说道:“玩你又如何?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我有点无言以对,打架我打不过她,反正我真的是不能拿她怎么样。
  黑明珠说道:“去给我倒一杯水。”
  我说道:“不去!”

  她一睁开眼睛,盯着我。
  我急忙说道:“我去我去!”
  危险人物。
  我还是不要惹她的好,可是我想,我好像也没哪儿惹她啊。
  我给她倒水来,她喝着,我看着她,身材那么好,那么白皙,皮肤那么紧致,国色天香啊!
  纤瘦腰肢,臀翘胸大,看起来也和普通的模特差不多吧,这身材,这有点西化的样貌,让我我突然想到一个人,看过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吗。

  那个意大利名模莫妮卡贝鲁奇出演**玛琳娜。
  吸引镇上所有男人爱慕的玛琳娜。
  就是这样的,黑明珠竟然和那个女主角非常的相似,无论身材还是相貌。
  可为什么这么样子,为什么力气那么大,还那么能打。
  这不科学啊。
  黑明珠问道:“看什么。”
  我说:“你很像一个人。西西里美丽传说,你看过吗。”

  她说:“说我像贝鲁奇的你不是第一个人。”
  我问:“是吗。”
  她说:“很多男人都这么夸过我。”
  靠,还很多男人呢。
  我没兴趣和她聊下去了,跳进了泳池中,水溅到她脸上,她却伸着舌尖**掉脸上的水珠,盯着我。
  这样子,很容易让我胡思乱想的。
  她说道:“过来帮我按几下?”
  她用的是问句,没有命令我,我不敢轻举妄动,我说:“我也骨头痛,不如你叫人来帮忙,给点服务费。”
  黑明珠说道:“你是不想呢。”
  我说:“我是在怕你。”
  黑明珠笑笑。
  我问道:“喂,你说找我来陪你,说是有事找我谈,我才来的。”
  黑明珠说道:“哦,没有什么事,骗你玩的,你可以走了。”

  我恼怒道:“很好玩吗黑明珠!”
  黑明珠说道:“好不好玩,都是你自己蠢,上当了。”
  我起身,就离去。
  尽管面对这么漂亮的女人,我还多想看几眼,可又有什么用,我他妈敢碰她吗。
  而且当她说的那些话,让我感觉她经历很多男人一样,我就对她有些心理上的厌恶。
  说厌恶也算不上吧,不过肯定是恼怒的。
  因为,我有点喜欢她。
  唉,悲哀,我好像是个漂亮点的女的都喜欢。

  见到我起身,黑明珠说道:“你难道不想知道他们求了我,我有什么想法吗。”
  我马上回来坐下,说:“当然想知道。”
  黑明珠说:“彩姐让你送我,很大的心理想法,就是想让你来问问我到底什么意思。”
  我说道:“我也想知道,你到底几个意思。”
  黑明珠把头发重新扎起来,露出完美的脖颈和锁骨,她说道:“我想坐山观虎斗。”
  我呵呵了一声,不说话。
  黑明珠说道:“你笑什么。”
  我说道:“我觉得你这想法很幼稚。天真。”
  黑明珠说道:“两虎相争必有一死一伤。对吗。我怎么天真。两条狗在互相争夺食物而争斗,我这时候该等着它们两败俱伤后,再把食物叼走啊。”

  我说道:“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
  黑明珠说道:“噢,你又有什么高见。”
  我告诉黑明珠。
  马基雅维利说,当一位君主是一个人的真正朋友或者是一个人的真正敌人时,就是说,如果他公开表示自己毫无保留地赞助某方而反对另一方的话,这位君主也会受到尊重。
  他采取这种方法总是比保持中立更有用处。
  因为如果你的两个强大的邻国相打起来的话,情况必定是这样:它们当中一国战胜的时候,你必须害怕这个战胜国,或者你不用害怕它。
  在这两种情况之中,无论将来出现哪一种情况,你公开表态并且勇猛地参战总是有好处的。
  因为,如果在前一种情况之下,你不公开表态,你将来总要成为胜利者的战利品,而使那个战败者因而感到高兴和满意,而且你还提不出任何理由和任何事情为你辩护,或者使人庇护你,因为胜利者不需要在处于逆境时不援助自己的可疑的朋友;那个失败者也不会庇护你,因为你过去不愿拿起武器同他共命运。

  事情总是这样:他如果不是你的朋友,就要求你采取中立;而他如果是你的朋友,则要求你拿起武器公开表态。但是优柔寡断的君主,为了避免当前的危难,常常采取中立的道路,而且常常因此被人灭了。但是,当君主明确地表态赞助一方时,如果和你联合的一方获胜的话,虽然胜利者是强有力的,你要听他支配,但是他对你仍然负有一种义务,他已经同你建立了友好的关系;而且人们也绝不会这样地不要脸,作为忘恩负义的例子压迫你。再说,胜利从来不会那样彻底以致胜利者不需要有某些考虑,特别是对于正义的考虑。即使你支持的一方失败了,你仍然会受到他的忆念,在他有能力的时候,他会帮助你,你变成可能东山再起的命运的伴侣。

  在第二种情况下,亦即是当你对于现在交战的双方无论哪一方获胜都不害怕的时候,你就必须更加审慎考虑你支持哪一方,因为你在利用他方的帮助把一方覆灭,而他方假若是明智的话,是一定会拯救后者的。如果他得胜了,他就得听你的决定;而在你的帮助下,他是不可能不胜利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