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497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淑琴轻信了他的话,转过脸来看着他,道:“我问你,郭晓荷是什么人?你听说过吗?”李睿冷不丁打了个寒战,强自保持着镇定,清了清嗓子,淡淡的问:“什么郭晓禾,从来没听说过啊。”孙淑琴道:“怎么可能!这是从老宋嘴里亲口说出来的,你作为他的贴身秘书,怎么可能不知道?至少应该听说过啊。”李睿心中疑惑不已,不知道老板为什么要当着孙淑琴的面说出郭晓禾来,苦笑道:“我真不知道啊,这个人名字怎么写?”

  孙淑琴说:“郭,应该就是姓郭的郭。晓,不是大小的小,就是揭晓的晓。荷,应该是荷花的荷。这是个女人。”
  李睿见她说对了郭晓禾的名字发音,却说错了名字,总算松了口气,看来大错还没铸成,道:“我真没听说过。孙老师,你是从哪听到这个名字的?宋书记跟你说的?那你怎么不去问他呢?我是不知道这个人。”说完侧过头,给她看了下自己那无辜的表情。孙淑琴一脸的凄凉之色,落寞地说:“我怎么去问他?这是他昨晚上做梦的时候说的。我一旦问他,肯定会忍不住发脾气,接着就会吵架,他本来工作就很累很辛苦了,我不想他因为家事烦恼。可……可他心里竟然有别的女人,我……我又……”

  李睿这才算明白她为什么给宋朝阳脸色,原来是这个缘故,心中好笑而又无奈,老板啊老板,你怎么管不住自己的嘴呢,大晚上的好好睡觉不得了,还想着郭晓禾干什么?这倒好,当着老婆的面叫出她的名字来了,看你回头怎么解释。
  孙淑琴幽幽地说:“其实,他作为男人,又是市委书记,而我又不能陪在他身边,那有时候他……他跟别人逢场作戏,我也可以理解。但是,但是他在外边撒野就行了,干吗还要带到家里来呢?难道他心里已经有了那个女人?”李睿打岔道:“你是不是听差了?我怀疑他在背诗,不是有句诗写得好嘛,‘小荷才露尖尖角’,正配了郭晓禾后面两个字。”孙淑琴说:“我也希望他在背诗,可他不是。我听得真真的,他就是呼唤了这个名字。”说着说着,她眼圈就红了。

  李睿把车停在路边,道:“孙老师,你别这样,先别胡思乱想,等我回去观察观察,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没准是你误会宋书记了呢。”孙淑琴点点头,道:“嗯,还真有可能是我误会他了。白天有你看着他,我放心;晚上他住在宾馆,也不方便进进出出,更不可能叫女人过去。看来我真是多想了。”李睿说:“嗯,你要相信他。”孙淑琴点头道:“嗯,我要相信他。”心里却想起自己被万金有剥光衣服捆绑的可耻情景,暗道:“我自己都差点被人玷污,还有什么资格要求他呢?而且,我以前不也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嘛,为什么碰到这种事还是放不开?他那么优秀,根本不是我一个女人可以独占得了的。只要他不过分,不影响到家庭生活,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她在心里劝慰着自己,就没有哭出来,见李睿眼巴巴看着自己,就对他一笑,道:“不去学校了,把我放到这吧,我打车回去,你赶紧去青曼家。”李睿惊讶于她的快速转变,问道:“那你这两袋子衣服怎么办?”孙淑琴笑道:“你那么聪明,怎么会不明白,这两袋衣服是我的借口,我要你送我,主要就是问这件事。”李睿心说这女人倒是有些小聪明,道:“那好,等我回来的时候,把这些衣服拎回家里。”孙淑琴点点头,道:“那我就下车了,你路上开慢点。”

  李睿驾车去吕青曼家里的时候,想到刚才孙淑琴责问自己的事情,也有些发虚,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说梦话的习惯,要是以后跟青曼结婚了,睡在一张席梦思上,也学着宋朝阳的样子叫出了某个女人的名字,估计青曼不会有孙淑琴这么好的脾气会放过自己。想到这,他才想起这事必须要尽快汇报给宋朝阳知道,就放慢车速,给他拨去了电话。
  宋朝阳听说这个情况之后,下意识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仔细回忆昨晚睡觉的过程,自然是记不起这句梦话来。
  李睿又说:“孙老师不知道又想到什么,心情忽然恢复了,而且似乎不再追究这件事,现在已经打车回去了,您要做好准备。”宋朝阳说:“你帮我想一想,如果她回来问起郭晓禾是谁,我该怎么回答?”
  这个问题问出来,李睿就是傻子也知道,宋朝阳是把自己当成了自己人,就急忙开动脑筋,寻找对策,半响说道:“老板,否认是不行了,必须承认,但是承认起来要讲究方式方法,您可以玩个曲线救国。譬如,您大可以实话实说,就说郭晓禾是你在高速公路上救起来的女人,只因她长得跟孙老师很像,您对她记忆才深刻一些。”宋朝阳叫道:“她跟淑琴哪里长得很像了?”李睿忍住笑,道:“这只是一个说辞啊,要不然怎么解释您会对她有记忆?我觉得以孙老师的态度,她不会追究这件事,更不会去找郭晓禾辨别容貌,您只要给出一个解释的通的借口就行了。当然,您也可以说,郭晓禾跟你某个表妹姨姐长得像,这才记得深刻。”宋朝阳赞道:“好,好主意,那我就这样说了。你继续咬定没听过这个名字就对了。”

  快到吕青曼家之前,李睿收到了她的催促电话,告诉她自己马上就到,这才让她稍稍平静下来。
  等车到楼下后,李睿三步并作两步爬上楼去,等门开后,还没看清里面站着的是谁,伸手过去就把那人抱住往怀里搂。
  吕青曼见不到他是想他,可等他真来了,又有些紧张,伸手推开他的手臂,嗔道:“讨厌,又忘了?又忘了教训了?万一家里有人,不就又被人笑话了?”李睿还真吓了一跳,进屋后侧耳听了听,笑道:“姓高的臭丫头不在家里吧?”吕青曼逗他道:“你自己找找不就知道了?”李睿就傻呼呼的在房子里找了一圈,每个房间都找了一遍。吕青曼跟在他身后看着,要不是忍着笑,早就哈哈的笑了出来。

  等最后一个房间看完后,李睿已经迫不及待了,反身就把吕青曼抱进怀里,不由分说,凑嘴过去就是一顿乱吻。吕青曼使劲推他才躲开他的热吻,哼道:“别急,先吃饭。”李睿笑道:“还吃什么?你就是我最好的早饭,我要吃你吃一辈子。”吕青曼心里很高兴,脸上却不给他好脸,道:“必须先吃饭,你不吃饭我还要吃呢。”李睿搂住她的小蛮腰撒娇道:“不行,等吃完饭,你这道菜就凉了,我要趁热吃。”吕青曼扑哧笑出声,道:“越说越不像话了,我怎么还会凉?什么趁热吃,你真把我当菜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