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44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走到周德东身边低声说,郝竹仁这是变相的透露此事和他有关系,不过因为顾哲明的事情,纪委正在调查郝竹仁,他也是兔子尾巴长不了另外,你最近要抽点时间在常伟红身上多下点功夫,你听好了,只有抓住机会好好的敲打一下常伟红,才能从常伟红身上得到更多不利于郝竹仁的事情,掌握的证据越多,对付郝竹仁的把握性就更大。
  周德东说,一定这么做。

  晚上,赵红妹磨磨蹭蹭的假装到了秦书凯的办公室里汇报工作,黏黏糊糊的不肯走,秦书凯见赵红妹明显是在想别的心思,主动下逐客令说,我今天累了,想要早点休息,没有什么事情就回去好好工作。
  赵红妹见秦书凯脸色冷冷的,赶紧笑眯眯的凑过来说,秦书记,我这个工作还没有汇报完,这么赶人走,是不是不礼貌啊,再说,我这里可是有你想要知道的消息,你要是不想听,不说也无所谓。
  秦书凯见赵红妹话里有话,于是稍稍缓和了一下脸色问她,有什么话就直说,你也是一个干部,知道和领导说话不要卖关子,要是再不说,自己也不想听了。
  赵红妹见自己吓不到秦书凯,正好自嘲说,这个世道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我在你面前,就没占过半点便宜。
  秦书凯不出声,赵红妹只好不再卖关子,把自己知道的情况说了出来。
  赵红妹说,上次,你跟我说起,刘丹丹因为知道你我之间的关系,对你不感冒的事情后,我请人帮忙调查了一下,现在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在背后乱嚼舌头根子的小人不是别人,就是郝竹仁。
  不由疑惑的问了一句,郝竹仁?他怎么会跟刘丹丹认识?
  赵红妹嘴里“切”了一声说,刘丹丹有名有姓有单位,郝竹仁想要找他不是很好找吗,哪里需要认识刘丹丹,这种事,只要郝竹仁找到刘丹丹,不用自我介绍,把事情一说,效果就有了。
  秦书凯看着赵红妹说,你怎么知道,这事情是郝竹仁办的?
  赵红妹神秘一笑说,你别以为,就你秦书记最厉害,我赵红妹在很多地方也有自己的眼线,我还告诉你,这段时间,刘丹丹听了郝竹仁的挑拨后,当时可是气的恨不得要当场到普水来跟你大闹一场呢。

  秦书凯想想,这样的反应倒也符合刘丹丹的个性,他问赵红妹,后来呢?为什么刘丹丹没来?
  赵红妹说,那还不简单,被郝竹仁给劝住了呗。
  秦书凯一下子疑惑起来,郝竹仁应该巴不得刘丹丹找我才对呀,怎么会劝阻呢?
  赵红妹有些瞧不起的样子说,秦书凯,你这什么脑子呀,就算是刘丹丹过来跟你吵一架,那也就是你们夫妻之间矛盾,跟你提拔有什么关系呢,再说了,哪对夫妻不吵架?哪个两口子没红过脸?人家郝竹仁说了,到最关键的时候,到纪委去告你一下,到时候,只要有你老婆承认,早找几个证人,那是一告一个准,还怕你秦书凯不吃亏。
  秦书凯听了这话,不由冷冷的笑笑,这个郝竹仁,他倒是计划的很周全。
  赵红妹邀功讨赏的表情说,怎么样,这件事我办的不错吧,就我这丰功伟绩,今晚秦书记还不好好的奖励我一下。
  秦书凯见赵红妹摆出一副风情万种的姿态,忍不住笑着说,你这个女人可真是填不饱的东西。
  赵红妹说,那你就赶紧多喂我几次不就行了。说着话,赵红妹就把身体软软的向秦书凯靠过来。
  秦书凯语气略显生硬的说,赵红妹,这个下班时间还没到呢,门口人来人往的,你也是个女人,稍微矜持些,倒是更能讨男人喜欢,明白吗?
  赵红妹撅起小嘴巴,撒娇样的口气说,你这什么来的,论功行赏都做不到,这做下属的心可都被你给伤透了。

  赵红妹想起什么似的说,秦书记,我可是听说,这件事,原本郝竹仁是要找赵正扬联合起来,在背后对你下手,只是赵正扬并没有答应他,倒是赵正扬的儿子赵大奎最近跟郝竹仁来往甚是密切啊。秦书凯听到这一新情况,眉头不由皱了一下,赵正扬不敢明着跟他对着干,他的心里是有数的,但是赵大奎竟然又跟郝竹仁勾结在一起,想要对付自己,这倒是自己没估计到的。
  赵红妹眼见秦书凯变了脸色,心知自己是提供了领导人并不知情的重要线索,又有些沾沾自喜起来,笑眯眯的把一张俏脸凑近秦书凯说,我透露了这么重要的信息给领导,这下子,领导总该重赏我一次了吧。
  秦书凯见赵红妹浑身每个细胞都跳跃出一种说不出的*模样,心里不由生出一股狠劲,嘴里咬牙说,老虎不发威,你还真当成病猫了,今天搞的你求饶。
  王子谦的伤势稍稍有些起色后,立即打了个电话给刘丹丹,把自己心里的疑虑告诉了刘丹丹,他怀疑,这次对自己动手的人是秦书凯指使的,因为自己现在想来想去只能是秦书凯。

 
  刘丹丹接到电话后,用一种不可置信的口吻说,王子谦,这绝对不可能,他一个下岗工人的儿子,能走到今天的地步,完全是凭着他自己苦干硬干的结果,还有我的那个亲戚在适当的时候照应过他几次,即便他知道了我们两人的事情,他也没有这个能力来对付你,别的人不了解,对这个男人我是很了解的,除了花心,别的本事一点也没有。。
  王子谦听了刘丹丹的话,心里不由生出几分怨恨,心想,说到底,***,还是你跟他是两口子一条心,出了事情,竟然全都顺着他说,哪里顾忌到我现在伤成这样。
  子谦好不容易忍住性子没发作,当下他最主要的目的是要要说服刘丹丹相信自己的话。他对刘丹丹说,我开始也没有想到是这个人,可是我刚上班时间不长,在单位里和外头从来没有得罪过任何人,就算有时候跟谁有些小摩擦,也不会被对方仇恨到这种地步,除了跟你之间的关系有可能让你老公记恨在心之外,我再也想不起我得罪过什么人了,这件事不是他指使人干的,还能是谁呢?再说,男人如果知道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有来往,不敢得罪自己的老婆,那么对别的人采取一些措施也很正常。

  刘丹丹心里觉的王子谦分析的也有道理,可是她心里却还是很排斥把这件事跟秦书凯联系起来,在她的心里,秦书凯除了本性有些风啊流之外,总体说起来,也算是老实本分,怎么会跟如此恶劣的伤害事件联系在一起呢。
  刘丹丹说,王子谦,你要是怀疑别人,我没什么好说的,可是秦书凯这个人我跟他相处这么长时间,对他实在是太了解了,这次他原本是要被提拔当县长的,我让我的那个亲戚把他的事情给搅黄了,他可是连个屁都不敢放,就算他再怎么心里生气,到最后还不是我手里的一碟菜,这样的货色,是绝对没有胆量做出那么严重的事情来的,因为他根本就天生没有那个胆。
  王子谦听刘丹丹这么说,不愿意跟她强辩什么,只是告诉刘丹丹,当晚那帮人对付自己,一定是有计划为之,两人约会的事情,只有两个人清楚约会时间和地点,怎么那帮人竟然也出现在两人的约会地点呢,这至少说明,这些人一定是早就得知了消息,或者是一路跟踪自己到了那里。另外,一般人想要对付自己,打断了两条腿也就罢了,怎么会想起冲自己的下面狠狠的弄几下,把自己弄废了呢,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