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18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柳智慧说:“她看到我的第一眼,是惊讶,然后是醋意,然后是,帮你隐瞒。她是个好女孩。”
  我说:“你会吃醋吗。”

  柳智慧说:“暂时不会。”
  我问道:“什么叫暂时不会啊。”
  柳智慧说道:“也许以后,我还是会,越狱出去。用我自己想到的办法,不麻烦你的办法。”
  我沉默了一下。
  我说道:“别这样玩我们,真的会被你整死的。”
  柳智慧说道:“大仇不报,我怎么能够心安。”
  我说:“那我想想,可以用别的办法,让你出去吧。”
  柳智慧问:“什么办法。”
  我说道:“唉,没想到,我也想不到有什么好办法。”

  柳智慧说道:“帮我弄一些东西来。”
  我问:“什么。”
  柳智慧说:“香烟,啤酒。”
  我问道:“你要喝酒。”
  柳智慧说:“祭告亡灵。”
  我说:“靠,那人害死你哥,你还给她超度?”
  柳智慧说:“他毕竟是我堂哥。”
  顿了顿,她说:“也想告慰我哥的在天之灵。”

  我说:“不是无神论者吗。”
  柳智慧说:“他永远陪在我身边。”
  看着柳智慧有点不快的神情,我说:“好的,这就去。”
  去弄了啤酒,还有烟来给她,留了打火机,我走了。

  好了,这颗悬着的心,终于可以安心下来了。
  今晚,终于能好好的睡一觉了。
  只是,柳智慧回来了,她对我又是以前那种冷冷的态度了,好像,我们在外面的那些亲密,像做梦一样。
  靠,我竟然希望她还是越狱吧。
  我要疯了吧。
  晚上,总算睡了个好觉。
  起来的时候,明明看到外面太阳很高了,知道自己已经迟到了,但就是不想起来,磨磨蹭蹭的到了十点多,快十一点,我才去办公室。
  马上被徐男叫过去。
  徐男一开口就责备我道:“你这要做监狱长了啊!都几点了才慢腾腾来上班!”
  我说:“唉,你不知道,这段时间,柳智慧在外面,我都安心不下来睡好觉。”
  徐男说道:“我也是。可是上班是上班,制度在那里,你老是违反!”

  我说:“那要怎么样啊。”
  徐男说:“扣分,扣工资!”
  我说:“好吧,扣吧。”
  徐男说:“你也别怪我,我要带人。”

  我说:“我理解的。”
  徐男问道:“柳智慧平安回来的吧。”
  我说:“对啊。”
  徐男说:“怕不怕她下次越狱。”

  我说:“她真要越狱,我们根本拦不住她。”
  徐男问:“那怎么办。”
  我说:“我也纠结。”
  徐男说道:“不如给她换监区。”
  我一听徐男要给柳智慧换监区,马上提出反对意见。
  首先,柳智慧换监区,肯定有人要欺负她,就算欺负不了她,她也肯定没在这里那么好。
  还有,我很难见到柳智慧了。
  徐男问我道:“兄弟,你该不会真的对她动情了吧。”
  我说道:“是有点,男哥,你调动她,她去别的地方,人家会欺负她,还有,我就不能见她了。”
  徐男说道:“兄弟,你这是何苦呢,女人到处都有,你身边的女人,还少吗!”
  我说道:“她绝对是与众不同的,我,不想失去。”
  徐男马上带着怒气问我:“那谢丹阳呢!”
  我说道:“她也是与众不同,我更不想失去她!”
  徐男骂我道:“艹,你这个煞笔痴情种!早晚死在女人手里!”
  我说:“死就死吧,我情愿。”

  徐男试图说服我:“兄弟,她如果再次越狱,搞不好,我们真的,要担责啊!我们的未来,都毁了。曾经的几年的努力,都白费了。”
  我说:“男哥,首先我想和你说的是,她是我的朋友,我在监狱里,得到了很多她的帮助,她是一个合格的心理学专家,帮我解决了不少麻烦事,如果没有她,我们监狱我的病人那些女囚,不知道已经有多少自杀和伤人的了。她帮了我,我却不懂得感恩,却把她抛弃,这不是我的作风。还有,我喜欢她,我愿意为她,担责又如何!”
  徐男说道:“可是她跑出去的时候有没有替你想过!”
  我说:“这不关她的事!是我自己犯贱。”
  徐男骂道:“艹你个煞笔!”
  我说:“好,出事了,如果她再跑了,我负责,行了吧!让我来负责!”

  我指着自己。
  徐男说:“你负责不了!”
  我说:“不关你事!我自己负责就好。”
  徐男叹气,道:“蠢,真是不能在蠢了。不就是一个女人吗。”
  我说:“那谢丹阳呢,不就是一个女人呢。你怎么放不开。”
  徐男反驳我:“你身边尽是女人。”
  我说:“那你身边也尽是女人。”
  徐男说道:“难道她们全是你不可或缺的吗!”
  我说:“是!假如现在是谢丹阳,或者是你,我都会帮!”
  徐男沉默。
  我说道:“好了男哥,希望你,还是别介意。”
  徐男看着我。

  我说:“求你,别把她弄到别的监区。”
  徐男无奈说:“好了,我答应你。”
  下班后,我跑去了外面。
  去了镇上,回味大饭店。
  我竟然有自己的饭店了,而且,还有钱分,好像我有很多钱进账,可是为什么很少存住钱,我也搞不懂。
  在回味大饭店的一个没人订的豪华包厢里,我一个人坐着,嗑瓜子,吃花生,喝啤酒,伸懒腰,横躺沙发上,好不惬意。
  这他吗的真是比监狱舒服何止万倍。
  点了一支烟,玩着,然后看看大屏幕的电影,舒服啊舒服。
  有人敲门。
  然后门被推进来了。
  我坐起来,看,是彩姐。
  我急忙站起来了,道:“哦,彩姐,你来了啊。”

  彩姐说道:“挺会享受嘛。”
  我说:“这哪算享受,还没找女的给我边按摩边看呢,那才叫享受。”
  彩姐进来后,坐在我的旁边,叫我也坐下。
  我坐下来。
  彩姐今天打扮得极为成熟抚媚。
  我坐过去,抱了抱她。

  她轻轻推开我:“找你有正事。”
  我说:“什么正事。”
  彩姐说:“龙王待会儿要过来。”
  我说:“过来找你是吧。”
  彩姐说:“找我谈事。我想让你陪着一起。”
  我说:“唉,虽然他是我兄弟,可是,你自己去应酬就好了嘛。”
  日期:2016-02-28 09: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