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186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2-22 22:28:33
  (正文)
  1.10.2 外相荣归
  在第二次近卫内阁中,外务大臣松冈洋右绝对是一位纵横捭阖的“杰出”人物。在松冈眼里,光签订《三国同盟》是远远不够的,这仅仅是万里长征才到了湘江边上。松冈的宏伟目标是以此为基础拉苏联入伙组成更大规模的四国同盟,第一步先称霸欧亚大陆,第二步就是以四国联盟的强大实力迫使美国就范,然后利用美国逼蒋介石投降,彻底解决中国事变。真到了那个时候,世界就真正“太平”了。松冈的计划可谓是环环相扣。为了实施这一伟大的目标,在《三国同盟》签订后不久,松冈就多次请求允许他到欧洲去实施这一宏伟的人类和平计划。

  经过长时间的辩论之后,军方首脑亦赞成外相前往欧洲。军方赞成松冈的欧洲之行当然有自己的小九九。军方目前面临的两大问题是促进中国事变的解决和实施南进计划。为了彻底解除南进的后顾之忧,就迫切需要作出进一步的外交努力改善同苏联的关系,消除来自北方的威胁。如果能够和苏联达成谅解的话,斯大林也很可能答应日本放弃援蒋活动,对解决中国事变也大有裨益。
  之前松冈已经就几国的势力范围问题与老朋友里宾特洛甫进行过多次沟通。初步议定的范围是:南洋属于日本,波斯湾和印度方面属于苏联,欧洲和中非属于德国,北非属于意大利。松冈为未来的四国联盟起了一个时髦的名字叫“欧亚大陆同盟”。他对自己的秘书加濑俊一说,“德国和苏联之间是有盟约的,与德国握手就有了与苏联握手的最佳机会。而与苏联握手也不过是下一步与美国握手的借口而已。如果大家联合起来向美国施压,美国就会妥协。这样不但是日本,全世界都能生活在和平当中”。他用了这样一句话,“整个世界都不用再动一发子丨弹丨”。喜欢惊世骇俗的松冈尽管外形上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他确实是日本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外务大臣之一。后来有日本史学家曾经假设,如果近卫文麿让石原莞尔出任陆军大臣,让山本五十六出任海军大臣,又能适当地控制住松冈洋右的话,日本的历史将会是另外一番模样。

  1941年2月3日,近卫首相和陆海军首脑举行联席会议讨论松冈外相的欧洲之行。松冈提出,老朋友里宾特洛甫和齐亚诺早就邀请我访欧,去年年底又再次邀我一定要去,看来不去实在是有点不够意思了。松冈提出此行调整日苏关系是关键,所以访问计划预定在柏林、罗马各逗留两、三天,在莫斯科逗留一周左右,总行程是3月初动身4月中旬回国。会议批准了松冈的出行计划,这样陆海军就一致把稳定北方的希望寄予这个“口若悬河、不落俗套”的外相身上了。

  在欧洲,德国与英国的战争进行得并不顺利。不列颠空战的僵持使得德国无法完全取得英吉利海峡的制空权,导致希特勒的“海狮计划”一拖再拖。为了在远东吸引英国的注意力,之前德国多次提出由日本进攻英国远东最重要的军事基地新加坡。日本陆军认为,外相访欧的重点是调整日苏邦交,对德意的访问只是礼节性的,也就是串串亲戚而已。如果德国提出进攻新加坡的要求万不可随意答应,日本人还不想轻易去为德国人火中取栗。松冈答应了军方的请求。

  1941年3月12日,东京车站挤满了给松冈外相送行的人群,即将远行的松冈也是踌躇满志,他的欧洲之行注定会举世瞩目,——这是他最喜欢干的事情。在松冈出发前一个月的2月,里宾特洛甫就多次约见了日本驻德国大使大岛浩,畅谈德日两国合作的美好前景。2月27日,里宾特洛甫又指示德国驻日本大使奥特,“采用一切可能的办法使日本尽快以突然袭击方式去占领新加坡”。
  早在之前的1940年4月,日本政府已经起用建川美次陆军中将出任驻苏大使,开始了与苏联改善邦交的尝试。日本希望苏联政府能承认“伪满洲国”并停止援助蒋介石,作为交换条件,日本准备承认苏联对外蒙古的控制权和在新疆的特殊利益。11月20日左右,建川大使寄来了关于当时正和苏联力争的日苏互不侵犯条约一案的报告,谈判似乎有成功的希望,主要在于库页岛北半部的分歧迟迟无法取得突破性进展。在此之前,红色苏联几乎受到各国一致的憎恶,但复杂的国际形势使得莫斯科逐渐有了与各大国讨价还价的砝码。英国政府在积极向莫斯科献殷勤,美国政府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如此,他们都害怕苏联加入德意日的轴心国阵营。处于如此优势地位的苏联肯定不会对日本做出轻易让步。

  松冈的第一站是苏联。3月24日,松冈在莫斯科与斯大林和苏联外交人民委员莫洛托夫进行了第一次会谈。用松冈自己的话说就是,一开始他就给两位苏联领导人上了一堂日本式的“道义共产主义”课。他声称“道义共产主义”是反对盎格鲁撤克逊人的“个人主义”和“利己主义”的,盎格鲁撒克逊人是德国、日本和苏联的共同敌人。有了这一开场白后,松冈开始认真地谈论苏日关系中的“一些根本性问题”。松冈的热脸帖上了凉屁股,他发现俄国人只愿意讨论一个中立条约,而不提他所期望的那个范围更广泛的互不侵犯条约和联盟。甚至对签订中立条约也漫天讨价。莫洛托夫告诉松冈,“苏联舆论认为不带有收复失地的不可侵犯条约是不可想象的”。莫洛托夫所说的“收复失地”就是指库页岛南部和千岛群岛。有点失落的松冈决定将这一问题留到他访问柏林和罗马回来后再解决。

  离开苏联的松冈于3月26日到达柏林。在柏林火车站,所有站台都插满了纳粹的“卍”字旗和旭日旗,迎接松冈的是伴随着一阵阵鼓声的“希特勒万岁!松冈万岁!”松冈抬起右臂向欢迎他的希特勒青年团频频致以纳粹礼。——这动作似乎是本能做出的,好像经过无数次的训练一般。希特勒亲自接见了他,在随后三天里他同希特勒和里宾特洛甫进行了长时间的会谈。用德国翻译的话说,松冈是罕见的敢与希特勒进行同辈间闲聊的人。

  期间松冈去意大利作了一次短暂的访问,因为他是墨索里尼的“墨鱼丝”。在罗马,松冈受到了墨索里尼、齐亚诺和罗马教皇的热情接待。在梵蒂冈,牛皮哄哄的松冈对十二世教皇说:“在世界上所有的政治家中,没有人对基督教的理解和热情比我高。此前没有,以后也永远不会再有。”真不知道教皇听了松冈这番话是什么样一副惊讶表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