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5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屋子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瞧不见,我下意识地放缓了脚步,感觉来到了客厅的西南角,那白胡子老头儿拍了一下墙壁上的某处机关,立刻有一个地道口子出现,有台阶一级一级往下而去。
  居然在地下室?
  白胡子老头儿站在那地道门口,并没有往下带路,而是对我说道:“你下去吧,他在下面等你。”
  这气氛有些诡异,我瞧得心惊胆战的,不过想着天才总是有一些怪癖,也就没有再多想,顺着那台阶,一步一步往下,大概走了七八米,来到了一个宽阔的地下室。
  这地下室除了东南角有一个很大的熔炉,里面的炉火发出了暗红色的光芒之外,其余的地方都是一片昏暗。
  不过凭借着炉光,我也勉强能够瞧见这里的布置来。

  整个地下室分为四块,东南角是一个巨大的熔炉,在它的前面,放着许多半成品的兵器,而旁边则分门别类地搁着许多金属矿石。
  西南角有许多木雕和石雕,造型别致,惟妙惟肖。
  东北角则是许多白色的骨骸,宝石、奇石和翡翠,这些价值千金的东西,散放在了一张大方桌上面。
  西北角则是一些皮革、纺织物,还有一面很大的屏风,上面画着萧何月下追韩信的图。
  这儿的空间极大,各种物品摆放得很玄妙,既感觉纷繁复杂,又整齐无比,有许许多多稀奇古怪的设备,仿佛一个巨大的工作间,只不过我的目光巡视了好几圈,都没有瞧见有人在这儿。
  难道那位于南南大师并没有下来?
  就在我怀疑的时候,突然间有一个声音从我的身后响起:“刚才那木雕,是你刚刚刻出来的?”
  我回过头来,瞧见黑暗中有一个坐在轮椅上面的男人,在他的旁边,还有一个体型巨大的肥猫,双眼呈现出诡异的绿色,正盯着我。
  他的手上,拿着的,正是我刚才雕出来的小妖姑娘。

  我先是一愣,然后朝着那人拱手,说见过于大师。
  打招呼的同时,我也借着那炉火的红光打量这个男人,发现他的年龄三十多,或者还小一些,脸色苍白,仿佛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但是双眼却很有神,黝黑发亮。
  这个男人,真的是于南南大师?
  这年纪看着不大啊?
  那人并没有回我礼,而是盯着我,慢悠悠地说道:“看着不太像啊?”

  他的眼睛挺毒的,事实上,倘若不是昨夜的那一个梦,面对着一块木头,除了劈成柴火,我还真的什么都弄不出来。
  不过此刻我却有了几分信心,微微一笑,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一遛就知道了。
  他一听这话,不由得笑了,对我说道:“好,你上手吧。”
  我并没有立刻出手,而是拱手说道:“于大师,实不相瞒,我这手艺,是天授的,做了一梦,就什么都会了;不过这也只是小技,而我此次前来,是想求你帮着做一份招魂符,我……”
  他抬起手来,示意我不用多说:“你的目的,师叔已经告诉了我,无需多言,只要我确定了你的手艺,都是小问题。”
  听到这话儿,我没有再犹豫,说还请借刻刀一用。
  于南南的轮椅突然往前滚动,一路向前,来到了西南角处,我跟着他走,瞧见他从一个木柜里面拿出了一整套的刻刀工具来,然后指着角落里面的许多名贵实木,对我说道:“随意。”

  我不知道这些木头的名贵之处,随手拿了一块血红色的木头胚子,然后又抽出了一把刻刀。
  将这两样物品拿在手里,我闭上了眼睛。
  无数的回忆又涌上了心头来。
  匠人的记忆仿佛对那刻刀和木材特别亲切,一旦握在手上,立刻就涌现出极大的熟悉感来,我睁开眼睛来,发现自己已经已经削起了木头来。
  每一刀的力道,木头的纹理,还有刀尖的技法,这些仿佛如同惯性一般地纷纷涌入了我的心头。
  十几分钟之后,一个惟妙惟肖的虫虫,就出现在了我的手中。

  我收起刻刀,递到了于大师的手中。
  他轻轻抚摸着这木雕,过了许久,方才问了一句话:“刚才的那一樽,叫做友情;而这个,叫**情,对么?”
  我以前听人说,教艺术的老师总会跟学生讲起一幅油画里面,蕴含着怎么样的感情,一副雕塑里面,又蕴含着怎样的意义,觉得实在是有些扯淡,然而当面前这人十分肯定地说出这话儿来的时候,我顿时就佩服得五体投地。
  原来专情到了极致,真的能够感受得出这里面的情感来啊?
  不过我心中到底还是有一些疑惑,说你怎么确定的?
  于南南笑了,他的笑容十分清冷,就仿佛在空中俯视一切那般,然后缓缓说道:“前面的那一樽木雕,重点刻画的地方在于人物脸上的表情和气质,而这一樽,对于身体比例的把握却近乎于玄妙;也就是说,前面的那个女人,是你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对象,是一个尊敬的人物,而后面一人,你对她的身体有着强烈的兴致,潜意识地表达出了浓烈的情绪来——我说得对么?”
  我下意识地伸手,于南南将虫虫的雕像递给了我,我仔细观摩,发现还真的如他所说,丰胸翘臀,即便是刀技再粗犷,也遮掩不住那种神韵。
  也就是说,我的潜意识里,是把虫虫当做了一个有欲望倾向的女人。
  而小妖,只是一个精神图腾而已。
  毕竟算起来,她是我堂嫂,也是我师娘……

  我长长吐了一口气,说佩服。
  于南南坐在那木制轮椅上,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你是半路出家的吧,很多东西,感觉很生疏,若不是亲眼瞧见你雕出这般美妙的作品来,我简直都不管相信。
  我并不隐瞒,点头,说对,就是做了一个梦,然后突然就有了这门手艺。
  于南南点头说哦,原来如此。
  我有些诧异,说你不奇怪?
  于南南耸了耸肩膀,说在蒙藏地区,经常会出现一些事迹,目不识丁的农民或者牧民,突然有一天就自动觉悟了,能够一字不漏地唱出数百万字以上的诗歌传记来;还有的人,明明是个小孩子,却能够通晓几十年前的往事,这里有一些是过往的灵魂觉醒,也有的则是身体里的基因显性,我知道的就不少,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这才想起来,我面前的这一位,可是赫赫有名的制器大师,他所接触的江湖,远比我所知道的要多得多,什么东西没有见识过?
  于南南突然叹了一口气,说不过这事儿,摊在了你的身上,确实可惜。

  我一愣,说此话怎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