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5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虫虫低头,说我想为小妖做一场法事,这里面估计要用到一些东西,招魂符是其中一样,不知道您有没有推荐的匠人?
  戴局长说金陵这地界,制器手艺最好的,是当年金陵双器于墨晗大师的孙子于南南,不过他的性子很古怪,自闭、内向,不爱与人交往,所以找他办事很难……
  虫虫说只要手艺好就没有问题。
  戴局长说我这里比较忙,不过琪琪知道地方,明天叫她陪你们过去。

  虫虫点头,表示感谢。
  如此一番折腾,天色已经快亮了,林佑之前就联系过了魔都那边的机构,清晨已然到达,有专业的冷藏车,过来之后,与市局这边做了交接,然后将小妖的遗体给带走。
  小妖遗体的押运工作,由林佑来办理,我和虫虫暂时离开不了金陵,不过他办事,我们都挺放心的,问题应该不大。
  林佑随车离开,萧璐琪便带着我们赶往了金陵郊区。
  那是一个依山傍水的地方,小院的门口是一片小湖泊,萧璐琪带着我和虫虫前去拜访,瞧了好一会儿门,有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走了出来,询问我们的来意。
  萧璐琪表明了自己的身份,那个老头儿倒是记得,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是萧大炮的女儿嘛……”
  萧大炮?
  萧璐琪的父亲,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匪号?
  白胡子老头并不是于南南大师,而是他的长辈,但既然是熟人,倒也不用拐弯抹角,萧璐琪直接讲起了我们来这儿的目的来。
  那老头儿听过之后,有些犹豫,对我们说道:“他最近的心情不是很好,谁也不愿意见,我去试一试,不过你们别报着太多希望啊……”
  老头引我们到院子一棵老槐树下面的石桌前坐下,安置妥当之后,便进了屋子里去。
  他半天没有出来,我左右打量,瞧见院子的角落摆着许多惟妙惟肖的泥雕、木雕和石雕。
  这些有的是成品,有的是半成品,还有的是原材料,我的目光扫量,瞧见旁边有一块木头桩子,上面插着一把锋利的刻刀,心中有一股意念浮动,忍不住走了过去,摸着那把刻刀,就朝着那木块削了过去。
  我也是着了魔,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三两刀,居然就削出了一个人形来。
  当一个人的心思沉浸到了某样事物之中的时候,外物的一切,都已经消失在了我的心头。
  我的眼中,只有那块楠木,和锋利的刻刀。
  刻刀是我的手,而楠木,则是我最想去施展的承载体。
  至于我的脑海里,则充斥着一个女子的模样——她的笑、她的傲、她的骄狂、她的飞扬跋扈、她的温情、她转身而去的诀别,以及最后的最后,她躺在草丛之中,宛如睡美人一般的静谧和安详。
  她的鼻、她的眼、她的一颦一笑,一幕又一幕地浮现在了我的眼前,让我觉得自己的手根本就停不下来。
  在那一刻,我忘记了我自己是陆言。
  我是谁?
  我只是一个靠着一双满是老茧的手掌吃饭的手艺人。
  我这辈子做过最多的事情,就是将一个又一个的原材料,弄成被人口中描述的东西,或者是动物,或者是人物,或者是某些我也不懂的东西。
  别人夸我是大师,是耶朗最有灵性的匠人,然而我却只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凭着手艺,混口吃食。
  吃饭最重要,至于其它被人称道的手艺,唯熟尔。
  我不知道过了许久,突然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对不起各位,他的情绪不太好,不想见外人,还请各位先回吧……”
  我这时才回过神来,感觉某种意识如潮水一般地退去。
  我下意识地抬头,瞧见那个白胡子老头儿一脸歉意地冲我们说话,而萧璐琪则在旁边低声哀求道:“古大爷,求求你了,我朋友很急的!”
  那白胡子老头儿摇头叹气,说南南的性子自小就这样,心情不好的时候,谁也勉强不了他……
  他的话说到一半,却是朝着我瞧了过来。
  我被那老头儿给死死盯着,下意识地将手中的刻刀丢在了石桌上,慌忙站了起来,对他说道:“对不起,我刚才只是看着手痒。”
  白胡子老头快步走到了我的跟前来,看着我手中的木雕说道:“年轻人,这是你刚才雕出来的?”
  我这时才注意到自己左手上面的木雕,低头望去,却见竟然是一尊楠木雕像,虽然并没有经过抛光和打磨的过程,但是雕工极具匠心,大巧若拙,简单的刀法,却将人物给雕得惟妙惟肖,活灵活现起来。
  我手上的这个木雕,仿佛是一个活过来的小妖一般。
  我瞧得发愣,直到那白胡子老头问了我第三遍,方才回过神来,点头说道:“是,是的,是我刚刚雕出来的……”
  白胡子老头深吸一口气,伸出手来,对我说道:“能否给老朽一观?”

  我感觉就像烫山芋一样,慌忙递给了他,然后环顾左右,瞧见虫虫和萧璐琪都用一种不认识的目光打量着我,苦笑着问道:“我刚才怎么了?”
  虫虫没有说话,而萧璐琪则告诉我,说你刚才简直疯了,就跟另外一个人似的。
  另外一个人啊?
  难道不是么,刚才出手雕那木头的,并不是我,而是一个真正的匠人。
  就在我回想起刚才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时,那白胡子老头突然发话了,说小兄弟,不知道你这雕工,师承何人?
  他的话语里,却是充满了几分敬重,与刚才的客气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斟酌了一下,然后回答道:“我这个啊……无师无派,乃千年前古耶朗的手艺。”
  白胡子老头儿叹了一声,说原来是老祖宗的东西——你不介意的话,我把这木雕拿去给南南瞧一眼,你看如何?
  我点了点头,拱手说好。
  白胡子老头儿再一次进屋,而这时萧璐琪喜形于色,对我说道:“于南南这个人的脾气十分古怪,不过有一点,那就是对于炼器的手艺十分执着,也充满热爱;古大爷既然把你的这木雕拿去给他看,十有八九那于南南能够回心转意,见我们一面——陆言,你可以啊,深藏不露,什么时候还会这等手段了?”

  我看了虫虫一眼,低声说道:“福灵心至,我也只是瞎猫碰到死老鼠而已。”
  萧璐琪说你别谦虚了,刚才我瞧你雕木头的时候,都有些看傻了,好家伙,一块木头居然三两下子,就给雕成了活灵活现的小妖姑娘,这手艺简直是绝了。
  被人夸赞,显然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不过我并没有沉浸其中,又谦虚了两句。
  而就在这时,白胡子老头儿兴冲冲地走了过来,对我说道:“陆言是吧,他要见你。”

  我愣了一下,说就只是我?
  白胡子老头儿点头,说对,他只肯见你,其他人概不相见。
  我表示知晓,然后回过头来,问虫虫道:“那招魂符的规格,到底是怎么样的,我进去了,可以跟他提起。”
  虫虫将那招魂符的制作规格跟我交代清楚,我复述了一遍,以防有所遗漏,然后跟着白胡子老头儿进入了屋子里去。
  日期:2015-12-21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