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43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思忖着,这种事情原本没什么好隐瞒周德东的,于是把郝竹仁在背后想要拉扯自己后腿,阻碍自己提拔的事情跟周德东说了一遍,说完后,还概叹了一番,自己跟郝竹仁这份仇怨是解不开了,就算是自己走了,只怕周德东也要小心些,毕竟周德东是自己一手提携起来的人,就怕郝竹仁以后会把对秦书凯的怨气撒在周德东的头上。
  周德东当时笑笑,却没有出声,毕竟上次秦书凯已经跟他说过一次,要给点颜色给郝竹仁看看,于是他出了秦书凯的办公室,立即紧锣密鼓的去安排了,很多事情领导说过了,就要有成果。
  几个在街头晃悠的小混混,在周德东黑道上兄弟的亲自安排下,走在大路上,好好地,却突然被郝竹仁的儿子开的车给撞到了。说起来,郝竹仁的儿子的确也有些冤枉,那天,一大早,他开着自己的奥迪车,刚出小区的大门,刚探头探脑的往左右,想要看看马路上的情况,准备拐弯,没想到车子刚刚打了个方向盘,脚底下还没有深踩油门,就被两个小伙子站在车头把车给拦下了。
  郝竹仁的儿子当时心里还感觉有些奇怪,这一大早的,哥俩看起来也不是要饭的,怎么就堵在自己的车头呢。郝竹仁的儿子拔下车钥匙,从车上下来后,大声的呵斥俩人,你们一大早的找抽呢?堵在车头干什么?
  郝竹仁的儿子一直都是很牛逼,主要是仗着自己的父亲。
  这两人中的一个一听郝竹仁的儿子说话不好听,撸起袖子就冲过来要揍人,把郝竹仁的儿子倒是吓的直往后退,毕竟对方是两个人,而自己只有一个人,真要动起手来,必定是自己吃亏无疑。
  好在,另一个人把想要动手的人给拦住了,他客气的对郝竹仁的儿子说了一句话,兄弟,你撞上了人,总得给个说法吧。

  郝竹仁儿子一愣,***,自己开车根本什么都没有碰,于是反驳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撞到你们了?你们不是好好的站在前面吗?
  那人依旧是很有教养的样子说,兄弟,请你回头看看,我们四个人前后走着,一回头,你的车拐弯的时候,把我们两个骑车的兄弟给刮倒了,你这是汽车,我两个兄弟骑的是电瓶车,现在摔了,你难道一点说法都没有吗?
  郝竹仁的儿子这才想起回头一看,果不其然,自己的车子底下,竟然不知何时多了一辆电瓶车在底下,还有一只看起来是谁脚上的一只鞋,若隐若现的出现在汽车底盘和路面的交接处,车尾旁还站在两个年轻人,却是一身衣服都被刮坏的样子,两人相互搀扶着站着,另一人的电瓶车也倒在车尾处。
  郝竹仁的儿子尽管心里有些郁闷,这车祸是怎么出的?怎么自己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是,自己刚才毕竟的确没往后看,真的碰到人了,于是有些硬气话一时说不出来。

  好在,看起来这俩个人伤的不是很重,他也就松了一口气,他心想,这些人不过是想要赔钱罢了,只要是钱解决的问题,在他眼里就不是什么问题。郝竹仁的儿子也算是典型的公子哥特性,整天在外头也是被一帮兄弟吹捧惯了的,说话自然有些轻狂。
  此时,见四个人齐齐盯着自己,不由笑了笑说,一大早的,各位这是过来拜财神来了,不过是为了点钱而已,你们想要多少,说个数字,我给你们就是。
  这句话说完,几人都怒目圆睁起来,原先讲话还算客气的年轻人冲到郝竹仁的儿子面前生气的说,我劝你立即跟我被撞上的兄弟道歉,你先撞伤了人,现在又说出这种不痛不痒的话来,你把我们当什么人了,你信不信我们现在就报警,让丨警丨察过来把你抓起来,看你还敢说大话。
  郝竹仁的儿子哈哈大笑说,行啊,你要报警,我借你电话,告诉你们,我爸就是普水县的常委副县长,我就不信了,我这副县长的儿子,是哪个小丨警丨察,想要抓就敢抓的。

  郝竹仁的儿子话音未落,鼻梁上已经重重的挨了一拳,直把他打的有些眼冒金星,这人边打边说,打的就是你这个副县长的儿子。
  郝竹仁的儿子哪里防备到到这帮孙子竟然敢动手,当场鼻青脸肿,鼻孔直流鲜血,他一气之下,立即给自己的一帮兄弟打电话,几分钟后,一帮公子哥们全都围住了现场,没想到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见郝竹仁的儿子找来帮手,他们立即也打电话找来不少帮手,两方人话不投机,就在郝竹仁家小区门口,打起了群架。
  有路边的群众见情势不妙,赶紧拨打了110报警,一看警车来了,两方人赶紧四下逃窜,郝竹仁儿子一方十多人倒是仗着反正大家都是有老子做靠山,没跑走几个,对方在警车到后,却只剩下原本说是被撞的四个人。
  郝竹仁的儿子心里正疑惑着,正想跟丨警丨察来个恶人先告状,没想到丨警丨察倒是二话没说,把两拨人全都带上了警车,说是要了解情况,郝竹仁儿子的奥迪车,和对方两辆破电瓶车也被带回丨警丨察局,说是为了保护物证。
  经过审讯,双方的证词基本差不多,确定是郝竹仁的儿子先撞人,后来不承认自己驾车肇事,所以才会出现两方打群架的场景,郝竹仁的儿子一方,是十多个人,对方却只有四个人,这力量悬殊是可想而知了,尽管郝竹仁的儿子一方不停的争辩,打架的时候,对方绝对不止四人,四人却异口同声的说,那些人都是过来拉架的陌生人,跟他们并不相识。
  此时,郝竹仁的儿子细细的回味起整件事的过程,心里总是感觉有不妥之处,却一时也说不出什么道道来,毕竟没有证人和证据,所以只好等着丨警丨察公正的处理此事。

  也凑巧,一帮人刚被抓进来的时候,正好公丨安丨局的涂副局长过来检查警风警纪,这一大早的就看到大白天竟然有人在大街上打群架,于是严令此事一定要严肃处理,而被撞的人身上带伤,自然是要先送到医院治疗一下,这费用问题毋庸置疑是要肇事方出的,既然涂副局长已经发话了,底下的丨警丨察自然是要按照领导说的办。
  周德东把事情做完后,才向秦书凯做了详细的汇报,说到精彩处,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一副无比舒心痛快的样子。秦书凯问周德东,郝竹仁的儿子现在怎么样了?
  周德东笑着说,还在公丨安丨局,上次为了顾哲明家里拆迁的事情,郝竹仁的儿子打过一次群架,这次是重犯,所以公丨安丨局比较重视,再说被打的几个人都是本地没有势力的老百姓,弱势群体,舆论对此事很是关注,同时,这几个人也坚决不同意私下和解,看来这次够郝竹仁喝一壶的了。
  周德东说完,忍不住又哈哈大笑起来。
  秦书凯见周德东笑的开心模样,心想,周德东做这行倒的确是有些经验和头脑,自己到了新的领导岗位后,要想再培养一个这样的左右手,只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