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22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常建的意思,是将庆安县的一个水稻试点种植的大规模农场拿掉,梁健没同意,将最后永城区的一个电力站的参观给拿掉了。
  常建说:“书记,这个电力站曾经是中央领导都参观过的,现在永州市两县两区百分之九十的用电都是从那里出来的。”
  梁健头也没抬,说:“电力站属于事业单位,国家控股的,相对来说,体制成熟,我去不去,目前意义不大。行程就这样安排吧,人员方面,我再看一下。要是没其他事情的话,你就先出去吧。”
  常建只好出去了。

  梁健正低头,研究那张人员名单,他不想带太多人下去,一切从简就可以。正考虑着,如何精简的时候,电话忽然响了。
  梁健拿出来一看,是一个有段时间没联系的人。杨美女。想起她如阳光一般明媚的笑容,那头如火一般跳跃的红色短发,梁健的心情顿时就轻松了起来,嘴角不自觉地扬起。
  接起电话,还未开口,电话那头就传来杨美女调侃的声音:“梁书记,还记得我是谁不?”
  梁健笑:“美女当然记得啊。”
  “你意思是,要是我不是美女,你就不记得了啊?”杨美女跟着笑道。
  梁健说:“不知道呀,没试过,要不你先去改个名?”
  “才不!”杨美女嗔道,然后笑着说:“恭喜呀,都成市委书记了。怎么样?感觉不错吧?”
  梁健撇了下嘴,说:“帽子多高,这责任就有多大。压力比以前大。”
  “这叫能者多劳。谁让你是个有能力的人呢?你要是个傻子,保准没人让你当市委书记。所以,有压力是正常的,你就受着吧!”杨美女说。
  “好吧。”梁健笑道,然后问:“今天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杨美女嗔怪:“我不想到给你打电话,你又不会给我打电话。”
  “好吧,美女,我错了。我这人比较被动。哈哈。”梁健笑。
  杨美女没接话,沉默了两秒后,忽然说:“你猜我在哪里?”
  梁健一愣,然后惊问:“你不会是在永州吧?”
  “bingo,你猜对了!真聪明。怎么样?晚上要不要请我这个美女吃个饭,尽尽你的地主之谊?”杨美女问。

  梁健想晚上也没什么事,便想答应。可话到嘴边,他却犹豫了。他现如今身份和以前又不一样了,且他刚上任没多久,形象总是要注意一下。
  而且,杨美女,青春活泼,容易让人亲近和被吸引,梁健不得不警惕,以免再发生错误。他犹豫了一会,说:“今天晚上恐怕不行了,你什么时候走?”
  杨美女说:“我不走了。”
  “啊?什么意思?”梁健脱口问道。
  “我们单位在这里新设了一个点,我被调到这里来了。”杨美女说。
  梁健愣了愣,想,这未免有些巧。他笑了一声,说:“那挺好,以后时间多得是。”
  杨美女说:“那也得你记着才行啊!”
  “一定记着。”梁健说。
  挂断电话后,梁健坐在那里笑着想,这世界上有些缘分真的说不清。原本凉州一别后,梁健觉得,以后应该不会再见了。没想到,这才到永州没多久,她竟然也来了永州。
  忽然,梁健想起调研的时候,常建似乎安排了新闻人员跟随。梁健拿起那张名单,找到了那两个人,是永州日报的两个资深员工。
  一般这种政府活动的报道,都是由永州日报来报道的,毕竟永州日报一定程度上隶属于永州政府。但,梁健这个时候,却希望到时候跟踪报道的杨美女。
  这其中当然有私人的情绪,除了这些,当然也有,梁健对杨美女的报道的喜欢,实事求是。这是梁健所欣赏的。
  但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让杨美女参与进来。目前人员还未最后确定,梁健还有时间考虑。
  下班的时候,沈连清送梁健下楼,在电梯里的时候,梁健忽然问沈连清:“新华社,听到过吗?”
  沈连清点头,说:“当初凉州的那次事情,好像就是新华社负责报道的。我记得,那次事件的遇难者家属,后来能拿到补偿金,都是您的功劳。”
  梁健看了沈连清一眼,笑说:“看来你进步很快嘛,才几天功夫,就学会拍马屁了。”
  话音刚落地,沈连清就脸红了,低了头,说:“我没有,我只是实事求是。”
  梁健摇头笑道:“你紧张什么,我只是开个玩笑。不过,那次事情中,还有很多人也跟我一样努力,只不过他们做的,没有被报道出来而已。”
  这时,电梯门开了。梁健一边往外走,一边对沈连清说:“新华社最近在永州设点了,你去查一下,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你联系一下宣传部那边,这一次的调研活动,我希望新华社那边也能参与进来。”
  沈连清记了下来。小五的车已经停在门口,梁健上车后,看到沈连清还站在那里,便随口问了一句:“你怎么回去?”
  沈连清说:“我待会去外面坐公交。”
  “上车,我送你回去。”梁健坐在前面,说。
  沈连清看了看,一般都是秘书坐副驾驶的,但梁健已经坐在了副驾驶。他犹豫了一会后,拉开后车门,坐了进去。这也是梁健对沈连清喜欢的一点,他不像是那些早已经熟知了各种官场规矩的人。他不油滑,也没有很多的做作,客套,虚伪。后视镜中的他,虽然略显局促,紧张,但很真实。梁健喜欢真实。
  车上,一路无话。梁健闭着眼,靠着休息,不多会就睡着了。自从做了这市委书记后,回家路上,梁健睡着的次数躲过醒着。
  沈连清下车,梁健没醒过来。直到到了家里,小五才叫醒了她。回到家中,项瑾一如既往地迎上来,接过他的公文包,然后贴过身来在他脸上浅浅地,温柔地亲上一口。然后,眉目带笑地,拉着他的手,在沙发上坐下,等着开饭。

  霓裳会在这个时候,被小五抱在怀中,她会扭头朝着梁健笑。偶尔,梁健会伸手将她从小五手里接过来,偶尔,小五会抱着她去外面花园转一圈,到吃饭的时候回来。
  霓裳,一天大过一天,如今,已经会喊爸爸,和妈妈。今天,小五刚将她抱到怀中,她咯咯的笑,梁健朝她看过去的时候,她转过头正好看到了她,笑容停滞了一会后,她忽然裂开嘴,眯着眼,带着满脸的开心,喊了一声爸爸。
  梁健一愣,虽然他已经听到过好多次,但大多是无意识的,像这样有意识地,却是第一回。梁健心里,像是落进了蜜,甜的发腻。
  梁健朝着她拍了拍手,她扭着身体朝他这边扑过来,梁健忙起身,接住,抱到怀中,pia地亲了一口。她咯咯地笑,两只小手捧着他的脸,无比开心。
  第二天早上,梁健刚走出电梯,常建就出现在他面前。梁健略惊讶,说:“今天你怎么这么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