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42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说,那个县委书记张富贵,做事能力还是可以的,但是遇到漂亮的女人就把原则和党性全部的忘记了;至于说原来的开发区一把手郝竹仁,虽然做了常委,还是不成熟,简直就是一个官场的弱智。当然,如赵正扬、金大洲等人,洪老板也是佩服的。
  洪老板跟秦书凯合作以来,可算是财源广进,尽管同行们心里都清楚,开发区的秦书记,明里暗里的在照顾着洪老板的生意,大家却对洪老板以竞标手段到手的几个工程,一点提不出意见来,本来,所有的竞标都是在合法合理的按照程序进行,就算是大家想要找麻烦也找不到下手的点。

  洪老板的心里最清楚,不管是那一桩生意,哪一个合同的签署,没有一个是绕过任何一道合法程序的,这就是秦书凯比其他一些官员的高明之处,他一边跟开发商合作赚钱,一边把所有的手续最起码从表面上程序上,办理的滴水不漏,暗地里好处却一分没少拿,只不过这好处早已省略了所有的环节,有很多竟然是直接经过洪老板的手直接送到了受贿人的手里,就算是真有一天出了问题,在有些事情上,秦书凯却是可以把自己推的一干二净的。因为如此,洪老板才会认定了跟着秦书记,

  必定会宏图大展,一心一意的想要辅佐秦书记青摇直上,自己也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有部分人听说考察组过来考察秦书凯的时候,心里却是相当不爽的,像郝竹仁,赵正扬之流,自然是看不得秦书凯升官提拔,因此,一听说考察组下来,恨不得考察过程不顺畅,在秦书凯的升迁之路上多几个障碍。
  在市里的考察组对秦书凯进行考察的第二天,郝竹仁悄悄的找到了考察组成员,把手里掌握的对秦书凯不利的证据交给了考察组组长,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
  其实,郝竹仁手里的证据还是金大洲留给他的,金大洲知道,自己是斗不过秦书凯了,既然自己已经要离开普水这个是非圈子,又何必要把对付秦书凯的证据留在手里呢。
  说起来,金大洲所谓的证据,也就是顾哲明以前在开发区管委会当主任的时候,凭着自己的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本领,记下了一些秦书凯为自己购买专车时超出规定的配车标准这种小问题,以及平时一些捕风捉影的关于作风方面问题的小道消息。

  原本,金大洲一直留着这些证据,想要等到抓到秦书凯的重大问题证据时候,再对秦书凯痛下杀手,没想到,还没等到那一天,自己已经被秦书凯赶出了普水城,金大洲尽管走了,却走的很不甘心,他把继续对付秦书凯的希望,寄托在郝竹仁的身上。
  郝竹仁添油加醋的当着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面说了秦书凯不少的坏话,有些是有证据可查的,大部分却都是捕风捉影,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是钱部长到了普安当组织部长的时候,一手提拔起来的,这次临下来之前,钱部长反复交代,秦书凯这件事一定要办好,他听了这话,自然是心里有数的。
  很多时候,考察干部那也是政治性行为,违背了组织原则,把该提拔的干部考核成不合格,市领导不看好的干部考察成很优秀,那就是工作不称职,不能担负领导的吩咐。
  市委组织部副部长不是傻瓜,知道对考察的一些不和好声音,该如何处理,所以当晚,郝竹仁向考察组长反映的一些事情经过了一番转折后,一字不漏的传到了秦书凯的耳朵里,秦书凯听说郝竹仁竟然如此想要在背后黑自己,表面上不以为然的说,只要是做领导的,总有人会对他说出这样那样的不是,毕竟人无完人嘛。
  场面上说的再好听,心里的感受却是骗不了自己的,秦书凯心知,这件事钱部长既然有意透露给自己,必定不会影响到自己的考察报告,只是这心里却更加痛恨郝竹仁几分。
  对于郝竹仁这样的人,秦书凯肯定不会放过的,对待敌人的仁慈,那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不过现在是提拔前的关键时候,只能忍为上,不是很特殊的情况,不适合出手。
  考察很快结束,有小道消息传出来说,秦书凯可能要调整到别的县去当县长了,普水官场很多人都在议论说,以秦书凯现在的年纪,三十出头就能当县长,自然算是年轻有为,以后必定是前途无量啊。
  社会很现实,官场的现实更加残酷,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只要你成功了,升官了,身边不乏赞美之词,即便你一无是处,也会被夸成像是一朵花一样。
  反馈来的消息说,郝竹仁这个***,还在到处说秦书凯的各种不利的话。秦书凯对于这个情况,是不是想办法给郝竹仁一个难堪?
  秦书凯在心里斗争着,要不要给好郝竹仁一点教训,他心里清楚,郝竹仁内心对自己的积怨不是一天两天了,自从开发区一把手的位置被自己抢来后,他就跟自己结下了梁子,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一系列不愉快,根子都在这上面,官场人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位子,自己抢了郝竹仁的位置,比杀了他亲爹亲妈还要让他感觉受不了呢,这份深仇大恨的,郝竹仁怎么轻易放过他。
  思考了良久,他决定,还是算了,何苦呢,冤家宜解不宜结,自己很快就要被提拔走了,就算是郝竹仁在考察组面前说自己再多的坏话,也不会影响自己的提拔,既然他所做的事情,并没伤害到自己,这关键时刻,自己有何必多此一举呢。
  秦书凯倒是想开了,只是周德东却并不知道秦书凯此时的心态,原本,上次为了郝竹仁在常委会上,跟秦书凯对着干的事情,他就跟周德东说过一次,一定要给郝竹仁一点颜色看看,后来,忙着其他的事情,秦书凯见周德东并没有向自己汇报关于此事的情况,以为周德东这段时间也忙,所以抽不出时间来动手,渐渐的把这件事淡忘了。
 
  秦书凯忘记了,周德东却没忘,他见考察组走后,秦书凯心情似乎有些郁闷的样子,赶紧问秦书凯,秦书记,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说起来,周德东这么关心秦书凯自然是也有些私心的,秦书凯只要一天还在开发区,自己就只能扛着个主任的名声,其实做的还是俯首帖耳的下属,按照秦书凯的吩咐做些杂事,不管是谁都不想上头有人整天对自己指手画脚,哪怕这个人是把自己一手提携起来的领导。
  周德东担心,这次的考察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导致秦书凯的提拔遇上了什么阻力,这样的话,他就要一马当先,义不容辞的立即帮秦书凯扫除障碍,这样才能保证秦书凯提拔之后,自己也获得心里想要的位置,这才是叫双赢的结果。
  秦书凯倒是没猜透周德东心里的这层意思,毕竟周德东当了主任的时间不长,就算是自己的书记位置的确也是想要留给周德东的,只是这时间太短,对于周德东来说,未必就是一个好消息,除非自己从上头帮周德东使劲,否则的话,哪里能有一个干部,一年内竟然连着提拔两次呢。

  日期:2016-02-20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