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17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问:“啊!你说什么!你带着柳智慧出去了!出去了外面!”
  她点了点头,哭着,然后又急忙摇头:“不是带去外面,是带去了和劳动的女囚们,然后,她就不见了。我,我害怕,就没敢说出来!”
  我问道:“你,把柳智慧带进了劳动的女囚们一起,然后她就不见了?”
  她点着头:“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带着她出去的。她看了我一下,然后和我说了几句话,我就听了她的话,就带着她去了。”
  催眠术!
  那就是催眠术的最高境界。

  柳智慧太懂这些了。
  催眠术的最高境界,就是控制他人意识,催眠术是运用暗示等手段让受术者进入催眠状态而能够产生神奇效应的一种心理学手法。以人为诱导,如放松、单调刺激、集中注意、想象等,引起的一种特殊的类似睡眠又非睡眠的意识恍惚心理状态。
  最终就是让被催眠者自主判断、自主意愿行动减弱或丧失,感觉、知觉发生歪曲或丧失。催眠者从而达到控制被催眠者的目的。
  柳智慧和这两个管教朝夕相处,她早就洞悉两个管教的心理,她早就已经操纵两个管教为她做事了,而这次,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催眠罢了。
  如果这个事报上去,这名女管教,带着柳智慧出去,从而让柳智慧成功逃跑,那么,这个女管教肯定会被立案调查,因为,大家都不可能知道她是被催眠,而是肯定她是故意帮着柳智慧逃跑了,肯定很多人都怀疑她收受了柳智慧的什么好处。
  如果被处理,这女管教一定是被冤判了。
  就连她,都稀里糊涂的自己搞不清楚,为什么会带着柳智慧出去混在女囚中间。
  她求着我们不要处理她。
  我说道:“我也想护着你,我知道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带着她出去的。可是,现在是犯人逃跑了,你知道这事是多大吗。我们能盖得住吗。你知道一旦媒体知道犯人跑出去,我们监狱会怎么样吗!外面会怎么样吗!”

  那管教一直哭着。
  我说:“我也不想这样对你。不想报上去,但是,我们谁都承受不起那么沉重的后果啊!”
  沈月在一旁定定看着我。
  我问沈月:“还没其他人知道吧。”
  沈月摇头。
  我问:“徐男呢。”
  沈月说:“我先和你说了。”
  我说:“好,去找徐男。你们两个,跟着一起。”
  两个管教跟着我和沈月去徐男的办公室。
  当徐男听到这个消息后,大吃了一惊,然后说:“都找过了吗!”

  沈月说:“都找了。”
  徐男说:“找不到?”
  沈月说:“找不到,在那群劳动的女囚中,我们全都翻遍了,她们的监室我们也都翻了,找不到人。”
  徐男问我说:“张帆你觉得呢。”
  我说:“我怀疑她已经逃出去了。”

  徐男说:“逃出去!这个地方,怎么能逃出去!”
  我说:“如果是别的女囚,是不太可能逃出去。但是对柳智慧那种聪明绝顶的人来说,不是很难。”
  柳智慧本身就是个天才,脑子极为聪明,她想要逃出去,完全可以做到无影无踪的消失出去。
  就只凭一点,她能操纵人心。
  她倒是没有催眠我让我把她带出去,不然的话,我也是要乖乖的带出去。
  徐男说道:“再找一次!发动多一些人!”
  这次,我们把我们的人全叫上了,大家在监区里地毯式的搜索了一遍,所有能藏人的地方都搜了,但是,没有搜到。
  各个角落,全都细细的搜了一遍。

  而且,我们对我们的人也都说了,不能透露出柳智慧不见了的消息,否则的话,将会掀起**浪了,徐男想要压下来两三天,最好在这两三天找得到人,如果找不到,再报上去,这也是为了我们的女管教,也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
  不过,我估计柳智慧多半是逃了出去,难以找到人了。
  可我也妄想在这两三天能找到柳智慧,不然,估计我的乌纱帽都不保了。
  事情很重大,徐男对我说道:“搜不到,就查她是怎么可能逃出去的!”
  我说道:“我也怀疑她已经逃出去了,而不是藏匿在别的监区,或者是监狱里的其他的地方。”
  徐男脸色铁青。
  徐男是监区的最高负责人,到时候,责任处理下来,第一个要压着的人就是她,如何让她不铁青。
  我点了一支烟,徐男也跟我要了一支烟。

  徐男问我:“你说怎么解决,你和她最熟。”
  我问:“你也知道我和她最熟。”
  徐男问我:“她之前有没有和你谈过什么?”
  我没有和徐男说,我只说:“没有。”
  因为我不想自己惹麻烦上身,若是我跟徐男说,柳智慧曾经找过我,想让我帮忙逃出去,而且要说了柳智慧逃出去要杀人的原因,我算知情不报,我**要被严肃处理的。

  我可不能说。
  柳智慧啊柳智慧,你这不是要害死我嘛。
  吗的,之前你要逃了便逃吧,还找我来聊天,估计也是心情不好,压力过大,情绪波动,所以找我一诉释放压力,但这一聊,都可以把我定性罪名了。
  我挠着头,说道:“我们先查柳智慧到底是怎么出去了,然后我出去找!”
  徐男说:“靠你了!”
  我说:“别这么说,我尽力吧兄弟。”

  于是,我带着我最信任的几个亲信去查了,沈月,兰芬兰芳等人。
  当天,在我们监区的劳动,是两部分。
  大部分的女囚,是忙着纺织,做袋子,一小部分,是搬货上货车。
  货车是不定时进来,货够了就进来取货,开车进来的货车司机,要求都是女司机。
  我们查监控,靠,果然,柳智慧跟着大货车出去了。
  她是偷偷的钻上了货车驾驶座上,然后出去的,至于女司机有没有发现她,我就不知道了。
  估计是发现了,或许被她催眠了,然后把柳智慧带了出去。
  我马上去查进出登记处的女司机的身份和电话。
  花了两条烟,拿到了女司机的身份证复印件和电话。
  臧小玲。
  我去她所在的运输公司,找到了她。

  她是帮纺织厂拉货的,当然,她还接不少的拉货单。
  挂靠着运输公司而已。
  三十多岁,有些魁梧,普通农村出身的妇女,看起来就是典型的女汉子类型。
  她在运输公司接订单,我就在运输公司的门口拦住了她的车,然后爬了上去。
  臧小玲抽着烟,女汉子抽着烟,粗里粗气问我道:“你是谁?”

  我说:“我是监狱的工作人员,女子监狱。”
  她哦了一声,然后似乎很不待见我,说:“我要忙。”
  我说:“我有事想问问你,就耽误你一点时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