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22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说:“有一件事,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电话那头于建德沉默了两秒,说:“是不是秘书的事情?”
  “是的。”梁健回答,又问:“你有没有什么人选推荐?”
  于建德沉吟了一下,回答:“梁书记是想从市政府里面挑呢,还是从整个市里面挑?”
  梁健想了一下,回答:“最好是市府里面,当然这不是个硬性条件。只不过,市府里面的人,可能对于市府的工作流程相对熟悉一些。”
  “这倒也是。那另外还有什么要求吗?”于建德又问。
  这一点梁健倒是上午就想过了,他说:“就一点,心要好。这一点,是最关键的。”
  于建德那边有类似翻书的声音,半响后,他开口说道:“那就先考虑市府里面的吧,有两个人,我觉得可以考虑。”

  梁健听后,就说:“那你待会把这两个人的资料发到我的邮箱里。我把邮箱报给你,你记一下。”
  “好的。”
  梁健将邮箱报了过去后,就挂了电话。没多久,于建德的邮件就到了。资料中,有一个人的名字,和梁健的想法,一样。
  梁健笑了一下,关闭了文档。
  常建的秘书名单,是在下午快接近下班的时候送进来给梁健的。梁健看了一眼,名单上的人数并不多,只有五个人,后面有基本的资料。除了一个不是市府里面的,其余四个都是市府里面的,这五个人,梁健都不认识,也没有于建德推荐的两个人。

  梁健没问常建为什么推荐这五个人,简单看了一遍后,就将其放到了一边。常建看他放下,问:“这五个人,梁书记觉得哪个比较好?”
  梁健头也没抬,说:“这个事情不急,今天先就这样吧。明天再说。时间也快下班了,你要是事情忙得差不多了的话,就先下班吧,不用陪我。”
  越是接触,常建越是觉得看不懂这个年轻的男人。他站着踌躇了一会,说了一声好的,退了出去,多余的话,一句没说。
  常建并没有提前走。梁健在办公室看完资料出来的时候,已经超过下班时间一个小时了。路过常秘书长办公室的时候,看到他的门虚掩着,里面还有动静。梁健便走过去敲了一下门。推开门,常秘书长正盯着电脑,不知道是在工作,还是在浏览网页。

  听到动静,抬头,看到梁健,他忙站了起来。
  “你还没走啊?”梁健问。
  常建放下有些慌乱无措的手,说:“有点事还没忙完,忙完就走。”
  梁健笑笑,说:“那我先走了,你也别太晚了。身体第一。”说完,梁健重新带上门,走了。在电梯里的时候,梁健忍不住想,常建会在几分钟后离开办公室?五分钟,还是十分钟。梁健觉得,最多不会超过十分钟。
  到楼下的时候,已经得到电话通知的小五已经等在门口了。梁健坐进车,他没有和其他领导一样,有喜欢坐后座的习惯。他觉得,前座的视野好,心情也会好。
  坐进车,梁健问小五:“这一天怎么样?是不是很无聊?”
  小五想了一会,回答:“有点。”
  梁健说:“以后没事的时候,你可以出去逛逛,电话通着就行,不用一直在办公室里守着的。”
  小五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反正就是没说话。梁健也不在说话,他靠进车椅中,看着昏暗天光下,逐渐亮起的璀璨霓虹,渐渐闭上了眼睛。
  再睁眼的时候,已经到家了,小五喊醒的他。梁健有些意外,自己竟然睡着了。或许是因为,新到一个环境,人和事都不熟悉,处处小心翼翼,让他感觉心神有些疲惫。
  进门,项瑾迎了过来,接过他手里的包,关切地问:“第一天上班怎么样?还好吗?”
  梁健笑说:“还行。”
  项瑾端详了他一眼,说:“累了吧?”
  梁健点头,如实回答:“是有点。”
  “待会吃过晚饭,我给你弹钢琴听。爸爸安排人把家里的钢琴搬过来了。”项瑾说的这个消息,倒是让梁健有些惊喜。

  项瑾的钢琴梁健已经有很久没听到过了。他不禁有些雀跃,有些期待,待会项瑾的钢琴演奏。
  晚饭过后,霓裳被两位妈妈带着,出去散步了,梁健则被项瑾挽着,走到了一间原本空着的房间里,此刻房间中间,放了一架钢琴。
  项瑾拉着梁健在钢琴凳上坐下,项瑾转头看了梁健一眼,并不是那种正视,而是,有点像瞥的感觉。眼角的柔情和娇羞,让梁健的心,忽然间砰砰跳了起来。
  项瑾的手指是很漂亮的,娇生惯养的她,十指玲珑修长,落在黑白琴键上,就像一个公主在翩翩起舞,有种梦幻般的美。
  叮咚的琴声从她美丽的指尖下流淌而出,让梁健坠入回忆之中。他想起了,初遇项瑾的时刻,后来两人‘同丨居丨’梁健那间简陋的小屋中。时隔这么些年,此刻回忆起那些时光,依然清晰。梁健想起她一脚打着石膏坐在钢琴前的样子,专注中,总是会带着点哀伤,再转头看她如今,低头弹着钢琴的侧脸,安静,恬美,就像一幅画,让人不忍打扰。

  梁健的目光情不自禁地温柔了下来,嘴角微微弯起,心也随着琴声,变得柔软无比。
  那时候,他何曾想过,她会是项部长的女儿,又何曾想过,有一天,他会和她这样并肩坐在一起,她是他的妻子,还有了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
  时光荏苒,有些人已经不在身边,但有些人,却来到了身边。去去来来,缘灭缘起,总是让人捉摸不定。可,生活,不总是低谷,也总有上扬的时候,例如此刻。虽然心中会有遗憾,可对于梁健来说,家庭和事业,都已经稳稳拽在手中,他还有什么不满足,还能有什么理由,不珍惜?
  清晨,梁健站在办公室内的窗边,看着窗外并不辽阔的风景,想着昨夜的温情一幕,依然忍不住嘴角上扬。
  忽然,门开了,梁健惊醒,回头,看到沈连清拿着打扫卫生的工具,有些无措地站在那里。
  “早。”梁健笑着招呼。沈连清这才晃过神,忙也跟着打招呼:“梁书记早。我来打扫卫生。”
  “好的。”梁健站在那里没打算动。沈连清看了他两眼,忍不住说:“梁书记,要不您还是到外面等一会吧?可能会有点灰。”
  “哦,好的。”梁健拿了一本书,走了出去。
  沈连清的动作很快,还顺带给他烧了壶水,泡了杯茶。走的时候,梁健喊住了他:“待会中午要是没事的话,就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沈连清愣了一下,说:“好的。”
  常建是八点十五分到的,他没敲门就进来了,可抬眼就看到梁健坐在办公桌后面正在看材料,一惊,忙停了正要买进来的脚步,说:“梁书记早。”
  梁健抬头:“常秘书长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