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21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五十五分,梁健准点从办公室出发,常建跟在身侧带路,一路朝食堂出发。路上陆续碰到了不少人。他们虽然没参加走上的任职会议,但也都有耳闻,此刻一看到常建恭谨地跟在梁健的身侧,自然就猜出了梁健的身份,纷纷让到了一边。梁健从他们面前走过,他的年轻,让他们羡慕的目光中,生出了些许其他的味道。
  梁健没在意,平静地走着,偶尔笑着和他们打招呼。进了食堂,上了二楼,梁健看了一眼时间,五十九分,梁健想,推开门,应该正好十二点。
  雅间内,桌子边已经坐了不少人,可钱市长还没到。看到门开了,梁健走进来,已经到场的人,都站了起来。其中,有几个人,梁健早上在会议上见过。与梁健一起吃过一次饭的组织部长率先迎了过来。
  “梁书记,坐这边。”组织部长将梁健引到主位,梁健也没客气,坐了下来。他这屁股才刚沾到凳子面,门又开了,走进来一个人。不是其他人,正是钱江柳。
  哗啦啦一阵,所有人又站了起来,除了梁健。钱江柳一看梁健已经到场,就笑着说:“不好意思了,这两天事情多,一忙完就赶过来,没想到还是让梁书记等了。”
  梁健笑着回答:“我也是刚刚到。快来坐吧。”
  钱江柳在梁健的左边坐了下来,这样一来,梁健的左边还空了个位子。梁健抬眼,看到常建还站着,便说:“常秘书长,你坐这吧。”

  在场,没一个人带秘书过来。常建虽然不是秘书,但和在场的这几个人位置还是有点差距的。但梁健既然开口了,自然也不会有人拒绝。虽然主场是钱江柳,但梁健毕竟是书记,最大的。
  常建坐下后,钱江柳喊服务员上菜。
  菜陆续上了几个后,服务员进来问:“需要酒吗?”
  钱江柳看向梁健,桌上的人都看向了梁健。梁健正要说话,钱江柳忽然开口,抢了过去:“要不来点?正好前几日,我家里给我送了点自己家酿的米酒。”
  以前在镜州当镇委书记的时候,梁健就曾施行过,中午不喝酒的政策。他不喜欢,下午的工作是在一片混沌中进行。梁健开口拒绝:“钱市长,酒就算了吧。下午还得工作,喝了酒,容易集中不了精神。”
  钱江柳一听,一笑,说:“你看我这脑子,我怎么忘了,梁书记以前在镜州当镇委书记的时候,就严肃提出过,上班时间不准喝酒的规定。是我疏忽了,那就听梁书记的,这酒留着下次下班后再喝!”
  钱江柳清楚自己的事情倒也不稀奇,梁健忽然天降而来,钱江柳不可能不想办法了解一下自己。但是,这个时候从钱江柳口中说出曾经在向阳坡镇的事情,梁健听着总觉得有些不对味。
  “那就来点果汁吧。”钱江柳吩咐服务员,梁健看了他一眼,他神色如常,并没有什么不对劲。梁健想,或许是自己想多了。

  果汁上来后,钱江柳第一个举起了杯子,说:“这第一杯,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敬一下我们的梁书记。今后,我们就要在梁书记的指导下工作了,希望梁书记,能多包容,多指点。”
  话音未落,所有人都举起了杯子,纷纷附和。梁健忙举起杯子,说:“我初来乍到,对永州的情况还不熟悉,应该是我请大家多包容,多指点才对。所以,这第一杯,应该是我敬大家,希望各位以后能够在工作上,多多配合。谢谢!”
  梁健说完,就将杯中的半杯果汁喝了。其他人见状,只好也急忙跟着喝尽了杯中的果汁。这时,菜已经上得差不多了。
  钱江柳又要给梁健倒果汁。梁健按住钱江柳的手,说:“我自己来。”这时,右边的梁健忙站了起来,走到两人中间,接过装着果汁的扎瓶,说:“我来。”

  常建给在座的人,都倒上果汁后,坐在钱江柳旁边的一位副市长先站了起来,端起杯子,就要说出要与梁健碰杯的话。梁健不记得他叫什么了,只记得他姓赵,分管经济。
  梁健看着他举起杯子,便抬手让他先坐下。副市长坐了下来,可仍旧端着杯子,想敬梁健。梁健趁着他话还没说出口,就抢先说道:“这是果汁,不是酒。你们要是每人敬我一杯,我就算喝不醉,也喝不下呀!我看,今天就不要敬来敬去的了,就聊聊天,挺好的。你们说,对不对?”
  自然没有人会说不对。钱江柳附和得最快。
  接下去的时间里,没有人再端着果汁来敬梁健,但这餐饭吃的时间一点也不短,足足吃了一个半小时。这一个半小时内,梁健发现,钱江柳是一个很会说话,很会调解气氛的人。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没有冷场过。只要一旦一个话题说完,或者忽然中断,钱江柳总会接上,而且两句话,就将问题扯到梁健的身上,让梁健不得不开口说话。一顿饭,梁健说了不少话,钱江柳打听了不少关于梁健以前在省里的时候的事情,特别是钱江柳还问梁健,高成汉同志在省里怎么样?他的问题,都不是很突兀的问出来的,他总是先抛出一个话题,大家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梁健的身上,然后钱江柳就会发问。比如治水的事情,高成汉曾在永州搞过这个事情,钱江柳从永州延伸到了江中省,从高成汉延伸到了张强,然后又从张强问到了梁健。一切听着,都是顺其自然。

  终于,梁健有些烦了。虽然,钱江柳的说话技巧很足,但梁健并不喜欢这种不被掌控的节奏,尤其是,你不知道,下一秒,你会被对方问出些什么。趁着一个话题的结束,梁健说:“都差不多吃饱了吧?”
  在座的人,互相看看,然后点头。梁健转头问常建:“几点了?”
  常建说:“一点三十五分。”
  梁健便说:“时间也差不多了,回去稍微歇一歇就该上班了。今天就到这吧,大家散了吧。”
  说完,梁健先站了起来。其余人立马也跟着站了起来。所有人都等着梁健先走。梁健也不跟他们虚伪,大踏步走出去了。
  他没等钱江柳,没等任何人。就带着常建,以一种不是很快,却也不慢的速度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走了一半,梁健对常建说:“下午,你整理一份名单给我,各个领导的基本资料,还有他们分管那些内容,都要注明。”
  “好的。我待会回去,就跟组织部联系,让他们把资料发过来。”常建说。提到组织部,梁健想到了组织部长。那次晚饭,他没自己组织部长叫什么。就问常建:“我们的组织部长全名叫什么?”

  常建回答:“于建德。”
  梁健点头,不再说话。回到办公室后,梁健从包里找出了,当时在那个饭局上,于建德递给他的名片,然后用座机给于建德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梁健说:“于部长,在办公室了吗?”
  于建德回答:“在办公室了。怎么了?梁书记有什么事需要我做吗?”
  日期:2015-08-25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