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446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听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家伙,这位竞争者的来头可是不小啊,小小的郁闷了下,问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高冬冬说:“我收拾了你两次,还让你挨了刀,不管怎么说,我欠你的。我告诉你这事,也是补偿一下的意思。”李睿暗里点了点头,又问道:“他为什么要追青曼?”高冬冬说:“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问谁去。我就是给你提个醒,别以为吕青曼一定会嫁给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那是因为之前一直没有对手出现。现在,嘿嘿,你有对手出现了,人家又近水楼台,你可好好考虑下吧。”说完不等他再问什么,挂掉了电话。

  这个电话给李睿带来的打击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说起自己跟青曼的关系,基本算是板上钉钉,除非有什么大的意外发生,否则绝对不会出现转折。也因此,似乎不必对那个姓张的小子太过重视。可是,必须要考虑到,人家可是省长公子,典型的衙内、标准的“省城王子党”,要权有权,要势有势,至于钱财,更是不消说,更要命的是他也在省城靖南,可以天天追逐青曼,有着这么多的优势条件,还真是不太让人放心。虽说青曼对自己已是一往情深,但以着她的性子,似乎很容易被男人感动。那个姓张的要是趁虚而入,各方面条件又比自己强那么多,青曼还真是可能被他追了去。

  想到这里,他心中已经如同缀上了一块巨石,变得相当沉重,再想了想,忽然一凛,哎呀,连高氏兄妹都知道姓张的小子在追求青曼了,而作为当事人的吕青曼,却跟没事人一样,从未跟自己说过这事,难不成,她心里已经有了什么想法?
  冷不丁的,他身子忽然打了个寒战,外面虽是艳阳高照,心里却是哇凉哇凉的,第一个念头是给吕青曼打去电话,问问这件事,可再一想,突如其来跟她问这种事,多少会有问罪的意思在里面,肯定会弄得她脸上无光,说不定还要招致吵架,另外,也会出卖高冬冬兄妹。如此一来,反倒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不行,不行不行,此事不能着急,还是要从长计议。
  他想到自己刚才还在教育纪小佳遇事要沉稳镇定,不要轻易着急上火,就对自己说:“你既然教育别人,自己就一定先要做到,否则哪有脸让别人那么做?”又想,这种事着急也没用,如果青曼心智坚贞、不受引诱,就算这事不告诉自己,她也会洁身自好,采取有效的手段避免骚扰;可如果反之,她对那个省长公子产生了好感,移情别恋,那自己向她问罪也没有用。总之,自己平心静气的等着事态发展就是了,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去做的事情。

  他这么劝了自己一阵,心里舒服了些,可是想到吕青曼竟然没把这事告诉自己,心里就如同扎上了一根刺,非常的难受。转念又想,自己也不能光赖她如何如何,自己跟袁晶晶、姚雪菲等人快活的时候,又何尝考虑过她的感受?这么一想,负罪感如同海水决堤一般的涌入心房,又开始羞惭自责。
  下午三点多,李睿正在忙碌,忽然接到电梯厅那里安保工作人员的电话。
  市委大楼在常委所在的楼层设置了安保岗位,位置就在电梯厅与楼道的交口处,目的就是为了防范不明人等擅入常委楼层对常委们的工作造成影响甚至是对其人身造成伤害。不管是楼上楼下过来的人员,想要进入这一层的楼道,必须要经过安保人员的检查。市直机关工作人员进入要拿出工作证,其他人员则要拿出介绍信或者可以证明其身份的证件。所以,这处安保岗位可以说得上是宋朝阳等市委常委们的最后一道屏障,也是最重要的保护伞。

  工作人员恭恭敬敬的说:“李处,我们这里来了一个女记者,看工作证是中央电视台来的,她说认识你,想要见你,你要不要见她?”李睿脑袋里,上次隰县黑窑沟煤矿搜救两位央视记者的情景还不曾淡忘,闻言一下子就想到那个美女记者庄海霞头上去了,问道:“是不是姓庄?”那工作人员道:“对,庄海霞,你认识我们就放她进去了。”李睿虽然很奇怪她为什么找了过来,却还是说了声:“好。”

  不到一分钟,庄海霞就探头探脑的出现在了李睿办公室外面。
  李睿见她东瞧瞧西看看,目光看到自己的时候有一霎那的凝滞,表现得有些傻头傻脑,忍不住好笑,心中却道,美女就是美女,哪怕鬼鬼祟祟的模样也是那么美丽动人,起身迎她,道:“庄记者,你怎么来了?”说着仔细打量她,见有几天不见,她肤色好像黑了一些,容颜也有几分憔悴,身子也更瘦了些,如果之前可以用苗条来形容,那么现在最适合她的一个词就是“瘦生”,距离骨感的层次已经不远了。不过很奇怪的是,这个女子越是黑越是瘦,反而越显得俏丽美艳,尤其是那双美眸,在本来就瘦的瓜子脸的衬托下,越发显得明眸善睐、光丽夺目,心中暗赞不已。

  要说起来,庄海霞这些日子一直惦记着他,当然不是那种暖味的惦记,而是那种愤恨羞恼的感觉,一想到他不听话、对自己无礼的模样,就忍不住有气。当然了,有时候静下心来想一想,他对自己还是有大恩德的,而自己对他态度也不见得多好。思来想去,正好调查黑窑沟煤矿矿难的事情没有任何进展,这天她就搭市公丨安丨局的顺风车来了青阳,要见一见他。此刻骤然相见,见他对自己态度还算不错,心头一暖,多日来的愤恨也就消失散尽,讪笑道:“我来……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李睿把她请到沙发上坐下,又给她沏了茶水送到她手上,道:“庄记者,你不要这么客气。你还没回北京吗?”庄海霞真有点渴了,先喝了一口茶水,这才点头道:“是啊,我一直留在黑窑沟村,参与调查当年那次矿难的事情。”李睿见她右边脸颊靠近耳朵的地方有一道子黑色印记,好像是煤印子,就笑道:“你又去钻矿洞了吗?”庄海霞不明白他的意思,摇头道:“没有,从被你救出来那天开始,我再也没有去过煤矿。我发誓再也不去了,现在做梦都是在矿洞里的事。”

  李睿可以体会到她被拘禁时候的痛苦感受,心中不无同情,道:“那你脸上怎么有道煤印子?”庄海霞微微一怔,道:“哪里?”说完快速打开随身小包,从里面拿出一枚精致的小镜子,左右四下里照,很快看到了那道黑印子,脸色微微一变,用手指在上面点了点,把手指拿到眼前一看,指肚黑黑的,脸色大变,腾地一下子站起身,道:“这是什么时候弄到脸上的?”
  李睿自然不知道答案,也就无可奉告。
  庄海霞很快又发起嗔来:“真讨厌,这么一大道煤印子,同车的那些丨警丨察肯定都看到了,却偏偏没人告诉我,害我出丑。”李睿忍住笑,道:“你出来吧,我带你去洗手间。”
  两人前后走出屋子,李睿把她带到女洗手间门口,就回了办公室里。等了几分钟,庄海霞神清气爽的出现在了门口,额头青丝上还带着几滴水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