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16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且现在还要我来置办这些东西,这就意味着我能发一笔小财,我还是推卸了,做人要有自知之明,我可不想有人眼红我在背后向彩姐中伤我,做人难啊。
  彩姐问我道:“你为什么推卸了。这是好事。”
  我说了原因,并且,我加多了一句:“就如同现在我管了几十号人,而且经营了回味大饭店,我很害怕有人在你面前中伤我。”
  彩姐说道:“你上次还告诉我说,要多多纳谏。那我是该听呢,还是不听呢。”
  我说:“一旦有人来向你告状,说有什么事怎么样怎么样的,特别是一些中伤人的事,你首要做的就是查!查个水落石出,查个真相大白。例如,如果有人到你面前来告诉你,我要造反了,要背叛你去投靠了霸王龙,你第一个反应会是大发雷霆,心想我这样的人怎么会背叛了你,但偏偏来告诉你的是你觉得最亲近的一些人,不过,这你最亲近的一些人,是因为眼红我,所以才这么中伤我。这时候,你先不要生气,先让人秘密去查了,而你派人去查,必须要秘密的让另外你最亲近的最相信的人去查,万万不能让中伤我的这些人知道,否则他们会插手调查,凭空捏造出我背叛你的证据,把我置于死地。然后,如果你查了后,真的发现我要背叛,你可以惩罚我,奖赏他们。如果你查了,却查不到这回事,那么,把那几个诬告我的人,重重惩罚!这样一来,谁还敢乱向你诬告他人?”

  彩姐点点头,说:“说得好。那么,这个事,还是需要让你去办,如果有人来中伤你,我再调查。”
  我说:“我不敢啊彩姐。”
  彩姐说:“我让你做你就做!有我在这里给你撑腰你怕什么!”
  我说:“那我只好接了,而且全部给陈逊去办。”
  彩姐说:“你这招玩得很聪明啊,既避免了别人的嫉妒,又收买了新收的手下人的人心。”
  我说:“呵呵,是吧。谢谢彩姐夸奖。”
  想不到啊,我真的成了彩姐的手下了啊。
  彩姐说道:“要质量过关,真的开打了要是那衣服不过关,我拿你是问。”
  我说:“你放心好了彩姐。”
  彩姐问道:“大概一套是什么价格?”
  我说:“我先和陈逊去走走问问吧。”
  彩姐说:“好。”
  我说:“那我,先回去了。”

  彩姐说:“今晚留在这里陪我吧。我腰酸背痛的。”
  我说:“可是,我不想给你按摩。”
  彩姐说:“我给你按,可以了吗,张帆老大!”
  她这开我玩笑呢。
  我讪笑一下,说:“真的吗。”
  她说:“假的。”
  我就留了下来。
  彩姐带着我进了她办公室后面的她的卧室,然后带着我出去阳台,她阳台那里,竟然还有玻璃,外面的冷风吹不进来了。
  我问道:“阳台外面上次我没发现有玻璃呀。”
  彩姐说道:“一直有。上次没放下来。这是遥控的,就像敞篷跑车的那顶篷。”
  我说:“真是高科技。”
  和彩姐坐在了阳台上,喝红酒,吃东西,看着夜景。
  彩姐说道:“你知道吗,你加入了我,我有多高兴。”
  我说:“我好像也没给你起到什么作用啊。”
  彩姐说:“你的脑子很灵光,是我最需要的。”
  我问:“那我的人你不需要吗。”
  彩姐笑笑,说:“也需要。我的人需要你的人,我的公司需要你的头脑。”
  我说:“其实让我去管理,我什么都不懂。”
  彩姐说:“你别太谦虚。你以前对我说,所谓的管理,其实就是人管人,上至军队一个国家,下至一个小公司,都是如此。管好了人,就是管好了公司。”
  我和她轻轻碰杯。
  我对彩姐说道:“对啊,要让人愿意死心塌地的跟着你,放弃他们的一切个性和尊严,为你的事业付出,甚至是抛弃生命,这才是带人带兵的最高境界。”

  彩姐说道:“我有时候挺怕你,你知道吗。”
  我说:“是不是觉得我太优秀。”
  彩姐说:“以前我的确这么想,你这样的人,假如来给我做事,把人心都给拉去了,那我可怎么办。”
  我说:“彩姐你这么想就错了,你看啊,诸葛亮给刘备做事,刘备难道不知道诸葛亮能获得人心吗。他知道,但他更知道诸葛亮对他忠心耿耿,他用诸葛亮,他从不怀疑,所以诸葛亮在他手下,能发挥全部的才干,为他开阔疆土,保家卫国。而如果诸葛亮去给曹操做事,曹操可能会给诸葛亮那么大的施展空间吗。不会的,曹操会忌惮这么一个能干的手下。曾国藩说,带人首要推诚,不推权术。就是说,用诚意,用坦诚,才能让手下们真正的服气你。刘备自己有什么才能了?没有。不会带兵,不会冲锋陷阵,不会守城,但他会用人,他能让人死心塌地的跟随他。而如果刘备老是对手下能干的人猜忌,然后对一个能干的手下下手了,那其他人,见了也会心寒,会离开,甚至会背叛。”

  彩姐说道:“你还看的书挺多。”
  我说:“没办法,天生愚钝,多看书增加自己的一点见识。”
  彩姐说:“你不愚钝,你的脑子太灵光了。你看你刚才对付霸王龙的那几个看场的,都能那么狡诈的对付他们”
  我问彩姐:“那这样子你也会忌惮我么。我这灵光的脑子,是为你服务的,对你忠心的。在战场上,对待敌人,就该用权术,用战术,没办法,这就是战争。”
  彩姐看着我说道:“小样,鬼灵精怪。”
  我一把拉住她,然后拉她进了我怀中,我说道:“你总是那么怕我和你为敌吗。”
  彩姐看着我,抬头看着我,说:“你这么鬼,我怎么不会怕,如果你帮别人对付我,那我怎么办。”
  我说:“我只会帮我对付你。在床上对付你。”
  她笑笑,然后她自己亲上来:“那我先对付你。”
  利用下班出来的时间,我和陈逊开车找各家商店问防刺服,防刺手套,护臂,加上防掉短棍。

  这一套价格下来,大约需要八百那样。
  我试了一下质量,很多商店的防刺服手套护臂这些,全都试了质量,除了某一家质量完全是假冒之外,那一下子就割烂了,太坑爹了。
  其他的几家的防刺服,质量都是非常的好,是真正的防砍,防刺了。
  我和陈逊去汇报了彩姐。
  彩姐问我们道:“八百,对吗?”
  我们点头。
  彩姐问我道:“这中间没有水分吗?”
  我说:“没有的彩姐。”

  彩姐对着我和陈逊说:“说你们怎么那么蠢啊,没有水分,让你们去做干嘛呢,采购你们自己不会赚点钱吗。”
  我呵呵看着陈逊,陈逊看着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