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31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对!”我心中突然一凛,道:“爹,这些泥鳅应该是好的啊!”

  “嗯?”
  我道:“您还记得不?前天夜里,我掉水里的时候,脚踝受了伤,现在想想应该是被这大河贝给夹住了!”
  “嗯。”老爹道:“肯定是它了。”
  我道:“快死的时候,是蒋家的那条大黑狗下了水,噙着我的肩膀往水面上拉,可那时候我还是没有彻底脱困。后来,在我迷迷糊糊中,出现了很多很多滑溜溜的东西游了过来,然后那河贝才松开了我——我原本还怕是水蛇,现在想想,肯定是这些泥鳅!”
  老爹吃惊道:“你是说这些泥鳅救了你的命?”
  “是啊!”我道:“不会有错的。”
  “这可真奇怪了。”老爹深深的朝水中看了一眼,喃喃道:“这些泥鳅汇聚于一处,怨气冲天,里头必定是有祟物在作怪啊,祟物驱使泥鳅吃人肉不奇怪,可救人就……”
  日期:2016-02-16 22:10:00
  “神断先生,这些泥鳅既然吃人肉,可为什么不吃人头呢?”潘清源道:“你看它们,把这个马,马新社的身子给吃光了,却还留着他的脑袋,而且还托着他的尸骨在水面上游来游去,这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老爹摇了摇头。
  老爹都不知道,我更是不明所以。

  “哎,弘道,你家的明瑶姑娘呢?”
  阿罗突然问我道:“她不是对这些怪物啊、灵物啊最懂的么?为什么不叫她来看看?”
  我不由得一怔,老爹已开口道:“弘道,去把你蒋伯父请过来。”
  阿罗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天底下还有谁能比蒋家更了解这些怪物的古怪之处?
  我想要走,可又不放心,扭头看了一眼那巨大的河贝,老爹道:“不碍事的,上了岸,它就是个死贝了。”

  我“嗯”了一声,立即往蒋家跑去。
  日期:2016-02-17 22:05:00
  更新线----------------------
  自从蒋家村出了蒋书豪那桩尸媾的怪事后,人心具是惶惶,天色一到晚上,便是家家闭户,再无人肯胡乱外出走动,连带着临近的几个村子里也是如此,北马庄也在其中,各种活动运动也少了许多——倒落个清静!
  蒋赫地却因祸得福,只为村里的人都知道他通晓一些玄乎事务,颇具能耐,纷纷敬畏起来,再没有人敢找他来做批斗的“典型”。
  就连村里大小领导侵占蒋赫地家的祖屋,也都归还了。蒋赫地倒也不为己甚,毕竟自己确实是地主的成分,再住高楼大屋也说不过去,只是要回来了几间屋子,够住就行了。
  蒋明义和明瑶兄妹也都从地下密室里搬了出来,重回家居。

  只明瑶的脸近乎毁容,因此整日里深居简出,几乎是从不在外人面前露脸。
  可惜的是,蒋家兄妹的母亲仍旧是杳无音讯,竟是再也不肯回来了。
  日期:2016-02-17 22:08:00
  我到了蒋赫地的院子外面,未及敲门,忽听见门楼中有“呼哧哧”的喘气声,不禁把脸凑到大门缝上朝里面张望,瞥了几眼,猛然与一只绿幽幽的大眼珠子对住,吓得我赶紧抬头后撤!
  退了两步后,我又不由得哑然失笑——那眼珠子是蒋家大黑狗的!
  这货熟悉我的脚步声,也熟悉我身上的气味,所以不但不叫唤,还趴在门缝里瞅我呢!
  “老黑,乖!”我又回到门口,冲着门缝里的大黑狗道:“快去把你家的主子叫醒!有急事了!”

  大黑狗“腾”的就蹿跑了,也不知道听没听明白我的话……
  片刻间,我听见院子里的“乒乓”乱响,似乎是敲打窗户玻璃的声音,接着我听见蒋赫地在屋中大声叫嚷道:“黑子,你奶奶的大半夜撒啥欢呢!?得疯狗病了!?”
  “啪、啪、啪!”大黑狗一边用爪子乱敲,一边狂吠:“汪、汪、汪!”
  “快滚蛋!”蒋赫地大骂:“自己找屎吃去!”

  我:“……”
  蒋赫地这老懒虫,不肯起来。
  我趴在门缝上,正准备喊几嗓子,却瞥见屋门突然开了。
  一抹光亮撒出,明瑶提溜着一盏用纸酒盒子做的小灯笼出来了。
  日期:2016-02-17 22:10:00
  大黑狗噙着明瑶的衣袖,把她往大门这边拽来。

  明瑶嘴里低声说道:“中了,中了,别跳弹了,我知道了。”
  院子大门豁然而开,我不由得一愣——这妮子,怎么不问问是谁都敢开门呢?
  “弘道哥,你怎么这么晚过来了?”明瑶穿着一件月白色衬衫,外面套着一件宽大的蓝布外套,身量显得又是单薄,又是娇俏。那双明媚清澈的大眼,满是温存的看着我,并无丝毫波澜。
  我稍稍愣了愣神,然后道:“你,你知道是我?”
  “黑子不叫唤,肯定是熟人。来人又不吭声,肯定是文气腼腆。村里的人晚上不出门,外村的跟我家也极少来往。”明瑶笑了笑,道:“除了你,还有谁?”
  明瑶真是心细如尘!我在心中暗暗赞了一声,连忙道:“明瑶,出怪事了,能不能叫你爹起来,跟我走一趟?”
  明瑶猛然一喜,道:“颍水里的怪物找出来了?”
  我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
  “嗐!”明瑶道:“我早就怀疑你脚踝上的伤不是寻常的东西弄出来的,你现在满身的腥味,跟前天夜里受伤的时候一模一样!而且要不是出怪物了,你也不会来找老蒋家的人——你等着,我去把我爹叫起来!”
  “中,中!”我忍不住赞道:“明瑶妹子,你真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
  明瑶已经跑回屋里去了。
  日期:2016-02-17 22:13:00
  很快,屋里头便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穿衣踢鞋之声,蒋赫地瓮声瓮气的叨叨:“小兔崽子,大半夜的不睡觉,来烦老子,跟黑子一个球样!”
  两句话没骂完,蒋赫地那高大的身影便出现在院子里了,蒋明义也披着衣裳跑了出来,嚷嚷道:“弘道啊,是啥怪物啊?”

  “是个大河贝,比八仙桌还大!”我道:“还有一群泥鳅,把北马庄的马新社给咬死了,吃的只剩一颗头了!”
  “啊?!”蒋明义惊得瞪大了眼珠子:“马新社?就是那个北马庄大队长家的老二?”
  “对!是他!”我道:“现在那群泥鳅正托着他的尸骨在水里来回游呢!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那大河贝被我和我爹用渔网弄上了岸,一动不动的装死。”
  “陈汉生也在?”蒋赫地瞪着眼道:“他那么大的本事,还喊我干啥?!”

  蒋赫地依旧是满腔的怨气,我一时欲言又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爹,遇着灵物、怪物,谁能比您厉害?”明瑶换了身紧束衣服出来,身段愈发显的苗俏,头发也扎成了马尾,精神干练。她陪着笑,对蒋赫地说道:“陈大叔知道您是这方面的行家,所以才叫弘道哥来请您,咱们快走吧,除怪要紧,别叫人家以为咱不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