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3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2-16 21:56:00
  更新线----------------------
  我生怕河里的那怪物再弄出“暗器”来伤人,因此不敢多望桥上看,对那两道人影只一瞥便立即收回目光,可心中却是反复思量起来:说“他光着身子”的是个女人,声音还有些熟悉,却是谁……那两人的背影也都不陌生,究竟是在哪里见过?
  “杀人啦!”马新社突然在桥上尖声叫唤起来。
  另有一男人骂道:“不要脸的东西!还敢叫!”
  “哎唷!”马新社嘶声惨呼,紧接着便是“噗通”一声响,似乎是重物落水的动静,此后马新社再无声响。
  我不由得朝那桥上又匆匆的瞥了一眼——马新社的身影已经不见,那高个子朝桥下啐了一口,和那稍矮的人正准备离开。

  “声音像是潘家的姐弟。”老爹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经此一提醒,我猛然想了起来,不由得惊喜交加,心中暗叫:“惭愧、惭愧,还是老爹辨声识人的本事好”,嘴里连忙呼道:“阿罗!阿源!快来帮忙!”
  那一高一矮的两人,不是别个,正是潘清罗和潘清源姐弟!
  天知道他们怎么会在这时候突然来到禹都,还恰好经过颍水大桥,但对我和老爹来说,实在是意外之喜!
  日期:2016-02-16 22:02:00
  “咦?!”

  桥上,阿罗的声音惊道:“阿源,是不是有人在唤我们?”
  “是在桥下!”潘清源嚷道:“姐,你快看,好像是陈弘道!”
  这姐弟两人都是惯常在夜里行走活动的,眼力劲儿不差,循声望人,顷刻间便瞧见了我和老爹的踪迹,飞快从桥上跑下来,凑到近前。
  阿罗道:“神断先生,你们这是……”
  “小心水下有暗器!”老爹立时提醒。
  “暗器?!”潘清源吃了一惊,道:“你们这大半夜的拖着渔网,是,是在捕鱼?”

  “这水里有怪物,十分厉害,能用暗器伤人,力气也大,正和我们爷俩儿念缠着呢!”老爹快速说道:“你们小心着水里的暗器,也帮着我们拉一把,叫它弄上岸来!”
  “好!”两人齐声应允,立即上前援手。
  多了这两个生力军,我们这边就占据了绝对优势!几乎可以算作是以摧枯拉朽之势往岸上收网了!
  渔网越扯越轻松,那怪虽然挣扎厉害,却难逃厄运!它中间又放了几次暗袭,都被我们躲过,须臾间,渔网上岸,那怪物也终于浮出水面!
  日期:2016-02-16 22:03:00

  月光下,腥臭扑鼻,几乎令人窒息!只见粗大的渔网里伏着一个八仙桌大小,深青似黑的曲面怪物,像是乌龟王八河鳖,却有无头无脚无尾,更兼下面也是曲面,上下有些扁圆滚滚,仿佛巨石,一动不动。
  我们几人看了半天,竟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东西,我禁不住好奇,伸手去戳,滑腻腻的,再仔细一瞧,原来那曲面之上布满了泥沙和青芙。
  “河贝!”老爹突然说道:“是河贝!真是河贝!”
  “河贝?!”我惊愕无比:“这怎么会是河贝?!”
  “快成精的河贝……”老爹喃喃道:“竟是这么个怪物……”

  我愣了半天,心中虽是十分不信,可是思量着用河贝的模样来对照这庞然大物,竟不由得信了!
  这模样,不是河贝是什么?
  只是平时见到的河贝一般都是拇指甲盖大小,老蚌也不过是掌心一般,哪里像而今遇见的这个竟有方圆三十余尺!比磨盘还大!
  实在是匪夷所思,骇人听闻!
  阿罗和潘清源也的惊得瞠目结舌,潘清源上前用脚踢了踢那贝壳,坚如磐石,纹丝不动。潘清源吐了吐舌头,围着那河贝转了一圈,“啧啧”称叹道:“好家伙,太湖里也没有见过这怪物!”
  我喃喃道:“如果不是这么大,也称不上怪物了。”
  日期:2016-02-16 22:04:00
  我现在终于知道我脚踝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了,河贝善于夹物,我脚踝上的伤口肯定是这河贝的上下壳给夹出来的!
  想到自己能从这样大的河贝中逃生,两只脚也没有被夹断,不由得心有余悸,浑身冒汗,感慨自己真是福大命大!
  可是这东西没有头脸四肢,是怎么蛊惑马新社的呢?
  “对了!马新社呢?!”我连忙往河水中看去,嘴里道:“阿罗,阿源,你们怎么把马新社给丢到河里了?”
  阿罗道:“马新社是哪个?刚才没穿衣服的那个?”

  “是啊!”我站在河边上张望,并不见马新社的踪影。
  老爹也望了几眼,然后回顾阿罗和潘清源道:“你们杀了他?”
  “没有啊!”潘清源道:“他一个大男人一丝不挂的乱跑,撞到了我姐,我给了他一耳刮子,他又站起来叫唤,我就把他从桥上踹下来了,没下死手。”
  老爹道:“人一直没浮上来,踪影全不见——”
  老爹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阵“咕嘟嘟”的声音骤然乱响起来,众人循声看时,只见一股殷红从大桥底下北三丈的水里泛滥而出,潘清源失声道:“血!”
  我们急往那边走去,刚凑到附近,只听“哗”的一声响,水下猛然翻出来一颗人头,面目赫然是马新社!
  日期:2016-02-16 22:04:00

  “呀!”
  我头皮骤麻,忍不住惊呼一声,再看时,只见马新社双眼瞪大,神情扭曲,而颈部以下,全是森森白骨!
  他身上的血肉竟然全都不见了!
  “这……”我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刚才还好好的!”阿罗和潘清源也惊声道:“这,这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成了这副模样?”
  “哗——”水流突然响动,马新社的脑袋拖着那具白骨尸骸竟似舟船一般,在水里浮滑起来!
  我和潘家姐弟都不禁纷纷后退,只有老爹纹丝不动,耸动着鼻子,“咻咻”有声,嘴里道:“恁大的一股怨气!”
  我惊疑道:“是,是马新社的怨气?”
  “不是。”老爹道:“是泥鳅。”
  “泥鳅?!”我登时愕然。
  “你们看——”
  老爹伸手指向河水,道:“有成百上千条泥鳅钻在马新社的骨架下面,水里头还有。”
  我将信将疑,走到岸边,低头往水下看去,果然瞧见马新社的尸骸下黑乎乎的一大团,正是不计其数的泥鳅簇拥在一起,托着马新社的尸骨往来游走!
  其情可怪!其形可恐!其状可怖!
  日期:2016-02-16 22:09:00

  “这,这河里头的古怪怎么这么多?!”潘清源瞪大了眼睛,道:“这么多的泥鳅是发疯了?”
  “想来肯定是泥鳅吃了马新社的肉。”老爹叹息道:“也是泥鳅要了马新社的命。”
  阿罗打了个寒噤,道:“这水里的泥鳅吃人肉?!”
  老爹道:“泥鳅本来不吃人肉,但是有怨气的泥鳅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