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445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想想,昨天自己为了帮杨鹏免于被黑皮敲诈,连同纪飞这个市局副局长,一起找到郑老瘸子那里,软语相求,好话说尽,外加拼死灌酒,不惜糟践自己的身子,这才在郑老瘸子那里赚了几分情面,由他训诫了黑皮一番,可最终却也没有任何用处,今天上午黑皮还是找了杨鹏去。等于是,自己跟纪飞白走了一趟不说,还在黑恶势力面前折损了颜面与自尊。拿这事跟今天发生的事情比较一下,反差是巨大的,收效也是天壤之别,反而可以更加清楚的看到宋朝阳这个市委书记的分量。

  一个命令一句话,就能让黑皮一伙灰飞烟灭!
  什么人情啊,什么势力啊,什么谈判啊,什么曲线救国啊……一切的一切,完全可以不顾!
  一个命令下去,你们这些人就得完!
  这是什么样的气势啊?!
  在这一刻,李睿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欲念,就是要当官!而且要当大官,官当得越大,权力也就越大,很多普通老百姓难以解决难以面对的问题,到了大官那里,根本就不叫个事。张张嘴巴,不用你亲自出手,下面的人就得老老实实的按照你的吩咐给你办了。甚至,有的时候你都不用出口下命,单单流露出一点意思出来,就得有人抢着给你办了。这也是大官的威势所在。
  “妈的,一定要当大官,而且要以最快的速度当大官!”
  李睿暗骂一句,又咬了咬牙,握紧了拳头,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给自己鼓劲儿,这才回到酒席上。
  他坐回到位子上,跟人说笑几句,继续吃喝。
  市领导们在招待宋元明这个省里来的领导,多少会喝一点白酒。他们这些秘书可就不敢那么过分了,要么不喝酒,要么喝点啤酒,也都各自把握着分寸,不敢在脸上现出酒意或是弄得一身酒气。

  李睿便只要了一杯啤酒,而且别人敬酒过来的时候也不是酒到杯干,往往只是轻啜一口,打的主意就是一顿饭一杯酒。
  席间,他左腿小腿被人轻轻踢了一下,低头看去,却见是金蕊的左脚伸了过来。这丫头吃饭还要翘起二郎腿,左腿吊在了右腿之上,左小腿便溜到了他左腿左侧。可能是她鞋子号码偏大的关系,所穿的平底皮鞋的鞋子后跟便脱落下去,露出了她那被肉一色丝袜包裹着的纤瘦脚丫的一部分,越发显得曼妙无端。
  李睿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唾沫分泌速度不由得加快了些,不得不借喝啤酒的机会把唾沫咽下去,手里痒痒的,真想伸下去在她脚丫上把玩一会儿。
  金蕊偏在这时候撩他,端着啤酒杯过来,笑吟吟的说:“李处长,我敬你一个。”李睿端起酒杯跟她碰了下。金蕊喝了一口啤酒后,夹起一只大虾送到他食盘里,又妩媚的看他一眼,似乎存了献媚的味道。李睿把她神情看在眼底,心中一动,这位小徒弟不会是喜欢上她师傅我了吧,这是要学杨过与小龙女,玩师徒恋吗?
  酒宴结束后,众领导有的打道回府,有的就在宾馆里面开一房休息。宋朝阳与宋元明私交不错,老友很久不见,此时逮着机会,便在贵宾楼宋朝阳的房间里畅聊起来。
  李睿给二人上好茶水,也就没事了,出了贵宾楼在外面给纪小佳打去电话。
  纪小佳今天被郑紫鹃钦点陪她调研,欢喜之余也有几分忧虑,明白这还是面试的一部分,甚至比周末那次面试更加的重要,这一次面试要是通过了,给她做秘书应该也就没问题了,要是通不过,估计也就没戏了,因此在得到通知之后,第一时间给李睿拨去电话取经。偏偏李睿正在开会,也没空理会她。她等啊等啊,等了不知道多久,李睿还是没来电话传授机宜,急得要命,后来忍不住给父亲纪飞拨去电话求救。

  纪飞是业务型局长,从来没给人当过秘书,也不知道秘书该干什么,因此也就帮不上宝贝闺女半点忙,劝她继续等候,说李睿是信人,既然说了给她打电话,就肯定会打,只需等着就是了。实在等不到,那也没办法,就只好听天由命了。
  纪小佳给父亲打完这个电话,更加的着急上火,只是一会儿的工夫,嘴角边就生出了一个小火泡,又气又急,心乱如麻,恨不得大骂李睿几句才能解气。
  就在此时,李睿给她拨来了电话。
  终于盼到他的来电,纪小佳一腔怨愤早就化得无影无踪,兴奋并且委屈的说道:“李哥你可算打电话了。”李睿说:“等急了吧?”纪小佳委屈的说:“我急得嘴角都长火泡了。”李睿差点没失声笑出来,急忙忍住,道:“给领导做秘书,切记不能轻易着急上火,一定要做到沉稳镇定。”纪小佳说:“我这不还没给领导当秘书嘛。”李睿说:“嗯,慢慢来,记得培养这种心性就行了……”
  纪小佳已经准备了好多问题,跟他寒暄过后,便把这些问题一个个的提了出来。李睿一一给她解答,又提醒她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这个电话一打就半个多小时。

  好容易安抚了纪小佳,李睿还没来得及休息耳朵与已经口干舌燥的嘴巴,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来电号码是个座机,属于省城,没在手机里存储过,是个陌生号码。
  李睿等了两拨,确认不是骚扰电话了,这才接听过来。
  彼端响起一个似乎熟悉却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过的男子声音:“是李睿吧?”李睿说:“对,我就是,请问您是?”对方说:“你听不出来?”李睿歉意的说:“听着耳熟,不过实在想不起在哪听过,很抱歉。”对方说:“你不要抱歉,你不欠我什么,反而是我欠你。”李睿大为奇怪,想了半天也想不出省城有哪个男人欠了自己什么,陪笑问道:“那您是?”对方说:“高冬冬,我真服了,你记性这么差呐。”

  听到对方自承是高冬冬,李睿反而愣住了。高冬冬跟自己因为青曼的缘故可是闹得很不和睦,差点就成为生死大敌,后来虽在其父高国泰与青曼父亲吕舟行的调和下,化解了恩怨,却也没成为朋友。在这样一种尴尬的关系下,好端端的他突然打来电话干什么?可甭管怎么说吧,人家已经打来了,总不能挂断,就假做热情的说:“原来是冬冬大哥,你好啊,你怎么忽然想起我来了?”高冬冬听他叫得这么亲热,心里骂了句虚伪,悻悻的说:“我找你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你有对手了。”

  李睿闻言稍微愣了下,道:“什么意思?”高冬冬说:“有人正追吕青曼呢。”李睿吃了一惊,道:“真的吗?”高冬冬说:“是我妹妹说的,她还见过那个家伙,是张高松的公子,刚从美国回来,一回来就开始追求吕青曼。”听他提到高紫萱,李睿眼前就浮现出那位超级大美女倾城倾国的容貌,却也没空多想,问道:“张高松又是何方神圣?”高冬冬说:“张高松是咱们山南原来的省委副书记,土生土长的靖南人,上次省级领导班子换届的时候,调到山北省当了省长。”

  日期:2016-02-18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