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4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当天出发,次日到达。
  抵达金陵市的第一时间,我们并没有前往中山陵,而是来到了市区一处大院的大三居里。
  呃,这里是萧璐琪的家。
  没错,说到萧璐琪,不得不说起她的家世。
  这个有着精灵一般双眼的女孩子摊上了一个不幸的家庭,父母在她还小的时候就离婚了,母亲戴巧姐是金陵市宗教局的副局长,而父亲萧应忠则更加牛波伊,是西北宗教局的副局长,现如今退休了,留在了总局当顾问。
  另外,萧璐琪的外公是金陵宗教学院的老校长,表哥是茅山宗前任掌教萧克明,舅舅萧应武是驴友界的传奇人物五哥。
  她的小姨是茅山宗的传功长老萧应颜。
  这是一个集千万宠爱于一身的女子,直到如今,我都有点儿不敢相信,她这朵鲜花,怎么就插在了林佑的身上了。
  不过现在这小两口子恩爱得很,倒也由不得我来多说什么。

  萧璐琪跟母亲的关系并不算好,这事儿我们都是知道的,不过当她把林佑和我们领上门来的时候,却给扫地出门了,这事儿却是让我们没有想到的。
  本来我们准备找萧璐琪母亲寻求帮助,然而现在却没有了办法。
  在萧家的楼下,萧璐琪流着眼泪,跟我们说抱歉,母亲近年来的情绪变化无常,可能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我们安慰她,说老人家有的时候跟小孩儿一样,就得哄一哄。
  再说了,抛开这些关系,那小佛爷以及他身后的邪灵教,也是宗教局所需要打击的对象,我们将这情况跟她汇报,像她这种事业型的女人,是不会因私废公的。
  我们把林佑和萧璐琪留在了这里,然后前往紫金山。
  中山陵在紫金山南麓的钟山风景区内,前临平川,背拥青嶂,东毗灵谷寺,西邻明孝陵,是近代伟大的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的陵寝。
  秦归政之所以要前往中山陵,是因为他的祖父曾经在中山先生的身边工作过,这次回来,也需要祭拜一番。

  尽管公羊伯爵并没有跟我们讲得太仔细,但是我们可以肯定,守株待兔这方法,应该有效。
  中山陵坐北朝南,傍山而筑,周围森林茂密,气度恢弘,在民国时期,曾经有着国家宗庙的地位,但凡有重大的祭祀与拜谒仪式,都会在这里举行,抗日胜利之后,国民党军队一抵达南京,就立即奔赴中山陵祭告,后来国民政府正式还都,由当时的国家领导人蒋先生带领五千多名社会各界人士,完成了历史上登峰造极的一次谒陵仪式。
  这儿是活生生的历史,身处其间,眼前仿佛有着无数的历史人物走过。
  我、虫虫和小妖来到了中山陵,走在漫漫的石阶,一步一步,终于来到了那祭堂之前,望着中山先生的雕像,不由得几分感慨。
  当然,我们此行前来,并非是追忆古事的,简单地游览过后,我们开始聚到了角落里,商量起事情来。
  秦归政何时来这儿,这是我们所不知道的,所以就得守着。

  这是其一,第二点,据公羊伯爵交代,那秦归政的祖父曾经是国府高手,也就是当年随国民党败退台湾时的修行高手,他父亲还曾经受过龙虎山掌教(跟去台湾的那位)的亲自提点,家学渊源,是个非常厉害的修行者。
  到底有多厉害,这个公羊伯爵很难描述,不过他却告诉我们,此人绝对不是我们所能够面对的。
  尽管对于这个判断,我们并不认同,毕竟小妖和虫虫,都是让人恐惧的厉害角色,不过我们也不得不防,得做好万全的准备。
  在参观了整个中山陵之后,我们决定在祭堂附近等待。

  中山陵是一处旅游景点,过来的游客来来往往,游人如织,而小妖和虫虫两个美女在此待着,频频引人回头关注,并不适合在此监视,我与她们协商了一下,决定两人退到石阶附近的林中休息,而我则在这里等待。
  这一路劳顿,其实我也挺困的了,不过为了等待那个可能盗走虎皮猫大人蛋的家伙,却不得不强打着精神在这儿等着。
  如此一直从中午,等到了下午四点半闭馆,都没有瞧见任何穿着白西装的男子。
  甚至连一个感觉类似的人没有。
  中山陵闭馆之后,我并没有离开,而是躲入了石阶附近的林中,与虫虫和小妖汇合,然后到了晚上,又继续前往祭堂附近蹲守。
  鬼知道那秦归政是否会晚上过来拜祭呢?

  如此连续蹲守两日,皆无任何迹象,小妖不由得有些心烦意乱,急躁起来,说会不会是那个公羊伯爵在骗我们?
  这怀疑一生出,就平歇不下去,小妖让我打电话给林齐鸣,询问一下公羊伯爵现在的情况。
  我打了过去,林齐鸣告诉我,说这家伙声称自己是合法的罗马尼亚公民,正常入境,并没有做过任何违法之事,现在还在死硬中,他们是正常的机构,所以有些手段用不上,目前正在僵持中。
  听到林齐鸣的说法,小妖忍不住气呼呼地说道:“早知道就将那老头给扔外面晒死得了。”

  小妖问起虫虫的意见,那虫虫却突然提到:“这儿有龙气。”
  龙气?
  我们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而虫虫则回答我们,说洪荒时代,真龙无数,而那些真龙大限将至的时候,会找到一处地脉之中长眠,尸骨凝聚,精血自然滋润了一方水土,护佑此处风调雨顺,而凝成的气息,便叫做龙气,也叫做龙脉之气。
  这龙脉之气对于修行者来说,是绝佳的东西,无论是洗髓伐经,还是鼓荡精神,都很不错。
  各个宗门对于如何利用龙脉之气,都有自己独到的手段,而苗疆一带的传承,则是用这气息来调养蛊虫,最容易产生恐怖的物种来。
  说完这些,虫虫甜甜一笑,说在这里修行,其实也是不错的。
  听完了虫虫的话,我明白了她的意思。
  静。
  此时此刻,焦躁解决不了任何办法,唯有耐心等待着,方才会有转机。
  即便是寻不到人,在这儿修行,也是有莫大好处的。
  小妖也明白了这道理,只有继续等待。
  到了第三天,下午的时候林佑打了电话过来,说萧璐琪的母亲已经初步接受了他,听到了关于小佛爷的消息,虽然并不确认,不过还是表达了关注,说会派人进行调查的。
  从他的口气里面,我听得出来,那就是戴副局长对于这个消息,并不看重。
  因为众所周知,小佛爷早就在2012年的天山大战之时,就已经死去了。
  一个死去的人又活了过来,搞风搞雨,这事儿怎么听都觉得奇怪,她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我们继续等待。
  事实上,因为与那虎皮猫大人并不算是认识,所以我的心情肯定没有小妖那般急躁,静下心来修行,发现那进展比往日要快上许多。
  龙气真的有助于修行。
  我第三日晚上的时候,又做了一个梦。
  梦里面的我是一个匠人,每天就负责在一个陵地中负责石雕和壁画的修建工作,会有一个穿着庄严的祭祀过来,与我们讲解辉煌的远古战争,描绘出一幕又一幕的恢弘图像,然后由我们完成这陵墓祭殿的修建工作。

  日期:2015-12-17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