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29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爹已经赶到桥下,合身往东五孔里一跳,我正诧异老爹去东五孔中做什么,却见老爹的身影已经从东四孔中闪了出来,反剪手往岸上躬身而行。
  我仔细一看,只见老爹的手中不知何时竟然多出来了几根粗长的绳索,绳索下端——竟是一张渔网!

  老爹正扯着一张渔网大力往岸上拉扯!
  我不由得瞠目结舌——感情是老爹事先在河水中布下了机关?!东四孔里埋着特制的渔网,收网的绳索就在东五孔里?
  什么时候的事情?
  略一想,我几乎可以肯定,这渔网应该是昨天夜里在我们都睡着之后,老爹又悄悄回来这里暗中布置的。
  日期:2016-02-15 20:33:00
  “弘道快来搭把手!”
  老爹歪着身子,努力屹在岸上,显得十分吃力,脚步甚至有些踉踉跄跄。
  我心中大惊,以老爹的本事,竟然也无法将那水中的东西拖上岸来,反被对方拖着几乎要触水,难道那怪竟如此厉害!?
  我急忙上前,从老爹的手中抢过一条绳子,背转身搭在肩上奋力往岸上拉!
  不上手不知道,上得手后立时便晓得那怪的可怕!
  别的不知,只觉那渔网中有股惊人的巨力在挣扎着往水下而去,绳索抖动剧烈,水中“哗哗”乱响,四周腥气逼人,冷气浸肤!
  我气沉丹田,聚力蓄在两膀之上,拼了命的往岸上拉,这才叫老爹稍松了一口气,站稳了脚跟,我们父子合力之下,那渔网开始慢慢的往岸上一点一点挪动了。
  “真小看它了!”老爹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也不知道究竟是个啥?!”
  我比老爹更好奇那水下的怪物究竟是什么,因为我坚信就是它伤的我。
  所以我一边使劲拉扯,一边伸了头去看,不过水面反光,我只隐隐瞧见浅水中有个庞大的黑影,可究竟是什么,哪里能看得清楚?
  不过我和老爹既然已经占据上风,那渔网渐渐被扯出水面的也越来越多,也不用着急于此时此刻弄清楚它的底细,只要它上了岸,还怕不能一睹它的真面目了?

  我心中渐觉兴奋。
  日期:2016-02-15 20:35:00
  突然间,“咻”的一声怪响,我愣了一下,老爹却奋然丢了绳子,飞身朝我扑来,霎时间将我按倒在地!一股利风从我脑后呼啸而过,击在丈余外的石堤上,发出“砰”的一声响,一堆碎末在风中“簌簌”落地!
  我瞬间起了一身的冷汗!
  那是水下出来的东西!
  可我还没弄明白究竟是什么东西时,老爹又已经飞身而起,回手再次扯住收网的绳子。
  因为那水下的怪又开始下潜了!
  我也连忙起身去扯绳索,可惜刚才好不容易大力拉扯下取得的成果,在这片刻间已经毁于一旦!
  水中那怪拖着渔网,又往水下挪了许多。
  “小心水里头的暗器!”老爹提醒着我,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水面。
  “爹。”我心有余悸,道:“刚才那是什么东西打出来了?”

  “我也没瞅清楚。”老爹道:“像是个石子,好厉害。”
  我手心里一片冰凉:这水底下藏得究竟是什么怪物,竟能在水下发出那般厉害的暗器出来,连老爹的夜眼都瞧不清爽!
  日期:2016-02-15 20:41:00
  由于忌惮那怪物再暗箭伤人,我留了一分力气,手上便无法全力以赴了。老爹似乎也稍稍分了心提防着水下的暗器,如此这般,我们父子虽然合力,却与那怪成了分庭抗礼之势,它固然不能逃脱,可我和老爹却也无法把它拉扯上岸。
  过了片刻,并无寸功,我忍耐不住,道:“爹,要不我下水去试试?”
  “不中!”老爹断然否决,道:“它就算是入了网,可水底下也是它的天下,你弄不过它!”
  “那就这么耗着?”
  老爹道:“我想想办法……”
  “哎唷……”有道呻*声突然响了起来:“嘶……疼死老子了……”
  是马新社捂着头从地上坐了起来。
  我顿时大喜,叫道:“马新社,快过来!”
  马新社迷迷瞪瞪的扭过脸来,瞧见我和老爹,诧异道:“老先儿,恁俩在弄啥哩啊?”
  “我们逮住那怪物了!”我道:“你快来帮忙,我们只差一点点,就能把它拖上来了!”
  而今的平衡局面,只需一点外力就能打破,马新社便是关键!我从未觉得他有如此重要过,连他那可憎的面容都觉得好看了许多。
  日期:2016-02-15 20:41:00
  那马新社却不动身,只是坐着,惊问道:“真是个怪物?”
  “是啊!”我道:“你赶紧点!快来!”
  “我,我刚才是咋,咋了,咋啥都想不起来了?”马新社从地上慢悠悠的爬起来,白着脸道:“那怪物,是,是啥怪物?”
  我急道:“你快点过来,把它弄出来不就知道了!”
  喊了这几句话,多用了气,力就少了些,那怪物极其精巧,察觉出我们这边的变化,立时用劲儿,反把我和老爹往河里拖了尺余的距离,临近水面。
  我颇感焦躁,道:“马新社,你快——”
  话音未落,又是“咻”的一声怪啸自下而来!这次我有了防备,手不松绳,翻身倒地,迅即又打挺而起,那“暗器”还是擦边而过,打在了石堤之上,击的粉碎!
  “乖乖呀!”马新社吃了一惊,大呼一声,竟然扭头就跑!
  我又惊又怒,叫道:“马新社,回来!我们是在救你!”
  “快跑吧!”
  马新社屁滚尿流,连衣服也不穿不披,连滚带爬的往堤上爬去。

  日期:2016-02-15 20:44:00
  “这个鳖孙!”我恼的七窍生烟,愤愤道:“爹,要不别管了!”
  “又不是救他一个人。”老爹道:“别分心了,再稍微加一把劲。”
  我也就是说说气话,当然不可能是真的不管了。
  只可惜马新社太不成器,但凡是来稍稍搭一把手,我们就成了!
  罢了,罢了,先把马新社抛在脑后,沉住气把水底下的怪物弄上岸来,然后再去找他算账吧。
  只是那怪的力气着实奇大无比,又在水中占据了地利,我和老爹虽都沉住了气,可提防它的“暗器”厉害,不能不留心,所以勉强也只能打个平手,根本无法把它拖上岸来!
  这就演变成了个“持久战”,看那边能坚持到最后——我和老爹如果能坚持到天亮,等有人路过颖河大桥,瞅见这边的情形,下来帮忙,那我们就胜了!

  如果我和老爹坚持不到天亮,只能是功亏一篑!
  “哎唷!”
  “他,他光着身子!”
  “啪!”
  “啊!”
  “……”
  桥上突然传来一连串的声音,竟有几声是熟悉的,我急忙抬头去望,只见马新社歪歪扭扭的在桥上倒了下去,另有一高一矮两道人影矗立在月光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