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27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2-11 14:13:00
  更新线----------------------
  老爹和曹步廊都是有心思的人,我琢磨了半天,没有想明白,便也不去想了。
  直到晌午,弘德和马新社才起床,跑灶房来,脸也不洗就找东西吃。
  我问马新社道:“我爹说过让你待在家里直到晚上吧?”
  马新社吃了一大口玉米面饼,噎的翻白眼,使劲点头。

  我道:“你昨天夜里不回去,今儿白天也不回去,家里人不管么?”
  马新社噎的说不出话来,弘德道:“他在外瞎胡晃荡惯了,白天黑地的不着家,爹娘媳妇都知道,谁也不管他。”
  马新社连连点头。
  我道:“你倒是挺知道。”

  弘德笑道:“他现在有啥事是我不知道的?我还挺眼馋他这活法哩。爹娘都不管,家里养个媳妇,外面还能养个妾。”
  “胡说八道!”我瞪了弘德一眼,道:“你以为那是什么好事?!”
  弘德道:“大哥啊,你真没文化,没看过戏吗?《牡丹亭》里头的杜丽娘不就是个鬼,柳梦梅不照样和她那啥啥,结果不但没事儿,还被人写成了戏,传到了现在!啧啧,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看啊,老马这件事也是好事,可以写进书里头啦!”
  “放屁!”我忍不住骂道:“那戏是编出来的!”
  日期:2016-02-11 14:14:00

  “那《聊斋》呢?”弘德道:“《聊斋》不都是真人讲出来的写进书里去了么?”
  我道:“那都是志怪荒诞小说,是用鬼怪的事迹在写人世间的千情百态,文章的要义是警示世人。不是让你胡来!马新社脑子里想的是什么?男盗女娼!长此以往,能有什么好下场?再说了,他遇到的东西,未必是女鬼,十有八九是河里的怪物!”
  “怪物才好哩!”弘德道:“你瞅瞅白娘子,不就是蛇怪?许仙多享福!我瞧你和咱爹就是法海啊,要拆散一对儿眷侣啊!”
  我气的无话可说,站起来把弘德踹翻在地,愤愤的往东院去了。

  背后听见弘德说:“没事,没事,我大哥就是这样子,说不过你就该打你了,所以你下次千万不要跟我大哥念嘴,念不过,自讨没趣儿,念过了,挨一顿打……”
  到了东院,曹步廊正坐在石凳上休息,看见我,便邀我也坐。
  闲话了几句,弘德和马新社也结伴过来了,不请自坐,围到我和曹步廊身旁,弘德笑嘻嘻道:“曹大爷,能不能给俺几个讲讲您的英雄事迹?”
  曹步廊道:“我可没有什么英雄事迹”
  弘德道:“就是那个文柳镇上的案子啊。”
  曹步廊笑道:“就是些用厌胜术骗人的把戏,不值一提。”
  日期:2016-02-11 14:14:00
  弘德连问了几遍,曹步廊只是不肯说。弘德又问:“我听村里的老人说,木匠的厌胜术厉害的很,要是东家惹了木匠,木匠就在新修的房子里下厌,神不知鬼不觉的,等房子盖好了,木匠走了,东家住进去了,屋子里彻夜黑地狼哭鬼叫……有这事儿没有?”
  曹步廊道:“有。这是厌胜术里很简单的法子。历来匠人的法子多,所以有人说是‘奇技淫巧’。”
  弘德道:“那您讲几个好玩的法子来,让俺几个听听,都长长见识。”

  “对,对。”马新社道:“最好讲一个香艳的。”说罢与弘德对视窃笑不已。
  曹步廊想了想,道:“那就讲一个香艳的。”
  弘德和马新社听见,眼睛里都放了光,连连叫好。
  那曹步廊也兴致勃勃,开讲道:“民国三十八年,有个财主,最喜欢勾人的媳妇儿来弄那事儿……”
  我听得暗自摇头,也不说话,径直起身走了。
  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三人仍然讲的如痴如醉。下午,队长来叫人去大队里做事,我本待自己要去,可是想到把这仨人留家里,不定出什么乱子,便叫弘德支了出去。弘德心中不情不愿,只惧怕我揍他罢了。
  弘德一走,马新社在家里便浑身不自在,听曹步廊讲故事也没了兴致,胡乱转了几圈又缩回被窝里去睡了。
  日期:2016-02-11 14:14:00
  我到功房里练过下午的修行后,精神大涨,出来时,看见曹步廊正坐在石凳上看书。我一露面,他便把书给合上了,笑道:“小哥,做完功课了?”
  “嗯。”我瞥见他看的那一本书封皮上写着三个大字——“厌胜经”。心中暗思:“这本书想必就是记载厌胜术的典籍了。”
  我虽然对厌胜术好奇,但那毕竟是旁门之道,所以也没有发问。那曹步廊倒自己说道:“我厌胜门中的厌胜术,全在这一本书中了。”
  我又“嗯”了一声。
  曹步廊觑看着我道:“谁要是能拿到这一本书,谁就能学会所有的厌胜术。”
  我默默颔首。

  曹步廊道:“学通这本书,下厌、解厌,改风换水,造命排运,无所不能!命术虽然博大精深,却是以我这厌胜一门为最!”
  他一连说了三次,我不好再冷淡相对,便笑道:“那恭喜前辈了,您身怀异宝!”
  曹步廊道:“小哥有兴致学个一两招么?”
  我连忙摇头道:“晚辈没有这个天赋。”
  曹步廊道:“这不难学,只需——”
  “前辈!”我打断曹步廊的话,道:“我是相脉中人,这厌胜术隶属命脉,我自己的相脉本事还没有学全,命脉是不去学的。”

  曹步廊道:“相脉、命脉相辅相成,学通了岂不更好?”
  我微笑摇头。
  日期:2016-02-11 14:15:00
  曹步廊等了半天,见我再没说出别的话来,便讪笑几声,把那《厌胜经》装进怀里去了。
  此后无话。
  直到晚上,我和马新社、曹步廊都用过晚饭之后,弘德才一摇三晃、唉声叹气的回来了,埋怨道:“使死我了!日他奶奶的,弘义那个小兔崽子,坑我了一伙,下次别叫我瞅见他,瞅见他,我非打死他不中哩……”

  “你要是能打过弘义就算是长成色啦!”老爹推着自行车也进了家门。
  曹步廊连忙起身打招呼,老爹道:“曹师兄在这里还住的惯吧?”
  曹步廊道:“从来没这么舒坦过,就是太叨扰了。”
  老爹道:“以后这话不要再提,安心住着就中——新社,你吃好饭了吧?”

  马新社“嗯”了一声。
  老爹道:“跟我来。”又带着马新社去功房里了。
  我们三个闲坐,弘德问我道:“大哥,今儿黑是不是要去办大事了?”
  我道:“等会儿看老爹的安排。”

  弘德道:“大哥,能不能带我一块去?”
  我道:“等会儿听老爹的安排。”
  弘德白了我一眼。
  日期:2016-02-11 14:15:00

  直到午夜十一点半,曹步廊已经去休息了,弘德也等的不耐烦,昏昏欲睡时,老爹带着马新社出来了。
  “弘德,走。”老爹道:“去北马庄。”
  马新社的脸色白了起来:“现在就去啊?”
  老爹道:“先去马老烟家。”
  马新社一愣,道:“去找那小媳妇儿?”
  老爹“嗯”了一声,道:“见着她,你就什么都清楚了。”

  弘德一个激灵起身,嚷道:“我也去!”
  老爹伸手朝卧室一指,道:“去睡!”
  弘德闷闷不乐的去了。
  我们三个立即动身,猫王撇在了家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