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4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山庄边缘快速突入,越过田园和房子,很快就到达了史密斯所在的大屋。
  此刻太阳已下山,不过天色并没有完全黑下来,所以我们显得十分谨慎,而那屋子有四层楼高,建设得颇有欧洲古堡的气质,我们在角落处远远地瞧着,打量四周,发现并无什么人影,仿佛空屋子一般。
  瞧了一会儿,我对小妖提议道:“里面看着好像有点儿问题,我先进去探路,你们两个在外面等着吧?”
  小妖犹豫了一下,似乎想同意我的意见,而就在这个时候,虫虫开口说道:“小妖在外面等着,镇压场面,我陪你进去吧。”
  我想着里面危险,有心推却,然而虫虫却毫不留情地说道:“我之所以去,就是怕你一进去就挂了。”

  我顿时就郁闷起来,说我有这么弱鸡么?
  两个女人不约而同地点头,说对,你真的是太弱了,让人不得不保护着……
  呃,好吧,既然你们都这么说,我就只有把它当做关心了。
  商量妥当之后,我和虫虫从侧面摸入那大屋,行走快速,很快就到了屋子的东面来,我瞧见那窗户微开,便跃上了阳台去,小心翼翼地打开,闻到里面有一丝淡淡的血腥味儿,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发现没人,便从窗户口进了屋子里。
  这是一个仆人房,我与虫虫进入之后,小心翼翼地走到门口,推开房门,瞧见这屋内装饰十分豪华,又是雕像又是油画,有一种艺术品展览中心的感觉。
  我没有闲心打量那屋子里的装饰,蹑手蹑脚走到了宽阔的客厅拐角处来,瞧见那儿有一根蜡烛,而沙发上,则有两人对坐。
  有一个人戴着高高的绅士帽,背对着我们,而正面对着我们的那人,我们却认识。
  段风。
  他似乎在小声跟那高帽子说着什么,烛火幽暗,不断跳跃,让我有些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不过我却能够确认他还活着。
  怎么回事?
  我回头瞧了一眼虫虫,然而诧异地发现虫虫居然不见了人影。
  我正心惊之时,却听到那个高帽子用强调古怪的话语悠悠说道:“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先生既然进来了,就不用藏头露尾。出来吧,我这里有上好的英国红茶,你不来一杯么?”
  听到这话儿,我浑身顿时就是一阵僵直,而这个时候,段风站起了身子来,冲着我这边喊道:“陆言,史密斯先生叫你呢,过来吧。”
  我擦……

  我真的被发现了,只不过虫虫呢?
  我心中慌乱,不过被架在了火上面,再藏头露尾的,实在也不是一回事儿。
  我想起自己好歹也是见过一些场面的,飞头降都不怕,茶荏巴错也闯过,小妖和虫虫都在附近,心中方才放松一些,于是向前走了两步,强作镇定地说道:“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危,不得不做一个不速之客,还请见谅!”
  我走到了那宽阔的客厅前来,段风走过来,引导我坐在了那高帽子旁边的沙发上,还给我倒了一杯红茶。

  这家伙表现得就跟一家仆似的,十分古怪。
  我瞄了一眼那红茶,暗红色,宛如鲜血一般浓艳。
  走过来的时候,我一直在打量那个高帽子,也就是所谓的史密斯先生,他是一个典型的盎格鲁人中,高鼻梁深眼眶,有点儿像是某部007的男主角,脸型削瘦,眼睛是蓝色的,炯炯有神。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他那穿着打扮,有点儿像是以前中央六台放的那种译制片里面,那种英国贵族的模样,莫名就让人觉得有些古怪。
  我不知道西方人的礼节到底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这家伙听不听得懂中文,坐下之后,冲着他点了点头,说你好,史密斯先生,我叫陆言,是段风的朋友。
  史密斯笑了,嘴角咧开,十分迷人,开口说道:“陆言先生你好,我的名字是a.o.史密斯.茨密希,你可以叫我史密斯。”
  他的口音有些怪,让我琢磨不透,听得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这外国人为什么名字这么长。
  他到底是姓史密斯,还是姓茨密希,还是叫做史密斯?

  不过我也没有太多的在意,而是跟他解释道:“你好,史密斯先生,我是段风的朋友,他告诉我进来找你谈生意,不过很久一直没有出来,又联络不上,所以我不得不采用这样的方式进来探寻,实在是有些抱歉。”
  那史密斯表现得十分绅士,微微一笑,说没事的,来者都是客,陆言先生既然来了,不如一起尝一尝我们英国人的下午茶,然后聊聊天,晚宴已经准备好了,一会儿你也参加好了。
  他说得淡定自若,反倒是让我有些起疑,看了段风一眼,那家伙脸色有些木然,对我说道:“喝茶。”
  我有些拘谨,下意识地端起了那茶杯来,刚想喝一口缓解紧张,然而那烛光之下,却见那茶水越发像那鲜血,止不住地手掌一晃,将茶水洒落在了地上去。

  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茶水洒入其中,立刻出现了一大片的印痕来,我慌忙放下杯子,说对不起,天冷,手有些不稳。
  史密斯笑了笑,说天很冷么,我怎么不觉得?
  我起初还不觉得,这般一说,越发地觉得冷了,双手抱着胸前,哆嗦了一下,说对啊,怎么会这么冷呢?
  史密斯说红茶驱寒,段,你再给你的朋友倒一杯。
  段风站起身来,过来给我倒茶,我慌忙拦住他,说不用,我自己来。
  段风没有理我,而是固执地给我倒,我这时低头去看那地上儿的痕迹,发现不光是我这儿,段风的脚下,也有一大滩的水迹,而且瞧这模样,可不是一两杯茶水能够弄出来的。
  难道刚才那儿洒了整整一壶?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段风已经再一次地给我倒上茶水,端到了我的面前来。
  那史密斯则慢悠悠地说道:“自从茶叶这种伟大的饮料从中国传入西方之后,整个欧洲都在为它而着迷,经过数百年的沉淀,英国人将取自于印度、斯里兰卡、尼泊尔的茶叶进行炒制,然后加上牛奶、方糖,或者橙片、茉莉以及果酱等等,形成了自己的饮食文化。我这个,是最正宗的公爵红茶,你试一试,看看合不合胃口……”
  听到他极具诱惑力的解说,我不知不觉就有一些恍惚了,正准备再一次尝试的时候,突然间听到“公爵”二字,整个人就是一愣。
  公爵?
  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啊,刚才我们在车上,似乎讨论了一些关于爵位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呢?
  就在我努力思考的时候,段风在旁边催促,说陆言,快喝吧,不然茶冷了,就不好喝了,快点,快点……

  这话语越来越急促,我下意识地望了段风一眼,发现他的眼神格外诡异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