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15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彩姐说:“我会找人,帮你解决了她,但不敢肯定会办成事。不过你放心,哪怕我找的人出事了,我们都不会有事,真的能做掉了她,我们也不会有事。会有人愿意做替死鬼。如果被她抓了,我找的人也不会供出我们,你大可放心。”

  我说:“可就怕我们做不掉她啊!”
  彩姐说:“如果真是这样,努力过了还是要死,只能接受现实。”
  我说:“靠,怎么接受!”
  彩姐说:“我答应你,我让我的人和霸王龙开打,但这也是缓兵之计,我们还是要想办法做掉她。如果还是不行,那只能是你带着你家人逃了,不论天涯海角,只要逃得掉,就逃了吧。”
  我深呼吸,用手罩在自己脸上,叹气说:“想来也只有这样子了。”

  彩姐说:“但你要答应我一个事。”
  我问道:“你说。”
  彩姐说:“加入我们。”
  我盯着彩姐。
  彩姐说道:“你怕什么。看不起我们,怕自己加入了,被查?”
  我说:“不是看不起,最怕的还是我自己混这条黑道,被查了。”

  彩姐说道:“你自己来经营这饭店,我只问你一些计策,帮我出谋划策,也不算加入我们,怎么怕被查?”
  我说:“那我不经营你饭店,我答应加入你们,你给我发工资,我要工资,但我虽然是你的手下,你不能和任何人说,而且我们的关系还像以前一样,我不会低三下四对你。我知道你们这里,等级森严,但我不会没尊严的讨好你。可以吗?而且我不带人。”
  我被黑明珠所逼,加入黑社会,还要被逼着杀人。
  彩姐说:“成交。”
  她举起杯子:“很高兴你加入我们。”
  我喝了。
  然后她倒酒,再次举杯:“这一杯,祝我们合作顺利。”
  我说道:“不顺利就完蛋了。我死了不要紧,我可不想连累了父母。”
  彩姐问道:“你怎么也不担心我呢?”
  我问:“担心什么?”

  彩姐说:“万一暗杀黑明珠,被黑明珠发现是我做的,你说我还有命活下去吗。”
  我说:“对不起彩姐,我只想着我家人了。我没想到这点。”
  如果真要这么帮助我,杀掉黑明珠,彩姐也冒了很大的风险。
  假如真的被黑明珠发现,那,彩姐很可能也是在劫难逃。

  彩姐笑着对我道:“我一向相信我自己有福气,我的好运气还不会有那么快用尽的那天。”
  我惨笑一下,也说道:“我觉得我的运气也挺好,虽然起起伏伏,但我不至于那么快就真的会死掉吧。不过命运这种东西,谁懂呢。”
  彩姐说道:“别太相信命运。强人能够左右自己的命运,弱者才会接受命运。”
  我说道:“嗯对,弱者才会任命运摆布。”
  彩姐说道:“喝酒,今晚不醉不归,希望,我们真的能够做到,不受命运的摆布。你要相信,我们一定能成功。”

  我干杯:“对,一定会成功!”
  我咕咚一饮而尽,继续倒酒。
  说到命运。
  记得我看过马基雅维利的名著君主论。

  关于命运的那一篇,他是这么说的:命运是我们半个行动的主宰,但是它留下其余一半或者几乎一半归我们支配。我把命运比作我们那些毁灭性的河流之一,当它怒吼的时候,淹没原野,拔树毁屋,把土地搬家;在洪水面前人人奔逃,屈服于它的暴虐之下,毫无能力抗拒它。事情尽管如此,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得出结论说:当天气好的时候,人们不能够修筑堤坝与水渠做好防备,使将来水涨的时候,顺河道宣泄,水势不至毫无控制而泛滥成灾。

  对于命运,情况正复相同。当我们的力量没有作好准备抵抗命运的时候,命运就显出它的威力,它知道哪里还没有修筑水渠或堤坝用来控制它,它就在那里作威作福。
  迅猛胜于小心谨慎。对于命运这个女神,你想要**她,就必须冲击她。人们可以看到,命运女神宁愿让那些敢于行动的人们去征服她,而不愿那些行动冷静者所奴役。因此,命运正如女子一般,乐意做勇敢的青年人的挚友,因为青年人不圄于小心谨慎行事,办事迅速**,而且能够更加大胆地**她。
  想到要干掉黑明珠,我心里直发慌,但只要不是我亲手干,只要是找人干,只要杀了她能保护得了我家人,我愿意。
  我问彩姐道:“可是,说了那么多,还没有确定到底什么时候,用什么办法干掉黑明珠呢。”
  彩姐说:“这要和杀手联系。”
  我问:“你们集团也有这类人物吧。”
  彩姐说:“我们集团的人和黑明珠不是一个级别的,除不掉她。”
  我问:“那还有其他的和她们一个级别的杀手请?”

  彩姐说:“会有的。”
  我说:“哦,那就好,那就好。彩姐,我生平没干过这种事,心里总是平静不下来啊。”
  彩姐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对于威胁到你生命,和你家人生命的人,你会留着吗。”
  我问:“那你怎么留着霸王龙。”
  彩姐说:“毕竟曾经是我下属。”
  我说:“我和黑明珠,好像也有过这么一些感情吧,或者说是友情。友情更贴切,也就是简单的友情了。”
  彩姐说:“她要杀你父母,还是友情吗?”
  我说:“那不是了。那么,霸王龙要杀你,你怎么不除掉他?”
  彩姐点了点头,看来,她也是想除掉霸王龙的,只是,她有时候的心软,真的是多余,如同农夫与蛇的故事,我也是,有时候,心太软。
  我对彩姐说道:“我们都一样。”

  彩姐说:“不一样了,你开始学会了狠毒。”
  我说:“你从狠毒越来越仁慈。”
  彩姐说“:一味的退让不是明智之举。”
  我怂恿彩姐:“干掉霸王龙!”

  彩姐坚定的点点头。
  当晚,我就在这边睡了,已经和彩姐下了决心了要干掉黑明珠了,这当然不是开玩笑。
  只是,心里变得相当的沉重。
  担心杀不掉黑明珠,反而被黑明珠杀了家人。
  担心杀掉了黑明珠,我和彩姐都被抓。
  或者是被报复。
  我也被杀了。

  一想到这个,我上班都没什么心情上。
  彩姐给了我二十万,说给我花花,我算正式入会了吗?
  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我心情也好不起来,脑子只想着黑明珠。
  这个该死的女人。
  贺兰婷突然找了我,这过年的,她居然也来上班啊。
  我甚是好奇。
  于是我去了她办公室。

  一见到贺兰婷,我就问道:“姐姐什么事。”
  她问我:“过年了,你知道吗。”
  我说:“知道啊,怎么不知道。”
  贺兰婷问道:“是啊,既然你知道,那红包呢?”

  日期:2016-02-21 09: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