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39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前不久,媒体报道了河南省的一位县委书记为了一个地方的发展,到上面跑项目,对方说喝一杯酒给10万元。该县委书记不惜牺牲自己,连续喝了28杯。连权倾一县的诸侯原来也有那么多辛苦和无奈。在这种官场酒文化中,没有酒量的官员能混得下去吗?没有酒量,不仅自己的身体吃不消,而且根本无法与官场主流保持联络,拉近距离。所以,整个官场形成了一种“无官不酒”、“无酒不官”的中国式独特酒文化。

  “领导干部不喝酒,一个朋友也没有;中层干部不喝酒,一点信息也没有;基层干部不喝酒,一点希望也没有;纪检干部不喝酒,一点线索也没有……”这几句顺口溜正好诠释了这种酒文化的特殊作用
  在这种官场酒文化背景下,那些“酒精考验”的干部,就有可能脱颖而出, 2008年广东阳东县政府派人前往重啊庆,公开招聘县政府接待办公室的接待人员。招聘条件是:身高1.62米以上未婚女性,能歌善舞,酒量至少白酒一斤。并承诺“干得好的,一年后有望转为公务员。”
  2010年7月江西抚州市乐安县举行了一场只面向女性的事业单位招考。面试先于笔试进行,成绩占总分八成,喝酒、跳舞和乘车“遛弯”成为面试内容,酒量、斟酒动作、舞姿、仪态举止及是否晕车都列入考察范围,最终6女入围。之所以招聘“美女”,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喝酒”工作需要。
  美女敬酒有优势,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这样的“酒女”是不是在锻炼一两年后也会被当作引进的“人才”破格提拔?笔者不敢妄加推测,但在当前大胆提拔使用“年轻干部”的今天,再加上能喝酒的“特殊才能”,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而是很大。

  当晚,秦书凯陪着曹书记喝了四碗酒,如此一来,曹书记就很高兴,曹书记高兴了,酒席上众人才能全都表现出高兴的神情,因为曹书记才是这一桌子最重要,最关键的客人。
  秦书凯敬完一圈酒后,适时的从包间里退了出来,自己这个级别的干部,跟在座的各位肩膀都不一样高的,除了喝酒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共同话题,既然已经完成了赵晨阳的叔叔交代的事情,自己也就到时候撤退了。
  出来的时候,跟着祝郭云来的一个省委研究室副主任把秦书凯送了出来,到了门口还说,小秦真是年轻有为,有魄力,以后经常联系啊,到了省里一定要多到我那儿去,这样才能都联系。
  知道秦书凯和曹书记的关系很不一般,那是自己巴结的对象,谁不定哪天就需要秦书凯帮助自己说话了,官场,就是这个鸟样子,要多栽树,以后才能有乘凉的机会啊。
  秦书凯就和这个副主任交换了名片。
  从大包间里出来后,秦书凯站在走道上想了一会儿,既然和曹书记见面了,那么就要继续联系,可是自己的马力是不足的,于是打了个电话给卢部长说,大师兄,你的老领导回省城了,你知道吗?

  卢部长今天晚上被参加学习的省委党校的其他学员拉上正在高档的酒店吃饭,因为是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所以那是很多人巴结的目标,所以成为大家敬酒的对象,所以没听清楚秦书凯说的话,反问道,秦书凯,你在哪儿?过来陪我喝酒啊。
  卢部长认为,秦书凯能这个时候打电话肯定有什么事情。
  秦书凯说,大师兄,刚才和省委常委曹书记已经喝了四碗,又和别人喝了很多,喝酒就下次吧,我想告诉你的就是,你的老领导曹书记回来了,在省城你知道吧?
  卢部长酒虽然喝多了,但是关键时候还是清醒饿,听清楚秦书凯的话,赶紧问,曹书记在哪儿?你在哪儿看到的?省委常委,对一个干部来说,那就是进步的台阶,卢部长知道自己有今天,和曹书记的推荐是很有关系的。
  秦书凯回答说,曹书记现在就在京东大酒店,有人请他吃饭,自己也是去敬酒的时候遇到的,出来就向大师兄作了汇报。
  卢部长就说,感谢你提醒啊,曹书记回来我都不知道,那真是失职啊,他马上和曹书记联系,看看书记的行程是否允许,找个时间请书记吃顿饭,到时候秦书凯一定要参加啊。

  秦书凯点头答应着,说,这件事情随着卢部长安排,自己随时听候召唤。
  挂了卢部长的电话,找了个位置比较偏僻的洗手间,低头把刚刚倒入腹中的高档茅台,全都吐了出来,尽管现在坊间流传多种喝酒不醉的秘方,什么喝酒之前吃鸡蛋清,什么喝酸奶之类的,但是从实践经验上来说,真正最实用一招,好像只有喝下后时间不长,立即想办法把肚里的酒吐出来,那才是最有效果的。
  秦书凯把胃里的酒吐出后,到了水池边的镜子里看看,眼睛红红的,似乎充满血丝,脸上也是很苍白,说明已经喝多了,站在外面休息了很久,回到自己的厅里。
  看到几个人喝的很高兴的样子,金成贵的礼物看样子也送出去了,几个人看到秦书凯的脸色有些醉酒样的泛红,一看就是一副喝多的样子,心里就很看不起这个人。
  官场的人,都是久经沙场,哪有秦书凯喝这么点酒就如此的,出去到现在就是对客人的不礼貌,而且几两酒就是这个吊样子,他们自然是没想到秦书凯刚才已经到二楼晃了一圈,喝了很多的酒。
  他们这样想,也算是正常,毕竟,在这个京东大酒店,吃饭的那都是非官即贵,秦书凯这样一个县里出来的副处级干部,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在这儿哪能认识是什么人呢,就算是在党校同学的这个圈子里头,秦书凯的级别也是最低的,哪里会有人把心思放在他的身上。
  秦书凯对他们的眼光,倒也不在意,坐下后,一言不发的听他们说话,听了一会,知道这个胡长贵已经和省纪委的一个副书记联系上,只是那个副书记在陪某位大领导吃饭,暂时无法过来,那个副书记说,饭后就过来,几个人就在这儿等。

  秦书凯坐在那儿慢慢的喝水,眼见着大家都围着胡长贵说好话,献殷勤,心里不由有些鄙夷,暗自对自己说,什么狗屁同学,全跟社会上一套一模一样,狗眼看人低,***,别人既然明摆着不待见自己,也没有必要巴结,这就是官场,自认为官位很高的人,你巴结也没有用。
  他们四个人就在那儿谈论官场的所见所闻,大约半个小时,胡长贵接到一个电话,赶紧站起来,带人到外面去迎接省委的一个纪委副书记,很快,就听到脚步声,随即那个副书记酒杯迎接了进来。
  秦书凯今天很是不快活,所以一直坐在那儿喝水,等此人进来,看了此人一眼,愣住了,这个人是刚才自己到祝郭云那儿敬酒的时候,也在那儿陪着曹书记吃饭的其中一位。
  日期:2016-02-12 06:46: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