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39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大领导,能够邀请自己去给客人敬酒,那就是没有把自己当成是外人,一般的人想参与都没有机会,对于秦书凯来说,那就是进领导圈子的机会,那是可遇不可求的。

  秦书凯和祝郭云谈了几句,站在大厅里等了大约半个小时,才看到胡长贵在周伟达等人的陪同下,到了京东大酒店,金成贵看到他们,赶紧上去迎接,自己的弟啊弟能不能出来,那就指望这几个人了,胡长贵只是很随意的和金成贵握了手,看到秦书凯,手都没有伸,抬头直接走上二楼的包间。
  秦书凯知道这个***胡长贵如此不待见自己的原因,那是开学报道的时候的原因,心里想***,老子也不巴结你,用得着如此的骄傲吗,老子认识的领导比你大的人很多,就你这个级别的干部,就你这个德性,我还真是不放在眼里。
  周伟达等人赶紧把胡长贵迎接进包间,进包间坐下后,金成贵上去给胡长贵倒水,柳大成适时的递上烟,***,都是一把手,平时都等着别人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见到比自己级别高的人,服侍别人的水平也是一流的。
  胡长贵嘴里倒是客气说,都是同学,不用客气,再说,在一起吃顿饭聚聚,联系感情,也不用到这个地方来,那是浪费,典型的浪费,还有什么人,怎到现在还没有到?
  对于胡长贵来说,让别人等他,认为那是很正常的事情,班上正厅级别的干部就那么几个,对于他这个省会城市的副市长,都是无法比的,所以根本就没有等着别人的心里。
  “官大一级压死人”,这也是现在干部管理体制是“官本位”的体制性根源。“官本位”的意识在人们的思想观念中仍占据一定市场,有的甚至还根深蒂固。由于历史以及现实的原因,这种思想,在很广泛的群体中根深蒂固地存在,不仅导致了一些人仗着自己或自己亲朋好友手中的权力胡作非为,而且导致了一些人对于权势的畏惧和盲从,造成行为准则标准的偏离:谁的权势大就听谁的,谁的官大就跟谁。在“官大一级”的人面前,什么原则,什么人格,都匍匐倒地,他们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严重的甚至达到指鹿为马、助纣为虐的程度。

  现行的体制,一方面加强了官员的权力,一方面对他们的监督却没有得到落实,缺乏有效的监督和制衡机制。比如,“人治”现象依然存在,“以权代法”、“权大于法”的问题屡屡出现;还比如,对下级而言,上一级官员的条子、暗示、电话等等,尽管不是正常工作上的,但依旧非常管用,此种情况甚至还导致了模仿官员声音就能诈骗成功的怪现象。“官大一级压死人”的流行,其实暴露出管理的无序和监督的失控,其实是公权的私用和权力的寻租。

  听到这句话,周伟达知道是什么意思,赶紧回到说,能够请到胡市长,那就是我们的荣幸,今晚我们宿舍只邀请了胡市长一个大领导,其余的人肯定都会在胡市长之前到达的。
 
  胡长贵听到这,就很牛逼的说,既然没人来了,那就开始吧。于是,周伟达吩咐服务员赶紧开始。那天,胡长贵成为几个人拍马屁的对象。
  有人说,这次党校学习,胡市长是我们班级最大的干部,以后就跟着胡市长混了,胡市长学习回去后了肯定会继续进步,那么只要提携我们一下,那都是终生受益啊。
  有的说,这次到省委党校学习,最大的收获就是和胡市长成为同学,成为胡市长的手下,希望胡市长多关心啊。
  胡市长也很不客气的说,有机会一定会多多帮助你们的,不过师傅领进门,学艺在自身,官场那是要看每个人的悟性的,没有悟性的人,说什么都是不行了,更不谈什么进步了,就是混日子。
  胡长贵作为正厅级干部,在几个处级干部前面,那是很有指点江山的本钱,因为几个人能够爬到自己这个级别的几乎不可能,都是县里的干部与,起点低,能够到副厅,也就最高级了。
  胡长贵这么说,就看着秦书凯,眼里的意思只有秦书凯和他明白。
  秦书凯心里就很不高兴,***,你是什么鸟东西,老子还真是不想和你谈什么交情,于是就说,如果胡市长学习回去再继续进步,那就是副省长或者省委常委什么的大干部了,那个时候想提拔谁就提拔谁,指望胡市长做个市委常委都没有问题。

  秦书凯这么说,那就是说,你也50出头了,也不是常委,按照中国的情况,能够前进一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么说,那就是变相的打击胡长贵。
  几个人以为那是秦书凯巴结胡长贵,也都说,很有可能。
  酒喝到一半的时候,就把话题转到了金成贵弟啊弟的事情上,周伟达说,胡市长认识的人多,帮忙给金成贵打个招呼,抵得上我们这些人跑断腿呢,希望胡长贵能够出手相助啊,我们现在都指望班上的领导出面了。
  胡长贵心里很不愿意,可是刚才的牛出去了,于是也很牛逼的说,这事情对别人来说,的确是有难度,但是对他来说,不是很为难的事情,省纪委的副书记是他的朋友,他会帮助联系联系的。
  几个人听到这儿,赶紧上去敬酒。
  等到秦书凯给胡长贵敬酒的时候,胡长贵说,是小秦啊,我们第一天报道的时候就认识,很有个性啊,不过年轻人,有点个性,也是很正常,再过一段时间的磨练一下,也就好了,官场就需要不断地敲打,才能进步。

  胡长贵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挑自己的刺,让自己下不来台,秦书凯心里很不满,想到今晚这顿饭的主要目的是金成贵请他办事,自己不能误事,于是就满脸堆笑的讨好样口气说,很多地方需要向胡市长学习,这样才能进步,不过很希望胡市长能够尽快到省领导的位置啊。
  胡长贵听到这儿,却不依不饶起来,用很霸道的口吻说,年轻人,官场上的每一个进步,主要是依靠每个人的自身领悟力,不是生搬硬套能学习来的,不过看到同学的面子上,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助的,我可以帮助你打招呼。
  秦书凯不想跟他多说废话,只想着早点结束话题,于是赶紧说,那就谢谢胡市长。
  之后,大家都轮流向胡长贵敬酒,只有秦书凯纹丝不动,后来,秦书凯干脆说,喝多了,出去透透气。几个人看出秦书凯和胡长贵不是很投缘,就说,好吧,那你出去吧。
  他们很不愿意秦书凯在这儿打扰气氛。
  秦书凯出门后,向站在走廊里的服务员打听了一下祝郭云所在的厅后,又一个人去了一趟洗手间,好好的抹了一把脸,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服装发型,这才慢慢的往祝郭云的包间方向走去。

  日期:2016-02-11 06:19: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