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15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给吴凯拜年,然后再看看上,妈的没有一个给我拜年的信息,倒是微信里,很多拜年信息,时代在进步,这拜年的方式也变了,不用通电话发信息了,而是直接微信了。

  一一的回复。
  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人。
  我想念的,许思念呀,朱丽花啊,林小玲啊这些的,倒是没有给我发信息拜年,靠,不发就不发,我也不发。
  一个信息来了,一看,是彩姐的。
  只有短短四个字,新年快乐。
  我回复了,新年快乐彩姐。
  她马上打电话来我的,我接了。
  彩姐问道:“你没上班呢今天。”

  我说:“刚下班了。你呢,在忙吗。”
  我想见见她。
  她说:“前几天忙,回去了一下,去走了亲戚朋友送礼,然后没什么事了。你呢。”
  我说:“我呀,我也是啊,回家了一趟。也正想找你,和你过年吃个饭什么的。”
  彩姐说:“我也正想找你,你过来吧。我在我们酒店这条街不远的回味大饭店这里。”
  我说好,我马上过去。
  我走路过去,这里离那里不远。
  这家饭店并不算很高级,不过场地却很大,停车场放着很多车子,很多人来吃晚饭,进去了后,门口有人在等我,我认出是彩姐的人,他也认出了我,他告诉我他专程下来等我的,是彩姐派他下来的,然后他带着我上去见彩姐。
  上楼后,他带着我进了一个包厢,包厢里,只有彩姐一个人。
  我进去,他关上门。
  我奇怪的看了看彩姐,今晚她打扮得好像很热的样子,穿的不多,虽然外面气温高了一些,但不至于穿那么少啊。
  跟夏天一样清凉。

  我问彩姐:“你怎么这么穿呀。”
  彩姐问我道:“不好看吗。”
  我说:“不是,很好看,你不冷吗。”
  她甚至穿着丝袜。
  她说:“这袜子很厚,我大外套挂在那里。”

  果然,那边她的外套套着透明塑料挂在墙边。
  彩姐说:“吃火锅,有味道,就脱了。过来坐啊。”
  我过去坐下,我问道:“大过年的,你就只找我一个人吃饭啊。”
  彩姐问:“有什么问题吗。”
  我说:“当然有啊,因为,你那么多的朋友,亲戚,难道都不找吗。”
  彩姐说:“不是和你说过年前都见了一遍吗。春节就非得一大桌人凑热闹?我最不喜欢这样的场面。”
  彩姐让上饭上菜。
  彩姐让我开了一瓶药酒,她自己介绍道:“瑶族的酒,药酒,很补的。”

  我说:“我不太想喝那么高度数的酒。”
  彩姐说:“这没多大度数。”
  我看了看,然后尝了一口,有点甜,而且味道不是很重,很容易入口,度数不高。
  喝了一会儿后,全身都很舒畅,我说道:“这酒很好啊,感觉,你在哪儿买的。”

  彩姐说道:“这是我们饭店才有的,买不到。”
  我奇怪的问:“什么叫你们的饭店?”
  彩姐手画了一圈:“这儿,这个饭店,我盘下来了。”
  我说:“这样子啊。”
  彩姐说:“打造出一个很特色的饭店。”
  我说道:“嗯,你很能干。很有生意头脑。”

  彩姐说:“你看龙王那个大排档不起眼,实际上,那个大排档一天赚的钱绝对让我们意想不到。一个火锅,一只鸡,或者排骨牛肉,一些配菜,一桌吃了两百多,六七个人,这不贵,可他一桌能赚一百,一个晚上他能有上百桌。几乎是天天爆满,那个位置很好。而且他们的大排档,有自己特色风味的药膳的厨师。”
  我说道:“你不说我还没想到呢,确实,吃火锅的时候,是有药味。”
  彩姐说:“一天上万,一年是多少。如果是普通人,就是守着这么一个饭店,一辈子无忧了。”
  我说:“唉,你们既然都那么有经济头脑,哦,是经商头脑,干嘛还非得混黑社会啊,如果是我,就只干这些都发财了。”
  彩姐摇了摇头,说道:“可惜的是,很多挣钱的事情,都有黑的参与,为什么呢?因为你赚到钱,势必有人眼红,眼红了就算了的那也没什么,但有些人会想办法动你,例如旁边的饭店什么的,而你,只能和他们斗。你躲不过,除非你不开。”

  我说:“有那么夸张吗。”
  彩姐说道:“你没有做过,当然不会知道,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店。”
  我想到曾经在宠物店给狗洗澡的时候,有个客户来店里闹,说自己的狗被弄死了什么的,闹得店里的其他客人都跑了好多,而且是连着来闹半个多月,宠物店的老板说这人是别的宠物店专门派过来闹事的。
  就是一个小宠物店还如此,那就更不用说做这么大的饭店了。
  我说道:“这真是一种悲哀。”

  彩姐说:“那就是人的心啊。”
  我和彩姐吃着东西。
  我说道:“其实,彩姐,我过来是有事要找你。”
  彩姐说道:“我也是有事找你的。”
  我说:“那,那你先说。”
  彩姐说道:“我找你的是一个很好的事。”
  我说:“我不是什么好事,可是我只能找你帮我解决。”
  彩姐说道:“那你先说。”
  我迟疑了一会儿,却不知道怎么说了,我说道:“彩姐,还是你先说吧。我这个是不好的事,我怕这气氛那么开心,我说了你不高兴了呢。”

  彩姐说:“有那么严重吗。”
  我说:“嗯,挺严重,是让你做不太想做的事情。”
  彩姐叹气后说道:“我可能猜到什么事了。”
  我嗯的点了点头。
  彩姐说:“那我还是说一说我找你的事吧。”
  我说:“好吧。”
  彩姐说道:“这饭店,我盘下来不久,你看这里生意,很好吧。我想,让你来管。”
  彩姐一直想尽办法把我拉入她的集团,我真正是成了她所谓的不可或缺的狗头军师,很多重要的决策,重要的事,她基本找我商量的多,为了把我拉入她们集团,可谓是软硬兼施,威胁也威胁了,给我讲道理也讲道理了,然后也要给我钱,这次又要给我饭店管什么的。
  只要我接手了管,就得为她出力了,为她出力,就是她的人,彻底的,这就是规则。
  虽然我不拿她的东西,也会为她出谋划策,但是,不拿她的东西,我还没有加入黑社会的事实。
  一旦拿了,我就是了,妥妥的。
  我说道:“彩姐,这个饭店生意很好,虽然做得也很大,但对你来说,也并不是太大的饭店吧,你随便找个人都能管理。我相信你自己都能管理。我还是算了。”
  日期:2016-02-20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