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38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副秘书长点点头说,年轻人,你能这样想,自然是最好的,不过,一个领导干部能有基层当领导的经历,对于以后的发展还是非常有利的,现在国家对于干部的提拔这一块,尤其注重实践经验,特别基层工作经验,你在县里呆过,以后,再有到市里、省里的工作经验的话,会比其他一些,一直在市里,省里没下去过的干部,有很明显的优势。
  秦书凯听了这话,不由心里一动,他意识到这位副秘书似乎是话里有话,于是装出一副为难的神情说,秘书长也不是外人,有些话,我也就不需要藏着掖着,就说赵晨阳,工作能力很强的一个小伙子,在开发区工作前几年,老主任当权的时候,用的都是自己一批人,就是不给他分管重点工作的机会,白白的让赵晨阳耽误了一年多的机会。
  秦书凯继续说,秘书长,您是知道的,这干部的政治生命是最为短暂的,如果不是因为有您这个叔叔在上头照应着,赵晨阳哪里又能发展的这么好呢,所有我这心里对自己的仕途发展倒也并没有多大的野心,只要平平安安的,有机会为老百姓多做点实事,也就够了。
  越是嘴上说自己对什么没多大野心的人,其实这心里越可能是野心最大的人,这几乎是一种常识,真正对仕途没有野心的人,哪里会出现在一些人多或者是有领导的重要场合呢,还不知道到哪里去喝酒打牌,闲云野鹤去了。
  这就是官场,越是不在乎,其实越是想要的人。
  赵晨阳的叔叔听了秦书凯的话,心里笑了笑,秦书凯一边说着自己没什么政治野心,一边说自己想为老百姓做点实事,这话已经说的再明白不过了,他又怎么会听不懂呢,只不过,初次见面,秦书凯就开口说这些话,似乎是显得有些操之过急了。
  不过,秦书凯倒是不这样想,他原本跟这位副秘书长没有任何交情,这么照顾他的侄儿赵晨阳,也算是副秘书长先欠下了自己的一份人情,现在自己既然到省委党校来学习,学习过后,到底能提拔到什么位置,对自己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有道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自己巴结了这位副秘书长这么长时间,关键时刻,自然要把该说的话给说出来。
  赵晨阳的叔叔叫祝郭云,他的姓氏是随了其母亲的姓氏,因此姓祝,他对秦书凯的话采取了不置可否的态度,按理说,作为省委的副秘书长兼研究室主任,整天服侍的人都是省委主要的领导,宰相家奴才三品官,所以被人也算是比较牛逼的人物,像秦书凯这样的处级干部对他来说,想要帮忙的话,实在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只不过,坐到这种位置的领导干部,吐一口吐沫出来,也要像是订根钉子一样,言而有信,有些话,自然是不能乱表态的。

  祝郭云不说话,也不表态,秦书凯也不好再继续这个话题深谈下去,只得端起酒杯一个劲的向领导敬酒,以表达自己对领导的尊敬,几个人不紧不慢的喝着,有赵晨阳在旁边打打岔,酒桌上的气氛也还算融洽。
  到了这个场合,秦书凯知道来的目的那就是和祝郭云都联系,也和他带来的人多联系,所以秦书凯那天是主动的和几个人喝酒,和祝郭云喝酒那都是用着碗去敬酒。
  散席的时候,那两人处长喝多了,就先走了。
  这个时侯,秦书凯倒也没有避讳赵晨阳,把自己准备的礼物,放在一个看起来很是简陋的信封里,递给了祝郭云,起初,祝郭云倒是不肯收的,说是不需要这么客气,没想到,自己的侄儿倒也帮着秦书凯把礼物往自己的公文包里头塞,实在推脱不过,也只好拿下了。
  在赵晨阳的心里,自己跟秦书凯之间的关系是相当特殊的,他既是良师也是益友,在自己的仕途之路上,又处处关照自己,最重要的是在工作分工上,让自己积累了一些资本,那才是最重要的,自己能结交到这样的好领导,是自己三生有幸。
  因此,不管秦书凯做什么,赵晨阳都感觉是对的,而在祝郭云的眼里,秦书凯跟所有想要巴结自己的基层干部一样,想要用金钱开路,跟自己攀上交情后,自然会提出一些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的要求,如果自己没收他的好处,倒也罢了,要是收了好处,只怕以后是摆不脱了。
  只不过,这个秦书凯看起来,一副很会做人的样子,把自己的侄儿是收拾的服服帖帖,一副很归心的样子,这在祝郭云的眼里,倒也算是一个还比较称职的基层领导干部,正是碍于这一点,他才会把东西犹豫着收下。
 

  说起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就算是祝郭云这样的干部,也食人间烟火,哪里会不贪财呢,只不过级别越高的干部,警觉性越高,更加会保护自己罢了,这些小鱼小虾的好处,他们原本是不愿意沾染的,既然是要弄好处,挑个合适的机会,一笔弄个大的又划算,安全性又高,类似这样的蝇头小利,原本挑不起他们的眼皮的。
  秦书凯回到省委党校的时候,他们三个人也会来了,周伟达那是和省政府一个副秘书长喝酒的,目的是想通过这个副秘书长认识他服侍的一个副省长,从而能够尽快的仕途上前进一步。周伟达有这样的考虑,所以那天也喝了不少。
  柳大成是到省厅里去拜访领导的,说白了那是工作的联系送点礼,到时候在工作上给予多关照。
  三个人看到秦书凯喝得这么多,周伟达就心里想,一个县里的副书记,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听金成贵说为了所谓的同学喝酒,用得着喝成这样吗,像这样的人,这么年轻到了县委副书记的位置上,还不一定是有什么背景,否则,像这样的风格,***,如何能够进步。
  周伟达于是就很是不满的说,小秦,你大小也是一个领导干部,要有领导的样子,和同学喝酒哪能这样喝,如果是这样,在官场上那是很忌讳的,你说哪个领导喜欢一个整天醉酒的下属。

  周伟达是个政府秘书长,虽然也是正处级干部,但是因为地位的特殊,整天和市长在一起,所以无形中就比别人有着很多优越的感觉,即使是一般的部委办局一把手,还是要给他面子的,人们怕他,不是怕他本人,而是怕他服侍的人。
  这就如佛塔上的老鼠者个故事,说一只四处漂泊的老鼠在佛塔定上安了家。 佛塔里的生活实在是幸福极了,它既可以在各层之间随意穿越,又可以享受到丰富的供品。它甚至还享有别人所无法想象的特权,那些不为人知的秘笈,它可以随意咀嚼;人们不敢正视的佛像,它可以自由休闲,兴起之时,甚至还可以在佛像头上留些排泄物。
  每当善男信女们烧香叩头的时候,这只老鼠总是看着那令人陶醉的烟气,慢慢升起,它猛抽着鼻子,心中暗笑:“可笑的人类,膝盖竟然这样柔啊软,说跪就跪下了!”
  有一天,一只饿极了的野猫闯了进来,它一把将老鼠抓住。“你不能吃我!你应该向我跪拜!我代表着佛!”这位高贵的俘虏抗议道。
  日期:2016-02-09 06:33: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