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375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元珠见他不听劝,有些无奈,道:“好吧,那你可要小心。”李睿对她一笑,道:“我最大的安全其实来自于你,你在外面也要保护好自己。”沈元珠见他在这种时候还能想到自己,有些讶异,忽然想到什么,叫道:“等等,你先别钻,我才发现不对……”李睿奇道:“你发现什么不对了?”沈元珠笑道:“局长的命令可是让我寸步不离你的身边,我怎么能放你一个人进去呢?要进去一起进。”李睿忙道:“冯局长的心意很好,可那是平时,现在是执行特殊任务,你就不要执拗了,就在外面等着我吧,乖。”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后面加上一个“乖”的语气助词,可能是觉得这个女人很温柔驯良,所以情不自禁地就想这么跟她开玩笑吧。
  沈元珠怔了下,笑嗔道:“我看你才应该学乖呢。你要么就跟我回去通知纪局长知道这件事,要么就让我跟你一起进,只有这两个选择。我是不会一个人在外面呆着的。”李睿失笑道:“沈主任,你好像一直很温柔的吧,怎么忽然间这么倔了?”沈元珠也笑道:“温柔跟倔有什么冲突吗?温柔的人就不能性子倔吗?”李睿苦笑道:“算我求你好不好?”沈元珠说:“我也求你好不好?”李睿被她弄了个啼笑皆非,道:“好吧,你先让我进去探个路,如果没问题,我给你发信号,你再钻进来,好不好?”沈元珠笑眯眯地说:“这还差不多。你快进吧,我给你把风。”

  两人商量已毕,李睿便试探着把头钻进洞里,接着是两肩。最开始,觉得这洞口不算太大,自己怕是进不去,可是现在两肩都钻进去了,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就是洞里泥土有些肮脏,黄土夹杂着煤灰,黑黄不堪,刚在里面爬了一尺不到,衬衣裤子上就全弄脏了。
  狗洞不长,也就是一米左右,刚好穿过这座高大的围墙。从另一头冒头出去的时候,李睿已经到了煤矿里面,小心翼翼的将眼睛冒出洞口,四下里望,先就看到一座座数不清的煤堆。不过,这些煤堆并不高,也就是两米左右,没有想象中那种堆积如山的画面产生。
  李睿知道矿上故意把煤堆得这么矮的缘故,因为堆高了的话煤堆内部会因吸热与压力而产生自燃。他小的时候,家并不在现在的小区,而是在市北区一座造纸厂旁边的家属院里,因为造纸厂面积大,空旷的地方也多,所以成了他当时最喜欢的娱乐场所,要么去里面捉蚂蚱,要么拿着弹弓打树上的知了与麻雀。造纸厂既是用麦秆大户,也是用煤、生石灰的大户,料场上经常堆积着如山的麦秆与煤堆。开始厂里的人不知道煤堆如何摆放,为了节省地面面积,就堆成小山那么高,后来不幸发生了自燃,几百吨煤全部化成了焦炭。从那以后,厂里的人们就有了教训,煤堆不会堆积太高。

  那时候李睿虽然还小,但觉得这件事很神奇,便一直牢牢记在心里,现在,看到煤矿里这些不高的煤堆,很自然想起儿时的快乐幸福时光,再想想转眼间已到而立之年,真是不胜唏嘘。
  他四下里望了望,没见有人,便敏捷迅速的从地洞里跳出来,第一时间贴到了煤堆边上,等了几分钟,这才沿着煤堆慢慢向外走去。
  让他想不到的是,他刚刚开始走动,洞口又钻出一个人的脑袋。
  煤堆很多,占地面积也很大,李睿走了好一阵,才来到煤堆最外围,探头出去一望,见到好多的大型运煤车进进出出的运输煤块,还有数架超大型的说不上名头的装运车。这种装运车体积极大,通体漆成金黄色,如同一座巨无霸似的蹲在煤堆上面,头上有一部如同挖掘机那样的大铁铲,往煤堆里一插,再抬起来,就是半车煤。那种轱辘比一人还高的大型运输车,只用两铲就能装满。
  李睿当然不会关心这种细节,举目所见,运输车里有司机,装运车里也有技术工人,远远的外围还站着几个戴着安全帽的家伙,虽然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但他们眼睛一直在睁着是肯定的,心知自己绝对不能大摇大摆的走出去,否则一定会被他们发现,必须想个法子混进他们的队伍才行,但仓促之间,又哪里想得出主意?就算要想,也要回到安全的地方去想,想到这,转身要往回走,可刚转过身,却见对面走来一人。

  他做贼心虚,骤然看到人影,吓得好悬没从地上跳起来,脑中心念电转,该怎么对付这个人,他若质问自己自己如何应对,他若动手自己又如何将他击晕……可下一刻,已经看清,走来的不是外人,正是自己让她守在墙外的沈元珠,看到是她,气也不是,笑也不是,长长吁了口气,迎着她走过去。
  沈元珠轻手轻脚的走过来,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没有?”李睿低声道:“外面人太多,没办法大摇大摆的走出去,得想个办法混到他们的队伍里。”沈元珠点点头。李睿说:“但是在里面想太危险了,咱俩出去再说。”沈元珠哦了一声,转身就走。
  两人来到地洞洞口,李睿让沈元珠先钻出去,等她钻出去的过程中,四下里打量,看看能否发现庄海霞二人留下的蛛丝马迹,这一观察,还真发现了与外面那两个大小脚印一样的脚印,看来两人果然进来过。又往远处望了望,眼前一亮,在不远处墙根的草棵子里发现了一个巧克力的包装纸,跟外面那个一模一样,心中一动,想不到庄海霞爱吃巧克力,随地乱扔包装纸,倒给救她的人指明了路径。

  李睿拣起那个包装纸塞到兜里,来到洞口,见里面已经看不到沈元珠的腿脚,便钻了进去,等来到墙外的时候,发现她正在打扫身前的泥土煤屑,笑道:“我不让你钻,你非钻,这下弄脏了吧。”沈元珠说:“弄脏了也没什么了不起,你不也脏了?洗就是了呗。回去你脱下来,我给你洗了。”李睿忙摆手道:“沈主任您太客气了,用不着,我自己就洗了。”沈元珠道:“洗衣服是女人的事,你们男人啊,是做大事的,怎么能抢着做女人的事,会被人笑话的。”

  李睿笑了笑,走到一边,胡乱拍打身上的泥土,想着怎么才能混入煤矿,想起刚才所见那几人身上穿着的都是深蓝色的工作服,欢喜的叫道:“有办法了。”沈元珠喜道:“什么办法?”李睿转过身来看着她,道:“很简单,我去找一套煤矿工人的工作服,穿上就能轻松混进去了。”沈元珠笑着伸出两根手指,在他脸前来回晃悠,道:“不是一套,是两套。”李睿道:“算了吧,你还是别跟我冒险了。”沈元珠道:“不行,不看着你我可不踏实。我临来的时候就跟你说清楚了,你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你别想甩开我单干。”

  李睿看着她的俏美脸庞,暗想,看她这执拗脾气,跟她说再多也没用,干脆,先去找矿工服装,然后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一个人跑过来混进矿里。到时候就算她知道自己甩下她了,她又敢一个人摸过来吗?
  转念又想,这件事要不要先通知纪飞?通知他的话,自己可就别想孤身混到矿里去了,更有可能被他打草惊蛇;可如果不通知他呢,自己的安全就无法保证,说不定还会被他误以为自己想要独吞大功,那可就不好做人了。
  又想,自己一门心思的想要混进矿里,真要是混进去了,自己又该如何打探庄海霞两人的下落?四处乱走,逢人乱打听肯定是不行的。相信就算煤矿方面抓了两人,也不会大肆宣扬,充其量只是几个煤矿的领导骨干知道罢了,自己可根本不认识他们,又如何接近他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