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15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依旧是全身黑,只是换了一件长风衣,这个如同鬼魅一般的女人。
  我问道:“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回家的。”
  黑明珠说:“那再简单不过了。”
  我问:“那你找来这里,是什么意思,抓我去点火吗。”
  黑明珠说:“昨晚我原想打算泼汽油把你和你家人都烧死的。”

  我心里感到恐惧,问:“你!你那么狠毒!”
  黑明珠说:“可是我啊,还想再给你一次机会,我不狠毒,我很仁慈的。”
  我看到她,就感到全身发冷,别说看到,就是想到,都觉得可怕。
  我说道:“你到底想怎样!”
  黑明珠说:“出来吓唬你,威胁你,若是你真的在约定的时间办不成事,那,你父母等着被烧死。”
  说完她转身走人,直接从树后过去,穿过那一片村头的小路,那两边,有坟地,她却不怕。

  我不知道她的车是不是停在那里,反正她过去那里了,然后不见人了。
  我心情沉重的回到了饭桌前,人们还在相互敬酒,我父亲母亲,家人都很开心,这我有出息了,还带了女朋友来,家人肯定高兴啊。
  只有我,心情沉重,郁闷的应付着各路亲戚邻居的敬酒。
  我是真的怕这个女人报复我烧了家里房子。
  可是,怎么逃也逃不了啊。
  我唯一的一条路,只能去求彩姐了。
  我郁闷的喝完了这餐酒,然后送走各路亲戚邻居。

  最后,拖着疲惫烂醉的身体,倒在了床上。
  谢丹阳给我端来了温水,扶着我坐起来了,我喝了水。
  谢丹阳问我道:“你后面怎么看起来不高兴的样子。”
  我说:“喝得我难受呢。”
  谢丹阳说:“叫你少喝点,你不听。”

  我说:“唉,没办法。你和我大姐我妈都聊了什么,聊了一晚上。”
  谢丹阳说:“她们问我哪里人啊,问了很多,问了我家有什么人这些。”
  我说道:“然后呢。”
  谢丹阳说:“你妈妈说,担心我嫁给你了,我跟着你吃苦。”

  我说道:“我妈太老实了,如果是别的人,估计心想着先把你骗到手再说。”
  谢丹阳说:“骗才骗不到。我觉得你妈妈很好。”
  我说:“哦,很好,很好。就你家人不好。”
  谢丹阳说:“你怎么这么说我们家人。”
  我说:“你爸还不错,你看看你妈妈,势力就算了,还整一个奸诈,反正我不喜欢她。”
  谢丹阳说:“你又说我家人。”

  我说:“本来就是。不过我问你啊,你要是真的嫁给我,你不觉得你吃亏呢。你原本可以找一个条件很好的男人的。”
  谢丹阳说道:“你也不看我几岁了,条件真的比我好很多的,也不会太愿意娶我。”
  我问道:“这话怎么说呢。”
  谢丹阳说:“男人不管条件好不好,永远都喜欢的二十岁的女孩,他们知道,女孩子到了二十五岁,已经走下坡路了。我的一些朋友,眼光很高,也想找条件很好的,可是,这个年纪,想要找比自己高很多的,那不可能了。有一个美国的女孩,在一家网站论坛上,发表了一个问题的帖子,我怎样才能嫁给一个有钱人?她说,她是一个漂亮女孩,25岁,而且是非常漂亮,那种让人看一眼就觉得非常惊艳的漂亮,谈吐文雅,很有品位。她想嫁个年薪50万美元的男人。想住进纽约中心的高尚住宅,想要找到并且要嫁给拥有这样条件的男人。

  然后,一位年薪超过五十万美元的华尔街金融家回复了她,说,从生意人的角度来讲,跟这个二十五岁的美女结婚是个糟糕的经营决策。抛开细节,其实这个二十五岁的美丽女孩,所说的其实是一笔简单的财和貌的交易。女方提供迷人的外表,男方出钱,公平交易。但是,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女方的美貌马上会随年消逝,而男方的钱却不会无缘无故地减少。事实上,男方的收入很可能会逐年递增,而女方不可能一年比一年漂亮。”

  “所以,从经济学的角度讲,男方是增值资产,女方是贬值资产。如果美貌是女方仅有的资产,那十年后女方的价值堪忧。华尔街术语说,每笔交易都有一个仓位,跟女方交往属于交易仓位,一旦价格下跌就要立即抛售,而不宜长期拥有,也就是想要的婚姻。听起来很残忍,但对于一件需要加速贬值的产品,明智的选择是租赁,而不是购入。而条件比这个女孩高的人,肯定不是傻瓜,甚至说聪明到了极点,因此在没有感情基础上,他们只会跟这些美女交往,不会跟她结婚。所以他劝这个女孩不要再苦苦寻找嫁个有钱的秘方。不过她倒是可以想办法把她变成一个年薪50万的人,这比嫁给一个有钱的傻瓜的胜算要大。”

  听完后,我说道:“呵呵,听起来,确实很残忍。”
  谢丹阳问我道:“我这年纪,比你大,而且美貌逐年下降,你如果真的很有钱,你和我却没有爱情,任何感情基础,你会愿意用你的钱来购入我么?”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会。”
  谢丹阳说:“别人也不会。”

  我说道:“那怎么办了,总不能不嫁了。”
  谢丹阳说道:“看缘分了,就算嫁不出去,自由到老,也是一件好事。”
  我说:“呵呵,不知道哪儿好了呢。”
  谢丹阳说:“算了不说这个悲伤的话题了,我要睡了。”
  我看着旋转的天花板,真的是有些喝多了,全身发软啊。
  谢丹阳清楚的知道,我不会娶她,所以,她甚是伤感,悲伤,躺在我身旁后,她背对着我睡着。

  我从她身后,抱住了她:“别想太多了。”
  谢丹阳说:“没想。”
  我说:“那好啊,好好睡吧,明天还要开车回去。”
  谢丹阳说:“嗯。”
  次日醒来后,父母搬着一些吃的什么的上车给我们,我说这些东西带不进监狱,他们就不听,非要弄上车,大姐和姐夫也来送我。
  好吧,都带走吧,还有一份,说是拿去送去给谢丹阳家的,什么腊肉粽子,过年要吃的土特产都有。

  母亲和谢丹阳说着什么,我大姐也说着什么。
  然后,母亲和大姐拉着我到一边去,叮嘱我说好好对人家姑娘家,人家是好女孩,我们家不知道积了几辈子的德,才谈到了这么好的女孩,品行好,看着也漂亮贤惠舒服,而且,家里条件还很好。
  我说道:“好了好了,不要说了,我走了。我自己有分寸。”
  我直接上了车。
  开车的时候,看着母亲含着泪看着我,我猛的转头看着前面:“谢丹阳,开车。”

  我怕看到她哭的样子,我怕我自己也受不了会哭了。
  谢丹阳开车,然后看着噙着热泪的我,说道:“不怕羞啊,大男人也会哭。”
  我说:“靠,关你屁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