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367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听得心头一跳,道:“央视这两名记者不会被杀吧?”纪飞叹了口气,道:“这都不好说,毕竟咱不了解当年那起矿难的黑幕。如果说,里面牵扯的人太多,案情太过重大,那真是什么都可能发生。”李睿听得皱起眉头,那两名记者真要是在青阳被害,老板可就没法跟省里还有央视交代了,他被扯进去的话,自己这个秘书也好不了啊,看来,这件事远比想象的要严重。纪飞续道:“你想想,地沟油又害死什么人了?没听说过谁吃地沟油吃死的吧?可那个调查地沟油的记者还不是被人杀死了?他仅仅是断人财路而已。眼前这个矿难可是死了不知道多少人,还有很多官员牵连进去,真要是被那俩记者捅出来,不仅仅是断人财路,还是断人官途。逼到份上了,就把俩人从山崖上扔下去,就说他俩失足跌死的,谁能知道真相?”

  李睿听得冷不丁打了个寒战。
  旁边沈元珠插口道:“纪局长,我觉得不太可能吧。那俩记者好歹也是中央电视台的人,谁有那么大的胆子说杀就杀?”纪飞嘿嘿笑了两声,道:“中央电视台的人又如何了?前两年,中一纪一委的人跑到西北某省调查某个案子,不是照样被人干掉了?听说尸体最后在黄河边发现了,说是他不小心掉进黄河里淹死的。”沈元珠惊呼道:“啊?连中一纪一委的人都敢害死?”纪飞道:“还是祈祷那两个记者只是被人抓了,现在平安无事吧。”

  话音刚落,有电话打到纪飞手机上,他拿出来接听了,听了几句,高兴地对李睿道:“李处长,两个记者住着的地方已经找到了,就在煤炭宾馆。”李睿大喜,道:“好,还发现什么了?”纪飞摇摇头,继续听电话,过了会儿嘱咐道:“注意保护现场,无关的人不要放到房间里去。看看能不能从房间里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同时要注意仔细询问宾馆的服务员。”
  电话挂掉后,纪飞望着夜空叹道:“可以预料的是,晚上调查走访的难度会很大。宾馆还好说,二十四小时营业,随时去随时有人,但是很多店铺超市就关了门,普通百姓也都回家睡觉了,想找到目击者很难。看来只能寄希望于明天白天了。”
  话刚说完,纪飞手机又响了,接听后脸色忽然间变得很难看,对李睿道:“去煤矿搜索的武警官兵被煤矿方面拦住了,谁也不许进。”李睿吃了一惊,道:“不是有县公丨安丨局的副局长和县安监局的副局长陪着一起过去的吗?煤矿怎么敢拦住他们不许进?”
  沈元珠略有所悟,说:“很显然,他们这是做贼心虚啊。看来,那两个记者就是被煤矿抓了。”李睿侧头看向她,她认真的点了点头,道:“一定是这样。”

  纪飞又听了一会儿电话,道:“煤矿方面说,里面正在放炮,出于安全考虑,外人不得进入。”
  沈元珠嗤笑道:“理由倒是冠冕堂皇,可还是掩盖不了他们非法抓人的事实。”纪飞挂掉电话,对她说:“现在这么说还早,事情没有到水落石出的那一刻,我们永远不知道真相。”说完走向县长刘希平。
  李睿也走过去,听纪飞把情况跟刘希平说了一遍。
  刘希平听后大怒,道:“真是岂有此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不予配合,反而推诿抗拒,眼里还有没有上级领导?还有没有大局观?”回头对那个副县长叫道:“胡县长,李强伟联系上了没有?”那个分管煤矿安监的胡副县长悻悻的走过来,道:“联系上了,可他没在咱们隰县啊,让咱们直接联系黑窑沟煤矿的矿长。”刘希平问道:“那你联系矿长啊。”

  旁边的县安监局长走过来,道:“联系了,可是电话打不通啊,要么就是打通了没人接。”
  刘希平很是恼怒,道:“你们俩的意思,就是这件事没法办是不是?市里派过来的搜索队连煤矿大门都进不去是不是?”安监局长忙道:“我们秦副局长正在积极跟煤矿方面沟通,等他们矿坑里面放完了炮应该就可以进了。”
  纪飞问道:“放炮还要多久?”安监局长陪笑道:“很快的,很快的。”纪飞皱眉问:“很快是多快?”安监局长讪笑道:“应该没多久吧。”
  纪飞问了两句都没问出想要的信息来,有些生气,对刘希平道:“刘县长,时不我待啊。两位记者真要是在隰县出了什么岔子,这责任恐怕谁也负担不起。”
  刘希平也知道这件事的紧迫性与重要性,对他点点头,对安监局长道:“都什么时候了,他黑窑沟煤矿还在正常生产?这本身就是一种对央视记者极不负责的行为。海局长,我命令你,马上跟煤矿方面沟通,让他们立即停止生产工作,全部投入到寻找央视记者的行动当中去。找遍煤矿山区的所有角落,也要先把两名记者找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谁要是不配合,那么出了问题就对不起了,由他一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安监局长忙点头道:“好,是,是,县长,我要向您检讨,是我责任心不够,大局观不强,我马上就做出部署。”说完拿出手机打电话。
  纪飞拉着李睿走到一旁,低声道:“李处长,我看煤矿似乎有问题啊,我想亲自过去看一看,你要不要一起去?”李睿想了想,说:“偌大个煤矿,藏起两个记者肯定不是问题。但是,我怕咱们逼得太过,对方很可能反而不敢将两个记者交出来,或是转移二人来逃避咱们的搜查,或是直接杀害,那就糟糕了。”纪飞说:“你考虑得也有道理,那怎么办?武警官兵都开到矿山门口了,煤矿肯定是要全面搜找的,这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

  李睿道:“好吧,那咱们就过去看一看,会会煤矿的负责人。”
  于是,纪飞、李睿与沈元珠三人一起,由司机驾车,往煤矿驶去。刘希平见市里来的这些人把目标对准了煤矿所在,心里也是不踏实,叫上随从也跟了去。
  十来分钟后,两拨人已经来到煤矿大门口,见栅栏门紧闭,上百的武警官兵与县公丨安丨局部分民警被拦在外面,门内则是厂里的十数个保安谨守门户,两相对峙,场面很有些诡异。
  刘希平下车后走进人群,对门口的安监局副局长怒道:“干什么还不进去?不是让他们停产了吗?难道还在放炮?”那个副局长愁眉苦脸地说:“门口这些保安都说还没接到领导命令啊,为了安全起见,不能放人进去。”刘希平沉着脸说:“他们倒是好心啊。哦,为咱们的安全着想,既然他们矿上的工人们都不怕死,咱们还怕什么?告诉他们,再不开门,后果自负。”那副局长惊讶地说:“县长,您不会是想强行冲进去吧?”刘希平斥道:“少废话,快去让他们开门。”那副局长苦着脸说:“这样不大好吧。”刘希平大怒,道:“你去不去?”

  李睿冷眼旁观,觉得刘希平似乎没什么威信,正副两个安监局长都没拿他当回事,这个煤矿更是没把他这个县长放在眼里,瞥眼见纪飞正与武警搜索队带队的副支队长交谈,眉宇间很有几分焦急,暗叹一声,市里来的人再怎么焦急,县里和煤矿方面不配合也没用啊。
  沈元珠自言自语的说:“煤矿肯定有问题,要不然不会拦着咱们不许进。”李睿说:“你是说,两个记者就是让他们抓了?”沈元珠点头道:“难道你不觉得是这样吗?”李睿沉吟半响,摇了摇头,问道:“沈主任,那两个记者来黑窑沟煤矿这里是秘密调查来了,你觉得,他们俩可能跑到矿厂里面调查吗?那样可就不是暗访了,而是明察。”沈元珠道:“刚才纪局长可说了,那俩记者最后要采取的行动就是跟煤矿工人嘴里了解当年矿难的详情,怎么不可能来煤矿里面呢?他俩可以假装迷路的旅客,或者是做煤炭生意的,跑到煤矿里找人闲聊,寻机了解当年的矿难。可是不小心泄露了身份,就被矿里的工人或保安抓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