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14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你放心,没肉吃的话,我给你吃火腿肠,你天天吃都行。”
  她又打我。
  我急忙让她安心开车。
  直到凌晨,才下了高速,又开了一段时间,经过了不少山路到了老家的村子里。
  车子开到了家门口,下车后,看着自己家,都陌生了。
  不再是记忆中那漏水的房子了。
  我叫父母开门,母亲开了门,看到是我,她一愣,然后问我:“怎么现在这个点才到的啊。”
  我说:“没办法,没有假,明天晚上吃饭了后天早上就走。”

  母亲说:“那么急。先进来,你饿吗。”
  我提着东西进去了。
  家里是装修得更好了一些,这全赖于我这两年努力挣钱的成果。
  我说道:“有点饿,有什么吃的。”
  母亲说:“你等着。”
  我问道:“爸爸呢。”

  母亲说:“睡着了,明天他一早就起来去帮人干活。”
  母亲去厨房热菜。
  我看看后面,咦,谢丹阳呢。
  我急忙出去外面,车子在,她呢。
  我急忙找她,却见她在打电话。
  是给她妈妈打电话,还真的说来我家了。
  她挂了电话后,我过去,说道:“你还真的跟你爸爸妈妈说了。”
  谢丹阳说:“不然他们多担心我,都这个点了,你看,那么多未接来电!我妈妈都要报警了!”

  我说:“靠,那么要紧。”
  谢丹阳说:“如果是你女儿你要紧不要紧。”
  我说:“嗯,要紧,要紧。先进来,外面冷。”
  谢丹阳跟着我进家里。
  她说道:“这个村子是在山里的是吗。”
  我说:“是的,四面环山,你刚才开车难道没见吗。”

  谢丹阳看着我家:“也没有你说的那么穷啊。”
  我说:“那是因为我家人努力,这两年把生活水平提高了。不然啊,我现在去外面捡牛粪来招待你吃。”
  谢丹阳打我:“我用猪粪招待你!”
  我说:“哈哈,你别太客气了,我让我妈妈去端牛粪上来了。”
  正闹着,母亲端着饭菜上来,我赶紧过去帮忙。
  她看到谢丹阳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奇怪的问我道:“这是,谁呢。”
  我说:“哦,妈妈,她是,她是,我同事,女同事,因为没车了,我就让她送我来了。”
  母亲点点头,对谢丹阳微微笑,老实巴交母亲也不会说什么打招呼的话。
  谢丹阳站起来,说了一声阿姨好。
  母亲让谢丹阳坐下,然后去拿碗筷来,只知道说吃饭,吃菜,蹩脚的普通话。
  母亲问我道:“那她今晚睡这里吗。”
  我说:“是啊。”

  母亲说:“我去铺床,睡你二姐的房间。”
  我说:“好的。”
  谢丹阳叫母亲一起吃,母亲挥手说吃过了吃过了。
  然后她去铺床了。
  谢丹阳问我道:“怎么你们说什么我听不懂呀。”
  我说:“方言。她问我,你是谁,我说你是我从**赎来的。”

  谢丹阳就要打我:“你真这么说了!”
  我说道:“开玩笑的,我说你是我女同事。没车了,所以让你送我来。”
  谢丹阳问我:“那你妈妈会信吗!”
  我说:“信不信谁知道呢,你自己不会去问她么。”
  谢丹阳说:“你要乱说,我真的打你。”
  我说:“你打我信不信我把你扔后山去。”
  谢丹阳看着桌子上的菜,说道:“也没有你说的吃的那么差呀,鸡肉鸭肉鱼肉都有。”
  我说:“我说了,这两年生活水平提高了,不然啊,你只能吃青菜豆腐。”
  谢丹阳说:“那还好呢,清淡。”
  我说:“现在连豆腐都没了,哦,有,我能吃你豆腐。”
  说着我伸手向她。
  谢丹阳拍开我的手。
  吃饱,我还喝了两大腕米酒。
  然后去洗澡睡觉。

  谢丹阳被我安排在了二姐房间睡,但她不敢一个人睡,非要来我房间,因为母亲去睡了,她就不管了,直接跑进了我房间。
  我也累了,也就睡了。
  第二天起来,已经九点多了,当母亲看着我们一起出房间门,她也没说什么,没问什么,就叫我们去吃早饭。
  她起来煮了面,怕是谢丹阳觉得不合胃口,就说如果觉得不好,她去镇上买早餐来。
  谢丹阳急忙的说很好很好。

  谢丹阳轻轻在我耳边说:“你妈妈这么对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说:“她都把你当她儿媳妇招待了。”
  谢丹阳说:“那还不都怪你。谁让你跟我睡一起了的。”
  我说:“靠,明明是你自己过来的。”
  谢丹阳说道:“吃饭了我们干嘛去。”
  我说:“走村子里的亲戚,送礼发红包什么的,叫他们今晚来我家吃饭。”
  谢丹阳说:“这样子啊。”
  我说:“对,是这样子的。”
  吃过饭了后,我拉着谢丹阳出去镇上玩,转了一圈买了一些东西,然后中午的时候,我就挨家挨户的走亲戚,那些曾经帮助过我们家的人,我统统发红包送礼。
  好多人都夸我有出息啊什么的,还找了一个那么漂亮的媳妇。
  都把谢丹阳当成了我媳妇。
  我叫他们今晚到我家吃饭,然后拿钱给下午回来的父亲去买了猪来杀,叫亲戚来帮忙做菜做饭,大姐大姐夫一家也都从邻村来帮忙了。
  晚上,在村子里家门口,摆了八桌,村里的长辈几乎都来了。
  我站起来说感谢话,然后一桌一桌轮着过去敬酒,长辈都夸我懂说话,有出息,一下子,我成了村子里的人物。
  谢丹阳也喝了不少。

  正喝着,有个村里的小孩过来拉着我到旁边,对我说道:“张帆哥,有个姐姐给了我一百块,让我过来这里叫你过去。”
  我问:“谁呢?”
  他说:“在村头那里。”
  我心里想着,会是谁呢。
  村里面还有哪个姐姐妹妹对我有意思的,居然叫我去村头见面呢。
  我纳闷着,然后嘱咐正在和我大姐聊天的谢丹阳少喝点酒,然后跟着这个小孩出去村头。
  在黑乎乎的村头那里,我问小孩那位姐姐在哪。
  小孩指着村头大树下。
  我走过去,没见人啊。

  树后面一个声音传来:“张帆。这些天都在躲我啊。”
  草他吗,是黑明珠的声音,这个该死的女人,找到这里来了。
  靠。
  这边可是我家啊。
  她真是阴魂不散。
  我转头过去,见她从树后走出来,果然是黑明珠。
  日期:2016-02-19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