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353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发了顿脾气,回到办公桌前,目光盯在笔记本电脑屏幕上,那里显示着一篇成人小说,不看里面的情节还好,这一看又是向往又是愤恼,面露淫光的想了想,嘿嘿冷笑,起身拣起手机,给儿子冯兵打去了电话:“兵兵,把你家里钥匙给我一把。我新认识一个花厂的老板,从他那要了几盆名贵花卉,改天给你拉过去。那花厂老板只有白天有空,可白天你们又都上班不在家,所以只能……”冯兵吃惊的说:“爸,还要你亲自送过去吗?”冯卫东说:“不,我会把钥匙交给跃文,让他抽时间带着花厂老板过去。”冯兵知道陈跃文是老爸的亲信,闻言也没多想,道:“好,等我回去就给你拿把钥匙。”

  电话挂掉后,冯卫东嘿嘿冷笑一阵,忽又哈哈大笑起来,良久良久,狞笑道:“袁晶晶,我特么让你躲,看你这回往哪躲?哈哈,哈哈哈!”笑过之后,心中却也纳闷,这个女人怎么那么机警,自己都打着她婆婆的旗号骗她过来吃饭了,她竟然丝毫不为之动摇,难不成,她早就知道她婆婆并不在家?
  李睿回到家楼下,发现表弟石东坡正在楼下闷闷的抽烟,笑着打招呼道:“小坡儿……”石东坡见他回来,很是高兴,迎上来道:“表兄,你回来啦,这回还要麻烦你,真是……”李睿亲热的把住他的肩头,道:“咱们兄弟还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老姑呢?”石东坡说:“她在家里呢,老舅正跟她瞎聊呢。”李睿说:“走吧,咱也回去说话。”石东坡便把烟扔在地上踩灭,跟他回了家里边。

  一到家,李睿见到多日不见的老姑,看她头发已经灰了多半,暗暗叹息,道:“老姑,在我表兄那儿住着是不是很累啊?你瞧,都把头发累白了。”李玉花笑道:“不累,整天啥也不干,清闲着呢。你说头发白了,嘿嘿,老姑已经到那个岁数了,能不白吗?”
  李睿给她续上茶水,又给石东坡杯里稍微续了点,坐在旁边,道:“老姑啊,你这不在家,我中秋前后也忙,就没顾得上去你家看看。你家一切都好吧?我老姑父身体不错吧?”
  李玉花说:“你老姑父身体没问题,你就别惦记着了。家里都好,都好,呵呵,就是啊、小坡的婚事让我发愁。”李睿笑着看了石东坡一眼,道:“哦,你是不是想让我给他介绍个对象啊?”李玉花叹道:“唉,这事你就别提了,一提我就烦。”李睿呵呵笑道:“怎么回事?值得怎么发愁?小坡人高马大的,长得也不差,家里也不穷,不可能找不到女朋友吧?”李玉花道:“真找不到女朋友也就不发这么大愁了。唉,你听我说吧……”

  李睿听李玉花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通,这才明白她发愁所在。
  原来,石东坡早就到了结婚的年龄,这些年,不论是他自己谈,还是家里亲朋好友给他介绍,他也处了好几个女朋友了,却没一个成的。这些女孩子倒也不嫌弃他的学历低,也不是因为别的矛盾跟他分手,都是嫌他没个正经工作,觉得没安全感,不敢依靠他。
  李玉花尤其觉得可惜的是,这些女孩子里面有几个她特别喜欢,真想娶到家里给自己当儿媳妇,可人家就是嫌弃儿子没个正经工作,没人愿意嫁给他,她拦也拦不住,只能心中抱憾。
  李睿听后气愤得不行,道:“那些女孩子也太挑了吧?谁说小坡没工作啦?小坡不是给我表兄的家电商场开车送货呢吗?又不是没工资!”李玉花嘿然叹气,道:“咱们觉得这是份工作,可人家姑娘不那么想啊,人家觉得这份活不靠谱,也有点下贱。你说谁愿意嫁给一个开车送货的男人啊?唉,这年头,有两类人,一类是女孩子里面当饭店服务员的,另一类是男孩子里面开车送货的,这都是最不好找对象的。”

  李睿仔细想想也是,虽然石东坡干的确实是份工作,可到底不算个正经活儿,而且始终是托庇在其兄石海宁的羽翼下,不论说给谁听,也难免被人小瞧。何况现在的女孩子又那么物质化,一切向钱看,哪管石东坡是不是有别的什么优点,只看他没正经工作直接就踹了。唉,真是人人有本难念的经啊。道:“那老姑你的意思,是让我帮小坡找个正经工作?”李玉花叹道:“小睿啊,这要是换在以前,老姑绝对不求你帮这个忙。因为什么?那时候你能力有限,就算想帮小坡也帮不了他。可是现在不同了,听说你给市委书记当了秘书,又是什么市委里的处长,那可是大官了,你应该也有那个能力拉小坡一把了,对不对?小睿啊,你老姑我现在没有什么放不开的了,就是小坡的婚姻大事还没办。只要他有了正式工作,找对象肯定就没问题了,早点把婚事办了,我也就彻底踏实了。今天老姑厚着脸皮来求你,你可得帮帮我们啊。”

  李睿吓得站起来,陪笑道:“老姑,你这话说到哪去了?怎么越说越见外呢?谁的忙不帮,我也得帮老姑你的啊。再说了,我跟小坡那是亲哥们,我不拉他谁拉他?你放心吧,这事就包在我身上,我一定帮小坡安排个好工作,安排差了都是我这个当表兄的对不起他。”李玉花听了这话,高兴而又感激,道:“还是小睿乖啊,跟小时候一样,又听话又懂事,知道心疼人……”
  李睿听她提起小时候,想到自己在她家里跟石海宁石东坡兄弟俩一起吃饭玩耍的场面,也是深有感触,暗叹不已,心说,时间过得可是真快啊,这一眨眼,自己不仅成人了,而且已近三十。三十而立,说话可就老了。自己都要老了,老爸跟老姑能不老吗?自己可要趁着他们还在,多孝顺孝顺他们,他们对自己的爱,自己可是一辈子都报答不了的。
  李睿没跟老爸商量,自作主张留李玉花母子在家吃饭。李玉花求他办事来了,趁机也想请他一顿饭意思意思。双方不谋而合。
  晚上,一家人到小区外面饭店吃了饭。李睿猜到老姑会结账,就在饭间把帐先结了。等饭吃完,李玉花果然叫来服务员买单。服务员说李睿已经接了,李玉花少不得埋怨他几句。
  吃完饭,李玉花母子又回到家里,坐下来喝了些茶水,闲聊一阵,看时间不早,就告辞走人。
  李睿已经从车库里精心挑选出几件礼品,等母子走的时候让二人带上。李玉花本来是求他办事来了,哪知道饭被他请了不说,临走还抱走一大堆礼品,有些汗颜,也有些感动。
  送走李玉花母子后,回到卧室里,李睿可发了愁,答应帮石东坡解决工作问题很简单,上嘴唇碰碰下嘴唇就行了,可真要办到,却有点困难。如今,他虽然贵为市委办公厅秘书一处的处长,却也无法安排石东坡到一处工作,除非石东坡通过考试进入公务员行列,才能走走后门把他调进来,但这小子高中毕业就辍学了,学历太低,根本不可能通过公务员考试,连参加考试的资格都没有。也就是说,自己唯一能帮他的路已经被他自己堵死了。既然自己帮不了他,那就只能求别人帮忙,这就涉及到求人帮忙的难处。

  要知道,不论是在官场还是在普通生活中,任何时候,人情都是最难偿还的。这不比借钱,你从谁那借了几千几万块,过后还上,再也不欠他的了,这事也就算了,之后再没有别的瓜葛。可是人情不像钱那样具有精确的价值,你根本无法精确判断一个人情的价值所在。就拿帮石东坡安排工作这事举个例子,找人帮他找个工作,这人情怎么算?又该怎么还?还多了,自己吃亏;还少了,得罪人,实在难办。所以,对于很多聪明人来说,轻易不会欠下人情。

  李睿也不想欠人情,可是事情逼到这份上了,不欠人情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了,就只能硬着头皮去求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