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19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回答:“这一点,我清楚。”
  华剑军看着他,冷笑一声,说:“既然清楚,你还这么大胆子。你是怎么回事?”
  梁健看着他,毫不怯弱,也毫不退让,平静回答:“这跟我胆子大不大有什么关系,这一千万是贺健翔主动要补偿给那些遇难者家属的。”
  “贺健翔是此次凉州塌楼事件的主要责任人,在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之前,他的所有资产都应该要进行冻结,你怎么可以……”华剑军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梁健打断:“冻结资产是组织上的事情,我插手不上。现在一千万已经到家属手上,只能说明,组织上冻结资产的速度太慢。而且这也是贺健翔自己心甘情愿的事情,我想拦也拦不住啊!华书记要是不信,可以让我跟贺健翔见一面,我们当面对质一下。”

  提到跟贺健翔当面对质,华剑军的眼神似乎闪烁了一下,梁健并不能完全肯定。华剑军说:“他现在正在接受审讯,不能见你。好了,这件事无论怎么样,是你失职在先,你回去将关于这一千万的来龙去脉写一份报告。至于对你的惩罚,我会和张省长他们讨论了之后,再决定。”
  梁健就这么被赶出了办公室。路过路玮霆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路玮霆从办公桌后面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身子动了动,却又重新坐稳了。似乎是想站起来送他一送,却又停了下来。
  梁健并不在意。他走到电梯门口,没有立即走。他站在那里想之前他提到与贺健翔对质的时候,华剑军眼中似乎掠过了那么一丝不自然,梁健心里不由生出了一些担心。他想了想,给姚松打了个电话。
  “你知不知道贺健翔现在被关在哪里?”梁健问姚松。
  姚松说不知道。梁健又问他,那能不能找出来。姚松说他试试。

  !!
  姚松的试试还没出结果,倒是夏初荣这边先有了动作。韩磊被抓了。据说,华剑军收到消息的时候,夏初荣和张省长他们都还在他的办公室,看到他皱眉,然后沉脸的表情,据夏初荣后来说,那种感觉,比较爽。
  韩磊是在宁州被抓的。当时因为贺健翔的事情,韩磊已经回到了宁州。可是,他没想到,刚回来没多久,又进了公丨安丨厅。
  没有审讯,夏初荣直接将一沓证据送上了法庭。而韩磊要做的就是,等待庭审,然后判决。庭审之前,因为涉嫌案件的情节严重恶劣,不能保释。

  夏初荣的动作很快,一切都推进的很快。
  而在夏初荣推进着这些的时候,梁健也找到了贺健翔的关押处。可还没等到梁健去找他,就收到消息,说贺健翔逃走了。
  梁健本能的有些不相信。他们收到逃跑消息的时候,是在晚上。而七八个小时后,在宁州新闻中,梁健看到了贺健翔——的尸体。
  贺健翔的尸体是被早起跑步的路人在松塘江边上发现的。
  梁健看着这个新闻,有些难受,却并不意外。他给夏初荣打了电话,问:“贺健翔的尸检出来了吗?”
  夏初荣说:“还没有。”
  梁健说:“我觉得他不太可能会逃跑。”
  夏初荣没说什么。梁健挂了电话后,看着新闻发呆。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忽然响了,将他从失神中拉了回来。
  是褚良的。褚良说,快递到了。

  褚良问他:“我去拿,还是你去拿?”
  梁健忽然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好像前不久,他还在跟贺健翔谈判,可此刻,他却已经成了一具松塘江中的浮尸。
  “一起去吧。”梁健说。
  两人在省政府门口碰的头,梁健坐进车,褚良就将装着手机和地址的文件袋递给了梁健,说:“我跟快递员说了,让他在那里等我。”
  地址上写的地址距离省政府不远。开车五分钟,就到了。这是一个别墅区。梁健他们的车在别墅区门口被拦了下来。

  保安上来问:“你们是来找谁的?”
  褚良掏出警徽,说:“我们是省公丨安丨厅的,来这里办点公事,你把门开一下。”保安扫了一眼他手机的警徽,又把目光往车子里在梁健和褚良脸上扫了扫后,谨慎地说道:“前几天就有一个拿着个假警徽想混进去的小伙子,我哪知道你现在手里拿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你要是真进去办公事,那你说说,办什么公事?我帮你联系当事人确认一下。”
  保安说的也在理一些。梁健也不想与一个保安在这里纠缠,他们不过是来拿个快递,其实不需要进去拿,既然快递员还在等着,让他送出来就行。梁健拦住了褚良想再和保安沟通的想法,拿起手机给快递员打了过去。
  “你好,我们现在在小区外面,麻烦你把快递送出来行吗?我有点急事,要马上走。进去拐一圈,不方便。”梁健撒了个谎。
  却听那快递员说:“啊?刚才你们家里门开了,我就把快递送进去了。”
  梁健一愣,想这贺健翔不是说这家里没人的吗?褚良见他神色不太对,就问:“怎么回事?”
  梁健回答:“快递员说,8幢有人在家,他给送家里去了。我记得,贺健翔好像说过,8幢没人的对吧?”
  褚良听了,也是一愣。他下意识地说:“这贺健翔不会是在骗我们吧?”
  梁健却不这么认为。按照当时的情况,骗梁健,对他没有丝毫好处。难道,真的是贺健翔的那个朋友回来了?梁健想着,朝那还在车边等着他们的保安喊道:“你好,问你个事。”
  保安凑了过来,问:“啥事?”
  梁健问:“里面8幢的户主近期从国外回来了?”
  保安一愣,想了一会后,说:“8幢啊,他们一般只有年底才会回来的,现在天热,肯定是不会来的。”
  听保安这么一说,梁健和褚良相视一眼,都从各自眼神中,看到了些许不好的预感。
  联想到贺健翔的死亡,梁健口中念出了一个名字:韩冰。
  那边的人肯定已经知道了这个包裹的事情。就算不是贺健翔说的,只要韩冰有跟她姥姥那边联系过,就瞒不住了。
  梁健又问保安:“这个小区,是不是就这么一个门?”
  保安警惕地看着他们,问:“你打听这个干嘛?”
  “我叫梁健。”梁健将钱包里将身份证掏了出来,让褚良递给那个保安,他说:“我是省政府妇联的副主席,你可以打电话到妇联去查,看有没有我这个人。但是,我现在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进去。希望你能给个方便。”
  保安看看身份证,又弯下腰来,透过车窗,仔细地端详梁健。褚良也将身份证掏了出来,学着梁健,将家门给通报了一遍。保安似乎也是当过兵的,褚良不知从哪里看了出来,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知道你当过兵,我也当过兵。你要是真不放心我们,可以上车跟我们一起进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