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38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喜海心想,*** ,你当老子我三岁小孩吗?心里想什么就跟你说什么,你还真拿我当傻冒了。赵喜海轻松的口气说,张书记,我这个人做事一向是出于公心,这个冯向阳我刚来普水的时候,就听下面的人汇报说此人有很多问题,前任纪委书记王耀中当时可能顾忌到一些人,所以没有查。而县委一般人也因为很多原因,却给重用,我现在一直在纳闷呢?
  张富贵说,这个人是有很多的毛病,但是……,县委重用,那也是经过常委会议研究的,不是那一个人的想法。
  张富贵其实是想说,但是,冯向阳的背景比较特殊,有个当副市长的姐夫,可是张富贵的话没说完,就被赵喜海打断了。
  赵喜海说,张书记,你是县里的一把手,你要是明知道这个干部身上有很多毛病,还要推荐,那就是你的不是了,这样的做法很可能对普水整个社会风气,包括机关作风都带来不好的影响,我既然身为纪委书记,职责所在,就一定会在这方面严格把好关的。
  张富贵心想,你嘴里一套一套的官腔,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上次为了调查赵晨阳的事情,我怎么跟你商量,你都不肯放手,好不容易我想尽办法才找到拿住你的办法,现在你倒好,在我的面前装起大爷来了,原本以为你小子到了普水后,我办事能更加方便些,没想到你倒是处处给我添堵,根本就不把我的话放在眼里。
  张富贵对赵喜海简直是恨的牙痒痒,确实没有办法,嘴里说,赵书记,你这样做事很对的,我也就是想要跟你随便聊聊,这县级机关,不比在市里的时候,赵书记凡是可要多留个心眼,我这是担心你别中了谁的计,自己被人当枪使了,却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赵喜海听后,哈哈大笑说,张书记多虑了,我赵喜海这个人虽然不是很聪明,但是很多事情还是能够分得清好坏的,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做事自有分寸,多谢兄弟的关心了。
  赵喜海脸上笑着,心里却在暗骂,你还有脸说担心我被别人当枪使,要是你当初不挑拨我对付秦书凯,我现在怎么会落到这种下场,以后,只要秦书凯吩咐我做的事情,我是必定要听从了,这样一来,我要损失多少可以得到好处的机会啊。
  张富贵就说,兄弟能够如此,我也就放心了,这个官场人心险恶啊,所以不小心不行啊。
  赵喜海就说,是啊,感谢张书记提醒。
  张富贵听出赵喜海对自己已经是很反感吗,于是挂断电话后心想,赵喜海既然自找麻烦,自己也说无可奈何,冯向阳是马成龙小舅子的事情,按理说,他不该不了解,既然他敢在常委会上这么喊明了跟冯向阳过不去,说不定他手里还真有可能已经掌握了对冯向阳不利的证据,反正冯向阳也不是什么好鸟,想要抓住对付他的把柄,随便能找出一大摞来。
  不过,张富贵也知道,冯向阳的推荐过不了关,这个事情马成龙很快就会知道的,赵正扬不是傻子,知道如何把矛盾转移给外人,那么作为一把手书记那就是最好的目标。所以,这次冯向阳推荐不过关,损失大的表面上看是赵正扬,其实,张富贵也脱不了干系。
  张富贵哪里知道,赵喜海之所以跟冯向阳对着干,却是另有隐情。冯向阳作为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接触到的核心东西就比较多,所以也就成为很多干部的巴结对象,至少不得罪。
  有一次,冯向阳接受了河下乡乡长关国将的邀请,到河下乡去考察,这领导干部到基层考察,原本就是基层领导巴结上级领导的手段之一,关国将之所以请冯向阳下来,主要也还是冲着冯向阳背后的马成龙。
  毕竟人往高处走,想要巴结上马成龙,这个冯向阳的确是一条很好的路子。
  冯向阳的个性是众人皆知的,他平日里最好的就是吃喝嫖赌这一套,进官场这几年,尽管身份已经从街头小贩变成合法的国家干部,可是骨子里的那种龌錯却是与生俱来的,既然有人请他到下面考察,对他来说,也就是吃吃喝喝,玩玩乐乐而已,哪里还谈什么考察工作之类的。
  好在,关国将本意也不是想要请他光临指导什么工作,简单的在会议室作了汇报走了个过场后,关国将就安排人陪同冯向阳在酒店的包间里先打牌,毕竟离吃饭的时间还早,总不能就这么坐在包间里呆着。
  普水县这几年风行掼蛋,”惯蛋”,是一种在江苏北部地区广为流传的扑克游戏,是由地方的扑克牌局 “跑的快”和“八十分”发展演化而来。牌局采用四人结对竞赛,输赢升级的方式进行。使牌局更富有娱乐性和刺激性。流行于淮安惯蛋、宿迁惯蛋、连云港惯蛋、扬州惯蛋、超级惯蛋、新惯蛋、沭阳惯蛋。甚至有俗语流传说,饭前不掼蛋,等于没吃饭。
  这掼蛋排到这么重要的位置上,自然是要好好的重点突出一下。关国将安排人陪同冯向阳打牌的时候,把年轻漂亮的吴益丹也安排上场了,最近吴益丹深得姚晓霞的重要,似乎是无论参加什么样的接待场合,姚晓霞都喜欢把吴益丹带上,关国将见吴益丹被锻炼的也算是识大体,于是安排她一起过来陪冯向阳掼蛋。

  没想到,这次的安排却惹出了麻烦,冯向阳是什么人,如果评选出普水县的好啊色第一男,他肯定有份,吴益丹这么漂亮的小美人,往他面前一站,他哪里能不动心。
  打牌的时候,冯向阳就不停的当着众人的面对吴益丹说些挑逗的话,只把吴益丹说的有些面红耳赤。比方说,吴益丹要是赢了,冯向阳就腆着一张脸说,小吴今天的运气不错,看样子今天除了牌运好,说不定还有桃花运。
  吴益丹不出声,其他两位牌搭子,也不好多说什么。
  吴益丹要是输了,冯向阳就会说,小吴这是输牌不输人,就算是牌输了,可是这满脸的笑照样勾人。好在,吴益丹也算是经常参与此类场合,冯向阳的这些一语双关,她倒是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没想到,冯向阳见自己不管说什么,吴益丹都是一直笑着,他心里自以为,吴益丹对自己也是有几分意思的,于是胆子更大起来,一只脚在牌桌底下,不停的装出无意的样子,触碰到吴益丹裸露的小腿,想要试探吴益丹的反应。
  这下,吴益丹有些脸红了,她极力的躲闪着冯向阳不停攻向自己的一条腿,表面上,依旧沉稳的出牌,打牌。冯向阳见自己的进攻,吴益丹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不乐意的意思,心里自以为,吴益丹这是跟自己心有灵犀一点通了,不由心花怒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