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19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初荣这么一说,梁健不由好奇起来,问:“那么多东西,他到底藏哪了?”
  夏初荣说:“我也不知道。反正当时我也没看出来他到底把东西藏哪了。后来,也没看清楚他到底从哪把那些东西拿出来的。”
  张省长听着他们说完,问梁健:“这姚松,是不是就是之前你建议从镜州调过来的那两个小伙子之一?”
  梁健点头。
  张省长又看向夏初荣:“人才,我们就要重要。可别埋没了。”
  夏初荣笑着点头。梁健见话题聊远,便想着扯回来,他可还有事想要张省长帮忙呢。他说:“接下去,张省长有什么打算?凉州那边,什么时候可以让纪委过去控制,展开调查?”

  张省长听后,眉头微微一皱,问梁健:“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昨天早上的那篇稿子是不是你发出去的?”
  张省长这话一出口,夏初荣也看向了梁健,眼神有些耐人寻味。梁健想起,当初夏初荣问他是不是他发的时候,他可是一口否认的。可是现在……张省长既然这么问,心里肯定是已经有了一个答案了,其实这件事并不难猜的。若是梁健继续撒谎,那么张省长对他的信任,肯定会受影响的。
  梁健只犹豫了一秒钟,就开口回答到:“是我发的。”然后他看着夏初荣说:“夏厅长,不好意思。当时骗了你,也是怕这件事情传了出去,会影响我继续留在凉州。你应该知道,其实自从贺健翔的事情出来后,省里有些人就已经开始想法子把我弄回去了。”
  夏初荣说:“亏我这么信任你,你小子对我就这么不放心?”
  梁健说:“对夏厅长当然是放心的,但隔墙有耳啊!当时我身边不少人,我不能冒这个险。”
  夏初荣不再说话,表示原谅了他。张省长等他们说完,开口:“那你跟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要发这样一篇稿子?”
  梁健笑了一下,说:“其实,张省长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对吗?”
  “我还是想听你说。”张省长说。
  梁健便说:“我想让凉州的事情尽快地尘埃落定,我想尽快地还那些家属,还有那七十八条无辜生命一个公道。”
  张省长听后,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他说:“那你知不知道,姜局长已经揽下所有的罪责,也就是你那篇报道,很有可能不但帮不到忙,反而会弄巧成拙。”
  梁健说:“这一点,我不是没考虑过。但是因为有之前凉州塌楼事件的那篇帖子做铺垫,这篇帖子在舆论上是绝对占有优势的。”

  张省长却笑了一下,说:“你呀,还是年轻了一点。舆论这东西,政府虽然重视,但对政府的影响却不是绝对的。就看有没有涉及到根本的利益。这一次,你这篇帖子,已经算是碰了某些人的底线了。所以,你难道没有发现,这篇帖子的影响,相比于之前那篇帖子,倒反而小了吗?所以,政治上的博弈,千万别太依靠舆论,我们可以借势,但不能产生依赖。”
  张省长的话,虽然并不深奥,但让梁健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他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他的老丈人项部长一直都处在观望阶段,不肯出手。为什么在他明明看来已经是定局的局势,却迟迟不肯落下最后的定锤之音。原来,一切不过是因为,他这力,有点没打准。
  他问:“那么依张省长看,接下去,我们应该怎么办?”
  张省长说:“凉州秦局长已经自首,对于凉州的局势来说,秦市长应该可以有一些作为了。所以暂时可以将于书记放一放。不过,省里么,有些人既然已经忍不住了,那么我们也该动一动了。”
  梁健自然明白张省长口中的有些人是指谁,梁健心底开始纠结,到底要不要将贺健翔透露的秘密告诉张省长呢?
  梁健正犹豫着,听夏初荣问张省长:“那张省长觉得接下去我们该怎么动比较合适?”
  张省长问:“之前让你查的周云龙同志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忽然听到周云龙这三个字,梁健愣了一下。他本来以为这件事,已经结束了。没想到张省长和夏初荣他们一直在背后努力着。他看着张省长,忽然很佩服他。十年不动声色,只为一朝惊人。
  周云龙的事情虽然没有十年,甚至还不足十个月,但依然让梁健佩服张省长这种谋略。他看向夏初荣,见他回答:“证据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应该能让韩磊蹲上不少年的大牢了。”
  张省长认真地说:“我不要应该,我要确定。”
  “只要那个关键证人不出意外,就能保证韩磊能在大牢里蹲上三十年。”夏初荣说。
  “那就保护好那个关键证人。”张省长说。
  夏初荣点头。梁健问:“周厅长的案子只能联系到韩磊吗?”
  夏初荣露出些失望之色,说:“我本来也以为起码能找到一点跟华有关联的蛛丝马迹,但是……”说到这里,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张省长说:“一口是不可能吃成个胖子的。急什么!另外,胡小英同志的案子,有找到什么新线索吗?”

  张省长提到胡小英的名字时朝梁健看了一眼,梁健也是没料到,张省长会忽然提到胡小英的名字,身体不由自主地僵了一下。他有些紧张地看向夏初荣,却失望地看见夏初荣摇了摇头,说:“翻案已经不太可能了。”
  “只要目的达到,用哪个案子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张省长忽然说。梁健惊醒,他想他刚才的失望肯定是溢于言表的。
  张省长对夏初荣说:“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些话想跟梁健单独聊聊。”
  夏初荣走了。留下了梁健一个人。
  梁健坐在沙发上,忽然有些不安。他想,可能是因为胡小英。
  夏初荣看着他,说:“胡小英同志前两天从疗养院出院了。”
  梁健霍地抬头,没有人通知他这件事。他在心底问了一遍为什么?心底的那个自己给出的答案却让他胸口闷得难受。
  他凭什么。
  !!

  从张省长那里离开之后,梁健站在已经比较空旷的省政府大楼前的草坪上,站了许久。拿着手机,想拨出那个熟悉的手机号码,却始终缺少点勇气。
  他站了足有半小时,终于说服了自己,拨出了那个号码,可号码却提示关机。这种联系不上的感觉,让他心生恐慌。
  她去了哪里?她会去哪里?这些问题,梁健都找不到答案。他不得不认识到,他曾经以为深爱的人,其实并不了解。
  在这宁州,她似乎无处可去。那,镜州呢?
  梁健能猜到的唯一的地方,只有镜州。梁健此时也顾不上合不合适,就给在镜州的冯丰打了电话,他对胡小英是比较熟悉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