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2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妖一脚劈了人,便打着呵欠回到了房间里,而我则叹了一口气,与剩下的三人交起了手来。
  一交锋,这才发现对方的修为挺扎实的,费了我好一会儿的功夫,方才将他们都给料理,而在这整个过程中,整个走廊、包括酒店方都没有任何人露面,直到最后一个人倒地之后,林佑的房间门方才打开,探出了一个头来,冲着我说道:“完了?”
  我揉了揉拳头,说对,完了。
  林佑摸出了几根绳子来,过来帮忙捆人,说长夜漫漫,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审一审吧,看看有什么线索。
  我瞧见他头发有些凌乱,不由得笑了,说我晚上闲可以理解,你应该闲不了吧?

  林佑露出了一个男人都懂得的微笑,说嘿嘿,事儿办完了,也闲。
  两人合作,将这六个人都给绑了,然后拖到了我的房间里去,挨个儿扔在了床前,林佑摩拳擦掌地看着这一帮人,然后对我说道:“这样子,我先带一个家伙去卫生间,挨个儿的问,谁要是有出入,我们就处理谁,你说行不?”
  他有些兴奋,我却没有太多的想法,点头,说好,你去审吧。
  林佑拖着一人进了去,没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叫声,瞧得旁边好几人脸色一阵发青,有个家伙忍不住冲我喊道:“你知道我们是谁么?”
  我说你们刚才不说了么,惠阳帮,对吧?

  那人恶狠狠地说道:“既然知道我们是惠阳帮的,那还敢绑我们?你是吃了豹子胆么?”
  我愣了一下,不由得笑了,说对不起,我还真的不太清楚,你们惠阳帮到底是个什么鬼,能够给我科普一下么?
  那人被我一说,顿时就泄了气,想一想我们这里个个都凶猛无比,威胁哪里有用?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被砸晕了的段风也悠悠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段风态度大变样,直接就萎了,朝着我告饶,说大哥我们错了,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吧。
  我纳闷,说你刚才不还是气势汹汹的么,咋一下子态度就变了呢?
  那人苦着脸,说能不变么,大哥,您受累,我跟你打听一个事儿。
  我说好,你说。
  他那头指了一下门外,说刚才那个美女,她是不是叫做陆夭夭?

  我说嗨哟,你居然还认识她?
  段风的脸一下子就苦了起来,说我哪有什么资格认识那姑奶奶啊,要早知道她就是陆夭夭,我见到了就绕着走,哪里敢打这主意?
  我说你咋知道她的呢?
  段风说我有一堂叔在江城,以前的时候曾经跟陆左打过交道,知道一些疤脸怪客的事情,大哥,我这次是认栽了,您说什么,我都答应,只求留我一条性命,成不?
  这家伙别看本事不大,但却是个明白人,知道硬撑着不顶事,决定全面倒戈,任君宰割。
  他这样的架势,反倒让我有些犹豫起来。
  老人家说过,要善于团结一切有可能团结的对象,我们现在身单影只,就需要一些像段风这样的地头蛇,扩展实力,这般想着,我对他说道:“能决定这事儿的人,不是我,在卫生间里呢,一会儿你跟他好好说一声,说不定能够饶过你!”
  卫生间?
  段风朝着门口的卫生间望去,而林佑仿佛映衬了我的话语,拖着那人从卫生间里推门出来,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说下一个。

  我指着刚刚醒过来的段风,说就审一下他吧。
  林佑一脸坏笑地搓着手过来,那段风瞧见了,吓得一愣神,小心翼翼地说道:“大哥,大哥,咱有话好说,但别弄人家后面,行不行?”
  林佑的表情在一瞬间就怪异起来,冷着脸,把他给拉了进去,而我则过了好一会儿才琢磨出这话语里面的味道来,哈哈大笑。
  这时房门被敲响了,我警惕地问是谁,虫虫回了一句话,说是我。
  我赶忙屁颠屁颠跑过去,把门打开,说怎么了?

  虫虫望了一下里面,说怎么回事呢?
  我指着里面几个探头探脑的家伙,呵斥他们老实点,然后关了门,把刚才的事情解释了一下,虫虫皱眉说道:“世间并无垃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用处,我寻思着我们到底还是身单力薄,不如找点儿得力的帮手。”
  虫虫刚才其实也瞧见了事情的经过,这会儿过来跟我提起这事,我愣了一下,问怎么找?
  她说你忘了我们最擅长的事情,不就是牵制人心么?
  啊?
  我懂了。
  虫虫的意思,是给这帮人,或者说当头儿的段风身上下蛊,通过控制这些人,继而获得一个强大的网络来。
  虽然懂了虫虫的意思,但我的心里到底还是有一些抗拒。
  毕竟控制人这事儿,对于我来说,还是有一些接受障碍,总觉得应该是大反派应该做的事情。
  不过瞧见虫虫那清澈明亮的眼眸,我的心终于忍不住妥协了。
  我说好吧,你有什么比较好的手段么?

  虫虫微微一笑,说论起蛊来,我肯定是要比你厉害一些的。
  被贬低了,我却丝毫没有不高兴,反而也笑了,说对,蛊惑人心的事情,你最在行了,都不用别的,这笑容就已经让人陶醉。
  虫虫瞪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跟着林佑刚刚接触没几天,就学会了花言巧语了?”
  我嘿嘿地笑,感觉她这一瞪风情万种,心都快要融化了。
  我和虫虫在这边讨论着,没一会儿林佑就出来了,瞧见我们笑意吟吟,忍不住坏笑,说我没有耽误你们什么吧?
  我掐了他一把,将虫虫刚才的提议跟他说起。

  林佑顿时就变得兴奋起来,说你这个正好,我刚才从那小子的嘴里撬出了一些东西来,说他正好认识那个叫做马清源的家伙,这人是西北马家的子弟,他们一家人是前两年的时候来的南方,大举进军房地产和物流行业,财力雄厚,而马清源则是南方一带有名的公子哥儿,号称南方四大公子之二,交游十分广阔。
  我说西北马家是什么东西?
  林佑扶额轻叹,说你真的应该去补一补历史课了,西北马家军你知道是什么不?
  我说以前看过电影,抗日英雄马本斋。

  林佑点头,说对,差不多是这个,不过所谓的西北马家,分为青马和宁马两个部分,大部分都是回民,在清末的时候,马家就从土匪胡子武装,一跃成为了西北一带的大军阀,十分彪悍,据说跟邪灵教还有一些牵连;不过当时马家鼎盛时期,有问鼎天下的意志,倒也没有过深交往。后来马家衰败,族内子弟分成了两派,有的跟了国军,有的融入了第四方面军,慢慢地就没了消息。
  我有些惊讶,说林佑你咋知道这么多的呢?
  他笑了笑,指着自己的肚子,说人胖就要多读书。
  我翻了一下眼皮,说你是谁这个马清源跟西北马家是一路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