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37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直到这个时候,金大洲才得到消息说,原来赵晨阳竟然有个叔叔是省委的副秘书长兼研究室主任,这个消息让金大洲明白了,为什么秦书凯一到开发区就重要赵晨阳,并且有什么事情都喜欢把赵晨阳扯上的原因。他的叔叔,就是顾大海也不好拉开了脸面不给面子,何况这个赵喜海。
  他不由在心里暗暗佩服秦书凯做事果然比较周全,竟然连这一层关系都已经打听清楚,并且利用的很好,看来省委副秘书长这条线一定时已经被秦书凯给联系上了,这就是所谓的政治敏啊感度,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政治敏啊感度上,比秦书凯的确是略差一筹。
  金大洲感到这个秦书凯的成熟比一般的干部要快多了,这样的人只要有机会,那么,就会进步很快。
  两位曾经肝胆相照的老朋友,经历过这么多的风雨之后,很久没有如此近距离的单独接触,表面的客套之下,彼此内心的尴尬稍纵即逝,这就是男人,尤其是官场中的男人,在任何情况下,首先想到的应该是面对现实处境,而不是纠结在一些婆婆妈妈的复杂情绪里,否则的话,稍一心软,说不定已经被对手占了先机。

  一番场面话说完后,两人找不到废话的理由,大家都是聪明人,既然秦书凯主动找上门来,必定是有事,而且事情不会小,否则的话,哪里能劳烦秦书凯的大驾。
  金大洲不出声,在猜不透对方的底牌之前,最好的办法就是以不变应万变。秦书凯看穿金大洲的心思,冷冷的笑了一下说,我听说,金县长最近很忙的,新来的纪委书记赵喜海可是深得金县长的厚待啊。
  金大洲见秦书凯提及赵喜海的名字,眼珠一转,滴水不漏的说,是啊,赵书记新来乍到的,大家都是肠胃,彼此之间也比较投缘,有空的时候,大家一起谈谈也很正常,怎么,这点小事也影响到秦书记了?
  秦书凯看了金大洲一眼,心里想***,到现在和老子还玩深层,于是说,是吗,看来金县长对新同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不知道金县长有空的时候,跟这位新任的纪委书记都谈些什么正常的话题呢?
  金大洲见秦书凯的话里已经有了挑衅的意味,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秦书凯不是那种喜欢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人,难道赵喜海已经临阵倒戈,这倒是很有可能,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证明赵喜海的确跟黄秦书凯之间很可能已经因为某种原因,达成默契。
  金大洲不清楚,秦书凯到底知道多少,于是用一种平静的口吻说,秦书记,就算你是县委副书记,我这个常委副县长的一言一行也不一定要向你汇报吧?我们之间可都是副处级干部,我跟赵书记谈些什么,你可要直接去问赵书记,他要是肯一五一十的告诉你,那是他的选择,我这里只能说,无可奉告。
  秦书凯见金大洲嘴硬,直接点题说,金县长说的真不错,“无可奉告”这几个字从金县长的嘴里出来,也算是正常,不过,如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句话,金县长应该听说过吧,你跟赵书记在一起谈论什么,你不说,是不是就以为没有人会知道,如果你跟人家新来的领导谈些工作上的事情,也就算了,怎么尽教人干些上不得台面的苟且之事呢,我看,金县长的政治素质有待提高啊,做人,很多时候厚道是必要的。

  金大洲见秦书凯话里夹枪带棒,心里也有些不痛快,他心想,就算是你知道是我在背后对赵喜海煽风点火又能怎么样?难不成你今天是专程来找我吵架的,这样的行为,也未免太幼稚了些。
  金大洲嘴硬的说,秦书记的话,我可是越听越糊涂了,我这个人行得正坐得直,有道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就算是有人在背后陷害我,这天理公道自在人心,我的素质怎么样,我自己的心里最清楚,倒是不用秦书记来操这份心,我倒是建议秦书记管好自己开发区的一摊子事情就行了,何必要把手伸的太长,有道是有得必有失,这得失可都是相对的,秦书记要是想要的太多,只怕到最后,失去的更多。

  秦书凯听了这话,简直要气炸了,这个金大洲的确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自己把话说到这种程度,他竟然还是百般狡辩之余,还不忘倒打一耙,这样的思维方式倒也适合金大洲的性格,他一向是对自己的处事缜密相当自信的,再说,就算是赵喜海把一些话转给自己,他作为当事人可以不承认,反正有没有当场录音,他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秦书凯心想,今天这趟来算是来对了,看样子,不把金大洲这张脸上的画皮给直接剥下来,他会一直就这么伪装下去,那么再在背后也就会一直这么和自己斗下去,关键是老子现在不想和你斗了,老子要你滚蛋了。
  于是,秦书凯说,金县长,有句话我要跟你说在前头,我秦书凯这个人做事恩怨分明,有人对我有恩的,我记在心里,有人在背后对我下手的,我也绝不会轻易放过,我建议金县长明人面前就不用说那些糊弄人的鬼话了,你自己背地里做过什么,你自己是最清楚的,我秦书凯是什么样的人,相信金县长心里也清楚,既然你不仁,金县长可别怪我秦书凯不义。
  金大洲一挑眉毛说,秦书记,我做什么你如何知道,难道你一直跟着我,再说,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你这样当着我的面说出这种威胁的话来,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一下子就被你吓到。
  秦书凯见金大洲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始终不肯对自己做过的事情有丝毫的歉意,不由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说,金大洲,看在以前的情分上,我不想让你过分难堪,你帮助赵正扬暗算我的事情,赵正扬亲口对我说了整件事的经过,这件事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了,也就算了,只当是以前你帮助我的汇报,所以咱们各不相欠。

  秦书凯继续说,但是,你现在联系赵喜海,还建议他联系顾哲明对付我的这件事,我可就不能装糊涂了,现在顾哲明涉嫌杀人在逃,你金县长跟这桩杀人案有多大的牵连,你自己的心里是最清楚的,我倒要看看,这法治社会里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金县长到底有没有被吓到呢?
  金大洲听了秦书凯的话,心里不由一凉,他没想到顾哲明竟然胆大到杀人的地步,这还了得,这件事说起来可是要杀头的大罪,怎么顾哲明竟然这么糊涂呢,这种时候,金大洲没有心思再考虑顾哲明的问题,他仔细的盘算着,自己跟顾哲明之间的交往,除了以前顾哲明曾经为了请自己帮忙,送了自己一些礼物之外,还是顾哲明的连襟黄老板也曾经送过不菲的礼物给自己,除了在钱财上的交易之外,顾哲明跟自己之间并没有其他特别的联系,至少说,这件杀人案件,跟自己是扯不上任何关系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