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19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站在那里,想贺健翔和韩冰。他们之间到底经历过什么,梁健并不十分清楚。可是,梁健可以从贺健翔无论如何始终维护着韩冰的举动中可以看出,他很爱她。可是,这个女人,他爱了一生,却换不来她的一丝顾念。梁健忽然替贺健翔觉得悲哀。这样一生不娶,只为守候在她身边的爱,竟然只是错付,难怪他最后回头的那一眼,竟是那么苍凉。他的心里,应该很不好受。
  “梁哥,我们接下去怎么办?”褚良的声音打断了梁健的思绪。梁健回神,微眯起眼睛,说:“既然人已经被他们带走了,那我们继续躲着也没意思了。走,先去公丨安丨厅。”
  到了公丨安丨厅,梁健先是找到了姚松他们。原来他们被交警带走后,夏初荣立马就收到消息了,立即就派人将他们连人带车都给带了回来。
  梁健问姚松:“东西都没丢吧?”
  姚松嘿嘿一笑,说:“我怕他们搜车,所以重要的东西我都事先藏好了,他们根本就找不到。”说着,他就将一个大包放到了梁健面前:“都在里面了。”
  梁健看了一眼,犹疑了一下,问:“这些,夏厅长都知道了吗?”

  姚松压低了声音,回答:“能说我说了,关于后来你跟贺健翔之间的那些事,我都没说。”说完,姚松又递了一个证件袋给他。
  “手机和地址都在里面。”
  梁健接过,没打开看,就交给褚良保管。递过去的同时,他对褚良说:“等这件事结束,我就去托人办你上次跟我说的事情。”
  姚松疑惑地看向褚良,用眼神问着他,什么事。
  褚良笑说:“梁哥记着就行。”
  “这两样东西一定要保管好。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们两个一下。”梁健说。
  “什么事?”两人齐声问。

  梁健脑子里想着项瑾,还有前两天通电话时生病的霓裳,说:“我家里,也帮我留意一下。现在形势紧张,我怕出事。”
  虽然梁健能肯定老唐肯定有安排,但事情已经进行到了这一步,贺健翔被他们带走,有些事恐怕瞒不住。梁健有些担心,这些人会狗急跳墙,特别是华剑军。
  只要那个证据一到手,他这十几年苦心经营的一切,可能就会瞬间灰飞烟灭。这样的事情,华剑军只要知道了,肯定不会任由着发生。他肯定会做些什么。从以往发生的那些事情来看,梁健担心,也不是没有理由。
  褚良和姚松听了后,说:“事情没结束前,我和姚松会轮流值班的,梁哥放心好了。”
  梁健点头,正准备再交代几句,夏初荣的秘书找到了他。梁健这才想起,他们本来打算在宁州安顿下来后,再通知他的。但实际上,一直没有通知。可之前夏初荣的电话里说,是秘书告诉他们已经离开凉州。显然,没有他们的通知,秘书也知道他们已经离开了。这未免有些说不通的地方。如果说,秘书对他们的行踪一直有关注,那么他们走的时候,应该会提出来一起走,为何不说?
  梁健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可这秘书毕竟是夏初荣的秘书,跟着夏初荣有些时间了,一直都蛮受夏初荣的信任。梁健压下心底的疑虑,跟着秘书去见夏初荣。
  见了夏初荣后,梁健没提他对秘书的那些疑虑,两人稍微聊了几句,就一起去了张省长办公室。
  跟张省长已经有段时间不见,这段时间在凉州,他两人也甚少联系。看到他的第一眼,梁健感觉他憔悴了。以前的他,似乎无论什么情况,都总是精神奕奕的。可此刻的他,虽然眼神依然很亮,可脸颊明显瘦了,脸色也不是很好。
  !!
  梁健不由生出些忧虑。张省长如此状态,只能说明,现在江中省的形势真的很紧张。
  秘书萧正道没跟着进来。梁健才想起,刚才进来也没看到他。虽然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但张省长没下班,一般来说,这秘书也是不会下班的。不过,梁健也没有去多想。既然秘书没来,这里三个人梁健级别最低,加上他以前也当过张省长的秘书,一些习惯也知道。就主动拿了茶叶茶杯,开始泡茶。张省长也不拦,和夏厅长两人,在沙发上先坐了下来。

  张省长靠在沙发中,看着梁健熟练的泡着茶,忽然说:“最近几天,听到好几个人说你这段时间有些变化,但是今天看你泡茶的样子,我知道,你还是没变。你还是梁健。”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梁健一愣,也是一惊。他没转身,继续将手里的动作做完后,才端着茶杯转过身,笑着说道:“我最近可能火气有些大,所以那些人可能就觉得我变了。”
  夏初荣站起来从他手里接过茶杯,嘴上也接过话茬,说:“年轻人就应该有些火气,这是好事!”
  梁健将茶杯在张省长面前放下,张省长说:“年轻人是该有些火气,但也要懂得该收敛的地方收敛,别过了。”

  “是。我记着了。”梁健又将自己的茶杯拿了下来,然后在夏初荣的旁边坐了下来。梁健没有先开口说话,他和张省长有段时间没见面了,虽然在凉州的这段时间,相关情况,夏初荣肯定都有跟张省长汇报,但是有些事情,梁健并没有跟夏初荣提起过,那么张省长即使有所怀疑,也是不能肯定的,所以他是肯定有话要问他的。
  夏初荣先开的口。他问张省长:“目前,贺健翔已经被华剑军的人带走,我们接下去该怎么做?”
  夏初荣的话,一下子就切到了梁健心中的重点。梁健趁机就接过话茬,说:“这一路上,贺健翔吐了不少东西,这下子被华剑军的人带走,恐怕不会安全。“
  张省长看向梁健,问:“我听说你们在四点多的时候就已经下了高速入城了。为什么不直接来公丨安丨厅?”
  为什么不直接来公丨安丨厅?这其中,自然是和梁健的私心有关。但,这一点梁健不能告诉张省长。虽然,他很信任张省长,张省长也一直对他有知遇之恩。但每个人都总是会有自己的秘密,这些秘密不是为了来伤害别人的,而是因为想保护自己心底那块不想被人揭穿的角落。
  梁健回答:“当时后面有车子一直在跟踪着我们,我当时以为是凉州于书记单方面的动作,所以想甩了那辆车再来公丨安丨厅,没想到,这于书记动作很快,能量也很大。我没办法,只好先带着贺健翔还有褚良走。但,没想到,还是没成功。”

  张省长听了说:“那个凉州的于书记我也有所了解。背后,是有一点能量。不过,这一次,为什么有些人会动作这么大,还是因为贺健翔这个人对于他来说很重要,或者应该说,对于他们那些人来说很重要。所以,他们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抢到手。对了,你说他吐了不少东西,这些证据还在吧?”
  “都在的。这要谢谢夏厅长,他反应快,及时将姚松他们还有车子,从交警那边捞了回来,不然的话,估计也保不住。”梁健说。
  夏初荣一听,笑了说:“就姚松那小子藏东西的本领,交警队的那些小子就是把那车子给拆了估计都找不出来。“
  日期:2015-08-19 06: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