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24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2-03 21:56:00
  更新线----------------------
  不但曹步廊吃惊,老爹也愕然的看向我,道:“什么异五行?”
  我这才知道,叔父还没有把异五行的事情说给老爹听。当着曹步廊的面,我也不便把江南的事情细说端详,只是含糊其辞,道:“我在江苏茅山附近遇到过几个精通厌胜术的恶徒,据他们说,他们是异五行的。”
  老爹瞥了我一眼,察言观色,知道我有未尽之辞,也不多问。
  那曹步廊却十分上心,道:“小哥,你可还记得,那些精通厌胜术的恶徒叫什么名字?”
  我道:“崔秀、张易,另有一个人,姓名不知道。”
  “崔秀……张易……”

  曹步廊沉吟着,须臾间突然瞪大了眼睛,道:“我想起来了!崔秀是昔年厌胜门离大台柱的弟子!他,他现在还在茅山么?”
  我道:“他们已经死了。”
  曹步廊失声道:“死了?!谁杀的?茅山的高手?还是你?”
  “不是。”我道:“是五大队的人。”
  “哦。”曹步廊的神色稍稍松弛,道:“也只有五大队的人,才敢惹这个邪教……”
  日期:2016-02-03 22:02:00
  “这位大爷。”弘德忍不住开口说道:“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胆子咋还这么小?”
  曹步廊愕然道:“啊?”
  弘德道:“啥狗屁邪教就只有五大队敢惹?五大队是啥?难道我们麻衣陈家就不敢惹?我告诉你,要不是现在搞求啥运动,我们不敢张扬,那——”

  “闭嘴!”老爹喝止住弘德:“你知道什么!?”
  弘德不知道五大队为何物,更不知道五大队的厉害,我却是见识过的,老爹见多识广,自然也知道。他扭头朝曹步廊说道:“曹师兄,不用理会他,这孩子浅薄没见识,平生就大话多(弘德在一旁撇了撇嘴)——那个异五行是什么来历?”
  “来历不清楚。”曹步廊摇头道:“是个横空出世的邪教,如果不是那些原本的同门师兄弟提及,我也不知道世上还有这么一个教派。”
  “这样啊……”老爹道:“那是什么人在主教?”

  曹步廊道:“教主是什么人,在下也不清楚。不过,能把我那些原本同门的师兄弟给收拢了,还叫他们死心塌地的入教——这个教主必定不是个一般的人物啊!”
  老爹道:“他们既然要你入教,就没说什么有关教务的底细么?”
  日期:2016-02-03 22:07:00
  曹步廊道:“他们并没有过多透露,只说了只要我入教,就叫我担任一堂之主,从此荣华富贵享用不尽,而且还能由教主亲自传授秘法,轻则道行大增,延年益寿,重则白日飞升,可修真成仙呢。”

  “白日飞升,修真成仙?”老爹哑然失笑道:“这样的话,也有人信?玄术是玄之又玄,绝非虚之又虚!”
  “谁说不是呢。”曹步廊道:“可也不知道那个教主用了什么法子,叫我那些曾经的师兄弟都深信不疑!”
  老爹沉吟道:“那这个异五行教的底细,他们就没有向你透露分毫?”
  “他们的嘴都很严实,说的实在有限!”曹步廊道:“他们这个教,其实自称不叫异五行,自称乃是五行教,顾名思义,教中有金、木、水、火、土五大堂口,每一行堂口都有总堂主和分堂主。他们拉我入伙,就是想叫我担任木堂的总堂主。”
  我听得心中暗自沉吟:“依曹步廊这么说来,那个崔秀只不过是异五行木堂的一个分堂主罢了。还不算是教中的顶尖人物,可即便是这样,崔秀都那般厉害了,那么这教主的手段究竟有多高明,也可想而知了。”
  老爹又问道:“曹师兄,你知不知道这异五行的总舵在什么地方?”
  曹步廊摇头道:“他们没有告诉我。”
  老爹道:“那木堂堂口的所在呢?”

  曹步廊又摇头道:“实在惭愧,这个……在下也不知道。”
  日期:2016-02-03 22:09:00
  “呵呵……”老爹笑了几声,道:“说句不客气的话,既然曹师兄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会知道这个教是个邪教?”
  曹步廊道:“就是因为问及许多问题,他们都不对我说,或者显见是谎话欺瞒,所以我才猜测他们这个教是见不得光的,而且又说什么荣华富贵,白日飞升,修真成仙……简直是荒谬!因此我一口回绝。他们急了以后,才对我说那教主是多么多么的厉害,手段是何等何等的毒辣,顺之者可得永生,逆之者则无不横死……我则更加笃定这就是个邪教了。”
  “原来如此。”老爹点了点头,道:“那曹师兄今后有什么打算?”
  曹步廊叹口气,道:“还能有什么打算呐,做缩头乌龟吧,藏一天是一天。”

  老爹道:“不必这么悲观,是邪教,终究败业难逃。曹师兄既然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理应光明正大些。”
  曹步廊只是苦笑。
  老爹又要说话时,那马新社探头探脑的从东院走了过来,老爹当即闭口不言。马新社贼头贼脑凑到门前,冲我老爹说道:“老先儿,我洗好了。”
  “嗯。”老爹目视弘德道:“你去带他进屋去。”
  弘德这边正听得认真,哪里肯走?可又不敢忤逆老爹的吩咐,便瞪了那马新社一眼,不情不愿的去了。
  日期:2016-02-03 22:10:00
  谁知道这边老爹也不再和那曹步廊多说了,只是道:“曹师兄,你体内有伤,就先在陈家村待上一段时间修养修养吧,不会有人为难你的。”

  曹步廊又惊又喜,道:“这,这样不太好吧?”
  老爹道:“江湖儿女,不必忸怩。你在陈家村里待着,总有一口饭吃,也不必担心那些邪教恶徒来寻你的麻烦。”
  “实在是不胜感激!”曹步廊站起身来,朝着我老爹深深一揖。
  “曹师兄客气了。”老爹又吩咐我道:“弘道,你带你曹师伯去东院里,先找间房子暂住。”
  “中。”
  叔父既然不在,封、李又走了,四间房子都是空的,收拾一间屋子给曹步廊住不算什么难事。

  安顿好了曹步廊,回到西院,老爹在门口叫住了我,恰弘德也从屋里出来,见这边只剩下我和老爹了,诧异道:“散场了?不说了?”
  我道:“人都去睡了,还说什么说。”
  “咋又安顿一个人啊!”弘德抱怨道:“家里的口粮还不够咱们自己吃呢,这还天天往家里留人!”
  “你懂什么!?”老爹低声喝道:“那个曹步廊没说实话!”
  我和弘德都十分诧异:“都这样了,他还没说实话?!”
  “说出来的话倒都是真话,可是有些话他不愿意说。”老爹道:“所以这个人要防着,所以我才把他留了下来。”
  日期:2016-02-03 22:17:00

  我心中不胜唏嘘,道:“爹,茅山那边的事情……”
  老爹道:“你进屋里来吧,捡要紧的说,你叔父回来后,肯定也有话要说。”
  到了正屋,我把江浦、大宝禅寺和茅山以及丛林中的事情简单节要的给老爹说了一遍,倒是没有费多长时间,老爹听得认真,中途也不问我。只弘德大惊小怪,搅七缠八的问个不停,又屡屡被老爹瞪止,是憋了一肚子的疑问,不敢发作。
  临了, 老爹说道:“这异五行是要做大动作,暗地里搞这么多动静,可惜被五大队给盯上了……估计好景不长!”
  我道:“那咱们还管不管了?叔父还拿着那个往生咒的铁片呢。”
  “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老爹沉吟道:“你和你二叔在南方坏了他们的好事,杀了他们的畜生,拿了他们的往生咒牌,咱们又留了曹步廊在村子里,他们会善罢甘休?”
  我心中暗想:“果然,这时候就是想置身事外,恐怕也不能了。”
  老爹又道:“他们要是真在开封活动,那就是咱们麻衣陈家的心腹之患,陈家渊源久远,宝物众多,他们未必不打咱们麻衣陈家的主意……弘道,等你叔父回来以后,你们俩就动身去开封,把这个异五行的底细给查清楚!”
  “嗯!”我顿觉热血沸腾。
  弘德也兴奋起来了,道:“爹,我呢,我呢?!”

  老爹瞥了他一眼:“在家给我去放羊!”
  弘德:“……”
  老爹道:“好了,睡去吧!明天晚上还要去应付颍水里的怪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