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384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看到卢经开这种态度,肖建中不禁有些感慨,原来想着自己来办理这个事情,结果到了县教育局之后,一名副局长接待了他,打着官腔,说这事不好办,很多老师都想从下面乡镇调到县城,不好给他搞特殊啊!
  肖建中当时就说这是工作需要,自己调到县城,自己老婆还能不调到县城吗?但人家副局长根本不理会这事,板着脸让他走了。

  现在卢经开还是安排这名副局长给他办理,看着叶平宇的批示,那脸上就是讪讪地笑着,脸上有些尴尬,肖建中看着他什么话都不说,让他感到头都发麻。
  草岭子乡里头,王强和姚伟国两人当然十分高兴,姚伟国在刘延伟的帮助下终于当上了副乡长,叶平宇并没有否决对他的任命,算是对过去同事的一个感情,无论怎么样,大家过去是一个办公室的同事,有些恩怨,最好让他过去,而不是时刻记在心里。
  王强现在成了宣传委员,倒是与叶平宇的工作能对接上了,一上任后就来到县里找叶平宇,带着叶美娜一起来的。
  见到叶平宇之后,叶美娜甜甜地叫着哥哥,叶平宇只能以笑相对,呵呵地乐起来了。
  对于王强他是一直是十分中意的,现在当上宣传委员,也算是对他的一种支持,下一步要搞金湖贡米节,需要草岭子乡的配合,王强作为宣传委员将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这几个人的提拔与叶平宇的本职工作没有多大关系,真正有关系的是姚月红,姚月红没想到最后到了宣传部,而且还是担任着一个临时性机构的负责人,龚胜向她多番解释,说金湖贡米节非常重要,梁成举对此也是十分重视的,她才同意到任。
  既然要倒任,必然要去叶平宇的办公室报到,一想到过去与叶平宇之间的恩怨,姚月红就感到全身不舒服,现在到了叶平宇的手下,如果叶平宇想着方法收拾她,她该怎么办?

  龚胜对姚月红的服务很到家,明明与叶平宇的关系不好,但是现在还要亲自把姚月红送过来,免得她自己过来报到,叶平宇给她脸色看。
  看着龚胜带着姚月红一起来到宣传部报到,叶平宇让姚海东给安排一间会客室,来招待龚胜和姚月红的到来。
  看到叶平宇很正式地欢迎她和龚胜的到来,姚月红感到很意外,龚胜也是有点没想到,看来叶平宇的心胸宽广的很,不是原来他们所想的那样。
  “叶部长,我把月红同志给你送来了,她的工作一切听从叶部长你的吩咐了!”叶平宇和龚胜并排坐在一起,旁边坐着姚月红,龚胜一脸笑意地向叶平宇说道。
  叶平宇微微一笑道:“月红同志是我提议她到宣传部来工作,一切将按照常委会的决议来办,现在龚部长专门吩咐做好安排,我一定从命。”
  看着叶平宇极为谦逊宽和的样子,龚胜和姚月红两人都感到有些惭愧了,常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们的心胸实在是太狭隘了!
  “我一定听从叶部长的安排。”来到宣传部任职,姚月红的心情是忐忑的,自从叶平宇担任了县委常委以后,她对与叶静之间发生的冲突实在是后悔死了,否则她现在肯定是能当上镇长了,而她与张玉江之间的冲突,那实在是被张玉江逼迫无奈才发作起来,否则她就是再没有头脑,也不可能与张玉江之间发生冲突。
  听到姚月红的当场表态,叶平宇表情玩味地笑了笑道:“主要还是龚部长安排,宣传部的庙有点小,就怕会埋没了月红同志。”
  叶平宇此话一出,龚胜连忙笑道:“到了宣传部肯定是听从叶部长安排,月红同志是一个听从组织,服从大局的人。”

  姚月红也忙说道:“我一切听从叶部长指挥,把金湖贡米节的事情办好。”
  看到他们两人服软听话的样子,叶平宇轻轻拍了拍了沙发的扶手,淡淡地道:“一切听从县委决定吧,月红同志担任金湖贡米节办公室主任,任务非常重要,这是组织对月红同志的一种信任,希望月红同志能认真把工作做好。”
  姚月红连忙表态道:“我一定把工作做好,不负组织期望。”
  姚月红总算是认清了形势,一味地与叶平宇对抗,过度地依赖于龚胜和梁成举是没有用的,她不过就是一个棋子,相比起县委常委这些大佬们,哪个常委大佬都不会完全为了她的利益,而不顾及其他常委的面子,梁成举明明想支持她当镇长,但最后不还是同意她到贡米节办公室担任主任了吗?在真正利益的面前,她屁也不是。
  与龚胜和姚月红两人见完面之后,叶平宇把龚胜给送出门,龚胜现在是堆出一副笑脸,照片的事让他现在小心了许多,总感觉是一个随时都会爆炸的丨炸丨弹,但就是不知在什么时候爆炸。

  龚胜走了以后,叶平宇把姚海东叫过来,让他给姚月红安排办公室,正式成立金湖贡米办,准备开展相关方面的工作。
  看着叶平宇吩咐姚海东安排办公室的样子,在姚海东走了之后,姚月红忍不住地走上前低头说道:“叶部长,上次你妹妹那事,真的对不起了!”
  看着她在自己面前道歉的样子,叶平宇平淡地道:“过去的事你还记在心里吗?我倒是把这件事给忘记了,好好地做事情吧,这个活动搞好了,可是算作你的一大成绩。”
  叶平宇不声不响,话语间并没有太把以前的事当回事,这让姚月红一下子感到心灵被震撼着一下,她以为叶平宇故意把她调到宣传部,目的就是想整治她,否则怎么可能会主动要求她到宣传部工作?
  “叶部长,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以后一切听从您的吩咐。”姚月红真诚地向叶平宇说道。
  姚月红走出了叶平宇的办公室,看着她离去,叶平宇坐在椅子上想了想,征服一个对手,和碾压一个对手,到底哪一个爽一点?征服对手,是让对手认输服软,而碾压对手,则是将对手彻底地打倒,并踩上几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而如果要想在政治彻底打败对手,让其永世不得翻身,除非对方犯有重大错误,否则是没法将其彻底打倒的,但是可以征服对手,让对手心服口服并为自己所用。
  对于姚月红这样的人,他当时在常委会上并没有想太多,只是想着不能让她到下面担任镇长,才想出了这样一个折中的办法,现在她来报到了,到底是想着碾压她,孤立她,还是征服她呢?
  叶平宇反来复去好好地想一想,感觉对于姚月红这样的人,征服下来也没什么大用,其个人素质不足以担当大事,何况双方都有心结,难以完全融入到一起,始终会是貌合神离,没什么作用。
  想到这里,叶平宇感觉征服姚月红是没有用的,虽然现在差不多快征服她了,但是如果碾压她,似乎显得他的心胸有些狭小,也不大好。
  想来想去,叶平宇的眼睛突然一亮,觉得如果能先征服姚月红,让姚月红感激他,在外面说他的好,塑造他胸怀宽大的形象,然后再想法碾压她,让其永世不得翻身,这样是不是更爽一些?
  日期:2016-02-17 0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