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366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说,赵喜海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他仔细想了想自己现在所处的境地,很是害怕,如果自己不听秦书凯的话,三天内滚出普水,秦书凯必定不会放过自己,到时候一举报,自己就完了。可是自己如果听了秦书凯的话,上任一段时间就主动辞职了,自己以后哪里还有面目见人,就算是自己主动打了请辞报告上去,只怕上级领导也要自己给出一个理由才能批准这件事,到时候,自己肯定不可能把真实情况给说出来,反而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这种局面,让赵喜海感觉甚是痛苦,他第一次感觉到,原来做领导的好处尽管是显而易见的,但是这些显而易见的好处,稍不小心,就有可能成为背负在自己身上的大山,把自己压的喘不过气来。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赵喜海接到了药厂黄老板邀请自己吃饭的电话,尽管他心知肚明,黄老板这是要送钱给自己,这个时侯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推脱自己今晚有重要的客商要接待,拒绝了黄老板的邀请。这个时侯,如何保护自己那才是关键,根本没有心思想其他的事情。
  稍后,吴益丹的电话也打来了,无非是找个理由说要见一面,想要把身体送给自己,也被赵喜海拒绝了,这种时候,早已软不拉几的,一点精神头都没有,就算是再来几个如花似玉的光了衣服站在自己面前,自己也没兴趣多瞅一眼。
  思来想去,赵喜海叫上自己的专车司机,吩咐司机把自己送回市区的家里。司机听赵喜海这么说,心里也有些疑虑,这位赵书记自从到普水上任以来,平时很少回家,这次又是刚从家里到普水没两天,怎么又要回家了。
  只不过当领导司机的,一向都比较的出言谨慎,尤其是一些经常跟在领导身边开了多年的车的老司机,你休想从他的嘴里得到丝毫关于领导对某事态度之类的消息,除非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毕竟,这些司机也算是大浪淘沙出来的,凡是嘴比较碎的司机,大部分都会被安排在单位里打个机动,或者是跟一些不重要的领导开车,对于一些主要领导来说,这司机的配置方面,县委办公室也好,县政府办公室也罢,配备方面还是比较注意的。
  赵喜海作为县里的纪委书记,说起来,在县里也算是个响当当的人物,配备的司机素质,自然是有着服务领导多年经验的老司机,那就是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不问,不能做的不做。
  赵喜海回到家,很想和老婆在一起探讨这件事情如何处理,可是老婆今晚却没回来,打个电话过去问,什么时候回来。老婆哼哼唧唧的样子说,正在加班,有事回去再说吧。
 
  赵喜海也是个聪明人,最近自己拜托老婆帮忙药厂黄总的事情,老婆这两天自然是要找机会跟唐市长好好的说道说道,把这件事给办妥当了,今晚的手机背景里头,听到的声音,除了老婆的声音,似乎还有其他杂音,这说明老婆现在正忙着呢,没有功夫理会自己。
  赵喜海一个人躺在自家卧室的双人闯上,心里不由生出几分悲凉,自己一个大男人,遇到了困境,没有老婆的帮忙,竟然一点办法都没有,这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尽管老婆在外头跟不少领导有染的事情,他心里也清楚,可是,如果没有老婆的牺牲,家里家外的很多事情,哪里能够处理的那么顺畅。

  这几年,自己的位置不断提拔,说起来,还不都是老婆的功劳,一想到这里,赵喜海就感觉稍稍舒服了些,不管怎么说,老婆总还是自己的老婆,她跟那些男人之间也纯粹是为了工作而逢场作戏,就像自己跟吴益丹之间的关系,落水夫妻,太阳一出来,自然散开,真正跟自己白头到老的,还是自己的妻子。
  凌晨一点多的时候,老婆总算是回家了,稍稍有些凌乱的发型,似乎想要说明些什么,只不过赵喜海此时哪里还有心情去追究这些,他手忙脚快的帮助老婆把拖鞋换上,拉上老婆的手,径直走向卧室。
  老婆误会了赵喜海的意思,以为赵喜海要和她做那个事情,心里根本不想着这么做,因为赵喜海打电话的时候,她和唐小平市长真是到了关键的时候,根本不可能立即回来和赵喜海谈事情。
  现在看到赵喜海如此,就小声说,你猴急什么,我在外头应酬到现在,身上烟酒味道太大,怎么着也要先洗洗再睡觉。心里想到,不可能刚被别人日过,现在再被赵喜海日,毕竟那种事情做也是需要心情的。
  赵喜海有些不振的声音说,老婆,还是先别洗了,我有事情要跟你说,说说话。
  老婆这才注意到赵喜海的神情有些不对劲,根本不是想要做那事,于是赶紧问他,出什么事情了?
  赵喜海没好气的回答说,老婆,你到现在才回来,我都快急死了,这次真是出大事了,我可能在普水混不下去了,看看如何想办法帮助我度过难关,或者调整到别的单位。
  赵喜海的老婆斜了他一眼说,好好的,说的什么无厘头的话,在普水县干的好好的,怎么就混不下去了,就算是你们的县委书记张富贵要欺负你,我也能帮你给摆平了,多大点事情就这么一副没精神的样子,你有话好好说。
  赵喜海心知,不把事情说清楚,老婆自然是不会明白自己混不下去的原因,于是一五一十的从自己刚到普水县后,张富贵怂恿自己以调查开发区副主任赵晨阳为契机,准备目标对准秦书凯的事情跟老婆讲述了一遍。
  老婆听完后,有些没好气的说,赵喜海,我当是多大的事情,你在普水就算是调查县委书记张富贵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是调查一个县委副书记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
  老婆今晚的确是去伺候了一把唐小平市长,现在满身的精神都用光了一般,感觉身体特别累,如果不是因为赵喜海着急的打电话,她现在正躺在男人的怀里睡的正香呢,见赵喜海没什么大事,她伸了个懒腰说,算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赵喜海见老婆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心知,自己要是不把实话说出来,只怕老婆必定不会把这件事当回事,可是自己跟吴益丹之间的勾当,又怎么好让老婆知道,他稍稍思考了一会,对老婆说,这件事最关键的地方,我还没来得及说呢,你先别走啊。
  老婆刚准备洗洗去,听赵喜海这么一说,有些不耐烦的说,跟我说话,还吞吞吐吐的干什么,有话赶紧说,这都什么时候了,明天还要上班,不早点休息不行啊。
  赵喜海于是有些言辞闪烁的把自己收受贿赂的事情被秦书凯抓到了证据,以及药厂黄总跟自己之间的交易,也被秦书凯抓住了把柄的事情,跟老婆详细的说了一遍。
  老婆这下也有些愣住了,想不到是这样,她责问赵喜海,你这是怎么搞的,收受了贿赂的事情,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明明正在调查人家,自然要防备些才对,怎么这么大意呢?
  赵喜海苦着一张脸说,老婆,我以前就听说,这个秦书凯实在不是个省油的灯,可是我哪里知道,他竟然有这么深的心机,说不定,我一到普水的地盘上,他就已经安排人在监视我了,现在他手里拿着证据,逼迫我三天之内辞职,否则,他就会举报,你说我好不容易混个纪委书记当当,这才当了几天就辞职了,我这真是有些不甘心啊。
  老婆白了他一眼说,赵喜海,你看你办的这些事,既然知道秦书凯很难对付,为什么一到普水,什么都没弄明白呢,就开始对付这最难对付的人,还有,这涉及到钱的事情,怎么就不小心些,现在被人抓住了小辫子,还不是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吗?
  赵喜海听老婆这么说,心里更加发慌了,他赶紧拉住老婆的手说,老婆,你听我说,这次你无论如何要帮帮我,我可丢不下这么大的人啊,这要是真的辞职了,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这周围人的唾沫星子也会把我给淹死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