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23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2-02 21:50:00
  更新线----------------------
  听见“厌胜门”这三个字,我固然是吃了一惊,那老者的瞳孔也在刹那间骤然紧缩,无声无息中,他的一只手缓缓摸向口袋。老爹突然冷笑道:“老先生,我无心伤你,你最好也别自寻烦恼。那铁钉,未必能碰得着我。”
  那老者的脸色又是一变,把手又放了回去,目视我老爹道:“您究竟想要我做什么?”
  老爹道:“我听说厌胜门在建国之初就被划入了会道门邪教异端中,早就被五大队剿的烟消云散了,门中的高手、首脑、徒众也全都锒铛入狱,以你的手段,在厌胜门中的地位应该不低吧?你为什么还能逍遥法外?”
  那老者道:“还要请教,您怎么知道我是厌胜门中的人?”
  老爹道:“刚才我于暗中观察你多时了,你在动手的时候,露出了内衬,我瞧见那上面绣着一根墨色台柱——这应该是厌胜门中的身份标记吧?”

  那老者悚然动容:“这样的夜色,我内衬里绣的那么小的墨色台柱,您也能瞧见?!”
  弘德傲然道:“我爹是夜眼,视黑夜如同白昼!”
  “名不虚传,名不虚传……”那老者点点头,道:“佩服!”
  日期:2016-02-02 21:50:00
  “抬爱了。”老爹道:“我听说,厌胜门等级森严,门中最高辈分的人,也就是门主被尊称为‘泰山’,门中之人又呼其为‘山爷’。‘山爷’下面是‘台柱’,大台柱、二台柱、三台柱……数目不等,以贡献晋升,门中低辈之人呼为‘柱爷’。台柱下面是‘椽子’,最小的等级是‘砖头’。你的内衬上既然绣着台柱,那在门中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那老者叹了口气,道:“一个外行,居然对厌胜门如此了解,令我骇然,您真是博闻强识!我确实是原来厌胜门中的台柱,也做过许多不该做的事情,建国之后,划入会道门,被抓入狱,获刑十年,这也是我的应有之报……后来因为表现良好,提前释放了出来。这些年里,我金盆洗手,彻底和过去划清了界限,在江湖上隐姓埋名,再也不提过往的事情,更没施展过原来的厌胜手段去害人。所以,请您放心,我知道麻衣陈家的威名,更晓得您的手段,是绝不会在太岁头上动土的。今天夜里,我误入贵村,实在是因为不知道这里就是陈家村,还请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我,感激不尽!”

  日期:2016-02-02 21:51:00
  “冲着你刚才没有伤我的两个儿子,我就知道你绝非十恶不赦之人。”老爹道:“不过,我也能听得出来,你话里仍旧藏着掖着,没说明白。”
  “嗯?”
  老爹道:“你进我陈家村,肯定不是误入。”
  那老者抬起头来,满脸惊愕的表情看着我老爹。
  老爹道:“你只要说瞎话诓人,我就能看得出来。”
  那老者喃喃道:“对,对,您是神断陈先生,有什么人能在您的眼皮子底下捣鬼?只求您念在我而今惶惶如丧家之犬的处境,放过我吧……”
  “老先生……”老爹盯着那老者,丝毫不为之所动,道:“你不说明白,我是放不了你的。毕竟,你是我家老七带回来的,我也得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身为族长,职责所在,还请见谅。”
  那老者道:“这么说,是真的无法通融了?”

  “本就无仇,何来通融?”老爹道:“我观你额角发青,司空不平,少府色暗,乃是兄弟相阋之兆,且内有忧惧,入陈家村恐怕是躲避仇雠吧?”
  那老者张大了嘴,愣了许久才道:“您都相出来了,我还有什么好隐瞒的?!”
  老爹伸手揖让,道:“屋里请。”
  那老者抬步往院中迈进,老爹紧步随上,走在前面,带那人入正屋大堂。
  我和弘德关了院子,也急忙跟了进去。
  日期:2016-02-02 21:57:00
  我特意倒了些茶水,端进屋里时,只听那老者正在自报家门,道:“在下曹步廊。”
  “久仰!”老爹道:“后学陈汉生。”
  那曹步廊端起我倒的茶水,仰面喝了个精光,冲我和颜道了声谢,然后苦笑着朝我老爹说道:“您的神断名头,在下早有耳闻。至于在下的草字贱名又何足挂齿?”

  老爹道:“昔年文柳镇的大案,就是阁下做的吧?”
  曹步廊一怔,随即摇头道:“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这样的小事,您都还能知道,厉害,厉害……”
  虽然嘴里说着“这样的小事”,但是看那曹步廊的神色,却明明颇有自得之意,显然是对那“小事”充满了骄傲。
  我心中顿时对那“文柳镇的大案”十分好奇,本想再去给曹步廊倒茶的,却没有立即去,只盼望着老爹和这曹步廊能再继续说说,可是后面的谈话中,这两人却都不再提及这事情了。
  我只好又去倒茶。
  回来的时候,只听那曹步廊说道:“您慧眼如炬,在下不敢再有所隐瞒——多谢小哥了,真是宅心仁厚的孩子!”曹步廊接过我的茶,又是一饮而尽,我还要再去倒,他摆摆手:“不用了,好孩子。”
  我冲他笑笑,站在了旁边,听他和老爹说话。

  日期:2016-02-02 22:00:00
  曹步廊道:“说来惭愧,在下确实是被昔年的手足兄弟所伤,不得已才逃往陈家村避祸。但是请您一定要相信,在下绝无恶意,只是想借助陈家村的威名,吓退那些穷凶极恶之徒,好叫他们不敢再对我动手。”
  老爹道:“你昔年的手足兄弟,现在在做什么?”
  曹步廊道:“他们原本和我一样,也在政府派出五大队清剿会道门的时候,锒铛入狱,后来因为立功得以提前释放……可惜了,他们贼性不改,出了大狱,不思上天好生之德,不念政府感化之恩,受了几个妖人的挑拨,竟然又入了邪教,嗐!不但如此,他们还千方百计的找到我,反复劝说,要让我也随同他们一起加入那邪教。我自然是严词拒绝,还劝他们快些回头,不料他们已经完全利欲熏心了,哪里还能回得了头?他们又怕我泄密,百般游说不成之后便动了杀机!我虽然有所提防,但是毕竟一个人,寡不敌众,被他们给合力伤了,幸亏我逃得快,也幸亏我逃进了陈家村,否则,此刻哪里还有性命啊?!”

  日期:2016-02-02 22:00:00
  我听得心中一动,暗想那个崔秀精通厌胜术,似乎也是厌胜门的人,难不成,他跟这个曹步廊也有什么关系?莫非是同门?
  可是那崔秀的年纪,要比这曹步廊小很多啊。
  而且在二十多年前,厌胜门就被清剿了,而崔秀死时的年纪不过才三十多岁,若也是厌胜门的人,那也忒小了。
  “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只听老爹说道:“你那些个以前的门中兄弟,现如今又都入了什么邪教?”
  曹步廊略略迟疑,道:“那个邪教……好生厉害……那教主,据传,也是个不世出的奇人……”
  老爹道:“到了这里,你不用怕。”
  曹步廊尴尬道:“势单力薄,容不得不怕啊。”
  我忍不住说道:“是不是异五行?”
  那曹步廊大吃一惊,看向我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