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90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紫鹃连头都懒得冲她点,快步走入走道,见李睿的房间门还开着,冷笑一声,推门走进去,唯恐李晓月跟来,反手把门关了,抬头看时,李睿正在里屋桌前,端着那杯热牛奶正在摇晃,似乎太烫,一时喝不到嘴里。
  李睿听到声音回头看来,见郑紫鹃去而复返,又是惊愕又是慌张,道:“郑……郑部长,你怎么回来了?”郑紫鹃冷笑着走上前,道:“好小子,竟敢借杨部长的光,跟宾馆索要牛奶喝,假公济私,被我抓着了吧?哈哈。”说完已走到他跟前,劈手从他手里夺过那杯牛奶,感觉温度不算太烫,闻嗅到牛奶的芳香后,忽觉自己有些口干舌燥,忍不住把杯子送到嘴边,咕嘟咕嘟的喝了半杯下去。

  “啊……你不能喝!”李睿见她喝了自己精心调制的牛奶,大惊失色,想要阻拦,已经晚了。
  “我不能喝?我为什么不能喝?你能喝我怎么不能喝?正好你姐我渴了,你这一杯呀,就便宜我啦,呵呵。”郑紫鹃不无得意的说着,将剩下半杯牛奶一股脑的全喝了下去,喝完还伸出红嫩的舌尖舔了舔口唇,赞道:“味道真不错!”
  李睿已经吓得完全傻了眼,呆呆看着眼前这位大姐,半响回过神,转头看看桌上那个空空如也的袖珍瓶,心中暗叫苦也。
  原来,他听李晓月说杨玉兰要喝牛奶之后,就想着把自己公文包里珍藏的法国进口仓蝇水派上用场。这仓蝇水无臭无味,也没有什么太强烈的副作用,主要是催发女性的春情,掺杂在牛奶中被杨玉兰喝到肚子里以后,即便药效发作,也不会对她身体产生任何的伤害,只会让她情念难熬的过上那么一会儿而已。反正只要让她难堪一回,也就算报复了她,心中那口恶气也就出掉了。所以,他才跟李晓月要了这么一间客房,用来往牛奶里下药,保证不会被人瞧见。李晓月端来牛奶之后,他暗想,刘丽英只服食了一大滴这仓蝇水,就已经邪火焚身,难以忍耐,如果自己把一小瓶仓蝇水全部放到牛奶里,那杨玉兰肯定会更受罪更难熬,自己与郑紫鹃岂不是更能出气?于是忍痛取出一个袖珍瓶,将里面的仓蝇水全部倒进牛奶里。谁承想,还没叫李晓月进屋取走牛奶给杨玉兰送去,这位郑姐却鬼一般的冒出来,进屋后二话不说,端起牛奶就喝,更是一口气将一整杯牛奶喝了个干干净净,这可如何是好?待会儿她春情催动,自己难道要在边上看笑话吗?

  “本想坑那个老妖婆一回,到头来却坑了自己这位好郑姐,这真是阴差阳错,闹出大笑话了!”
  李睿惊慌失措,心虚得要命,瞪大眼睛瞧着郑紫鹃,只盼仓蝇水不要在她身体里发作,真要是发作了,她当着自己现出难堪情态,怕自己今天也讨不了好,说不定还会被她迁怒惩治……可这仓蝇水并不听自己的话啊,自己说不发作就真的不发作吗?
  郑紫鹃把牛奶杯放在桌上,见他又傻又呆的瞧着自己,忍不住好笑,道:“傻小子,这么看着我干吗?我逗你玩哪,你还以为我真来抓你跟宾馆索要牛奶的事?”李睿结结巴巴的说:“郑……郑姐,你……你没事吧?”郑紫鹃奇道:“我能有什么事?我很好的,就是让姓杨的气饱了。”李睿想到刘丽英药效发作的那一幕,忽然间有些胆小,道:“那……那你,你赶紧回家吧。”郑紫鹃说:“我是要回家啊,你不是没车嘛,我叫司机送你一趟。”

  李睿忙道:“不用,不用,我……我自己走就行了。那郑姐我……我先走了。”说完迈步要溜,暗想,自己溜了也就溜了,就算这位好姐姐仓蝇水药效在身体里发作,自己不在现场,那就大可以把问题推到宾馆餐饮部门那里,说是他们提供的牛奶质量不合格,或是已经过期等等,随便找个理由,这位郑姐也就赖不到自己头上。
  可哪知道,他前脚刚动,后脚郑紫鹃已经一把扯住了他的胳膊。
  李睿被她毫无声息的突然扯住,吓得一颗心好悬没从嗓子眼里蹦出来,全身打了个冷战,牙齿哆哆嗦嗦的道:“郑……郑姐你……你干吗?”郑紫鹃绕到他跟前,表情奇怪的打量他,道:“小睿,你怎么回事,你表现不大对劲啊?”李睿陪笑道:“我……我很好的,郑姐我先走了,你放开我。”郑紫鹃没说话。李睿根本不敢正视她的眼睛,道:“好郑姐,你……你让我走吧。”话音刚落,忽然觉得她抓住自己手臂的小手变得热起来,很快就滚烫无比,吓得打个机灵,心说不是药效发作了吧?大着胆子侧头看去,只见她脸色酡红,神情迷茫,颇有些明白不过味儿来的样子,知道定是药效在她身体里发作了。

  这下可是把他给吓坏了,此事可大可小,说小了,那是郑紫鹃误打误撞,误服下了药的牛奶,属于她无心之失,责任在她那边;可要是说大了,就是自己下药阴谋伤害上级领导,这可是要负刑事责任的呢。尤其是眼睁睁看着她药效发作,那种心虚的感觉是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人永远不能体会到的。
  “小……小睿!”,郑紫鹃陡然开口,“我……我怎么忽然有点不舒服?”
  李睿哪里说得出话来,脸色讪讪,不敢看她的眼睛。郑紫鹃傻呼呼的说道:“我喝了这牛奶,全身发烫,脑子发晕……”忽然回过神来,道:“小睿,我想起来了,你刚才不让我喝,你……你为什么不让我喝?”李睿眼见已经脱不开身了,只能老老实实地实话实说,羞惭不已的说:“郑姐,我不让你喝,因为……因为这牛奶是我下过药的。我是要报复杨玉兰那个老娘儿们,给你出气。我……我没想到你会突然冒出来抢过去喝了。”郑紫鹃吃了一惊,另一只手也抓住他胳膊,道:“你下的什么药?安眠药吗?不对……不像,我虽然头晕,但是一点都不迷糊,也不犯困,反而脑袋乱糟糟的很兴奋……这是什么药?”李睿哪敢回答,含糊不清地说:“普……普通药……”郑紫鹃斥道:“少给我打马虎眼,你给我老实交代:这是什么药?我用不用去医院?快说!”

  李睿尴尬不已,抬头看了看她,见她脸色通红无比,眸子里水汪汪的,似乎蕴满了春情,比平时那个温婉高洁的她平添十二分的妩媚,仔细辨听,她呼吸声也似乎加重了几分,看她这样,心中更是发虚,急着撇清责任,道:“郑姐,你别怪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这是要害那个杨玉兰,我想为你出气,我没想着害你……”郑紫鹃幽幽一叹,道:“我知道你绝对没想着害我,可现在还不是害了我?你快说,下的什么药,严重的话我赶紧去医院洗胃。”说完又叹道:“唉,还是要怪我自己啊,都多大的人了,怎么做事还是这么随心所欲、不知分寸?”李睿忙道:“不要紧,不严重,对人身体没伤害。你……你赶紧回家吧。”郑紫鹃嗔道:“那到底是什么药啊?快告诉我。”李睿硬着头皮说:“苍……苍蝇……”郑紫鹃失声叫道:“什么?牛奶里有苍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