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18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话说完,于书记也下了车。门立马砰地一声关上了,然后车子立即冲了出去,离开了那里。行驶的过程中,姚松看着那张银行卡,问梁健:“梁哥,这卡?”
  梁健说:“你待会联系一下陈昌国陈县长,让他通知一下那些遇难者家属,这里面的钱,明天让他每家分一下,就当是政府给他们的一点丧葬费,至于正式赔偿,等这边事情稳定下来后,再说。”
  姚松听后,松了口气说:“这样好。梁哥,你刚才可吓死我了。不过,梁哥,这次我怎么觉得你不一样了。怎么说呢,和以前相比,你现在好像有点……有点……”
  “有点什么?”梁健笑问。
  姚松想了一会,说:“通俗点讲,就是凶。文雅一点,就是说有血性。对了,梁哥,我问你个问题。”
  “嗯。你问。”梁健说。
  “如果刚才的于书记他不肯把贺健翔交出来,你会不会真的把他给那个了吧?”姚松问。
  梁健的目光看着前挡风玻璃外,良久回答:“我不知道。”
  后面,姚松的脸色变得有些复杂。
  梁健他们没有直接回酒店,先去医院。到了医院,贺健翔已经送去检查了。梁健他们与刑讯员他们碰到了一起,得知贺健翔没有大碍后,让他们先在这里守着,梁健和姚松还有褚良先回了酒店。
  到了酒店,梁健拿了留在前台的东西,然后上楼进门。一进门,就发现,屋里乱糟糟的。姚松说:“梁哥,还好你想得周到,不然那录音肯定被拿走了。”

  梁健将录音交给了姚松,说:“你拿去做好备份。然后,就休息一下吧。这两天辛苦了。”
  等姚松他们都去休息了。梁健坐在那里想,接下去该怎么办。正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是个陌生号码。梁健犹豫了一下,接了起来。
  “梁主席,你好,我是马主席的司机。马主席让我来接你,我现在已经在凉州了,您的位置是在哪里?”

  原来是马雅派来的司机。
  梁健说:“我暂时不回去,你要么就自己找个酒店住下,要么就自己先回宁州吧。”
  “可是,马主席说了……”司机不甘心。
  梁健打断:“马主席的话是马主席,我虽然比她多了个副字,但级别是一样的,所以,她没权利来决定我的来去。”

  梁健说完,就挂了电话。他想,这司机肯定会立刻给马雅打电话。马雅估计会气得不轻,然后她会给他打电话来逼迫他回宁州吗?
  梁健想,应该不会。马雅不会这么笨。
  那会是谁打电话来呢?还是说,不会有人打电话来?
  梁健觉得有些头疼。自从到凉州后,就没有好好休息过,每天都是各种心思,一直在高速运转自己的大脑,逼迫着自己想出各种各样的方案去应对接下来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还要尽可能地将一些变化都掌控在手心之中。这种感觉,虽然有种运筹帷幄的成就感,但说实话,很累。真的很累。

  或许该放松一下。然后以更充沛的状态,去迎接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梁健这样一想后,倒头即睡。脑袋一沾枕头,这眼皮就重了起来,昏昏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他做了很多梦。梦里,梦到了很多人。最多的是胡小英,而和胡小英有关的最多的画面,是那次在茶山上,他进门找到胡小英的那一瞬间。那痕迹斑驳的床单下她伤痕累累的身体,还有她哀莫大于心死的神情。她绝望的眼神,每一次画面的回放,都像是一把刀,狠狠地撕扯着他的胸口。
  他觉得,胡小英之所以会成这样,有他的错。在那段日子里,因为他的犹豫不定,伤害了她很多。
  在心底里,他从来没有原谅过自己,从那件事发生后。
  梁健是被姚松喊醒的。姚松说:“贺健翔找他,有话跟他说。”
  梁健看了下窗外,天光很好。便问姚松:“什么时候了?”
  姚松回答:“第二天早上了。”
  梁健惊了一下,一边起床穿衣服,一边问姚松:“联系过陈昌国了吗?”
  姚松回答:“昨天晚上就已经把卡给他了。他刚才召开了记者会,现场将那部分钱全部分发到了各个遇难者家属手中,而且将你昨天说的那些话,也都说了。你要不要看一下直播?现在应该还没结束。”
  梁健想了一下,走过去开了电视机。凉州市电视台正好在直播记者会现场。陈昌国站在一排桌子前,亲自在给一个个上来领钱的家属发钱。梁健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他问姚松:“卡里总共多少钱。”
  姚松笑着说道:“我本来以为只有五十万,没想到里面有八十万。”
  梁健算了一下,这样的话,平均一下每个遇难者家属,能拿到一万块钱。钱虽然不多,但也是政府的一点心意,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这时,一个上来领钱的人,看着陈昌国递过来的白信封,却没伸手。梁健注意到了,目不转睛地看着。
  他问陈昌国:“这个钱领了后,你们政府是不是就对这件事不管了?”
  陈昌国愣了一下后,忙笑着解释:“当然不是,今天的这些钱是政府是考虑到你们大部分人的情况都不是很好,所以给每个遇难者发一万块钱作为补助。所谓死者为大,无论怎么样,我们得先让死者入土为安。你们作为家属,肯定也不希望人都已经离开了,还不能安顿好吧。”
  陈昌国的话虽然有些感染力,却没让面前的人打消疑虑。他看着陈昌国,又问:“那天现场的那个年轻主席呢?我们要见他。”
  旁边,姚松看向梁健,问:“梁哥,他说得是你吧?”
  梁健点头。
  电视里,陈昌国说:“梁主席现在在市里,你们可能不知道,这部分钱,就是梁主席争取来的。是他昨天晚上交给我,嘱咐我一定要亲自交到你们手中。”
  “那他为什么不自己来?”那人又问。
  陈昌国看着他,说:“他如果来了,那谁替你们说话?”
  那人沉默了下来。电视机面前,姚松笑着说:“这陈昌国还真会说话。”梁健却皱着眉头,说:“他这是坑我呢。”
  姚松不解。
  梁健解释:“回头,肯定会有人来问我,这八十万哪里来的。这里面问题倒也不是很大,只要于书记栽了,就是一百八十万问题也不是很大。关键是,他最后那句话,他倒是把我捧高了,可问题是整个政府都被他给踩低了!这不是坑我是什么。”
  梁健有些苦笑不得。这陈昌国看来是想奉承他,可这奉承,梁健还真是有些诚惶诚恐啊!
  !!
  陈昌国或许是想巴结梁健,所以本该懂事会说话的他,却说了十分不恰当的话。可谓是,马屁拍在了马腿上。但,梁健也不想去与他计较。
  日期:2015-08-17 19: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