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35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大洲点头说,行,那就先这么着吧。
  黄总急匆匆的赶往赵喜海的办公室,金大洲则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想着,自己要怎样跟公丨安丨局的夏局长沟通此事,成功的把握性更大些,有道是,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黄总平日里,总是隔三差五的送点好处给自己,现在也到了该还这个人情的时候了。
  黄总到赵喜海的办公室后,把事情一说,赵喜海倒是很爽快的,直截了当的回答说,自己一定会尽力帮忙的。因为赵喜海知道,如果自己帮忙,那么好处是少不了的。
  这倒是让黄总有些喜出望外,他没想到事情竟然进行的如此顺利,按理说,自己跟赵喜海之间的交往并不算过多,赵喜海得到些自己的好处,也都是小意思,这次遇到事情,却这么积极主动的帮忙,真是让黄总心里甚是感动。
  黄总是个聪明人,知道官场的干部,不见兔子不撒鹰,没有实际的东西,说话就是放屁,于是第二天就给赵喜海送了一张20万元的卡,说是赵书记帮忙需要打点,肯定不会让赵书记花钱,不够再给个电话。

  赵喜海当然很兴奋。
  只不过,事情的发展并不是按照大家想象的那样,是旁人能控制的,这件事情很快通过渠道传到了市政法委的丁书记的耳朵里,丁书记听说此事后,相当生气,立即针对此事作出了批示,批示明言要求,普水县相关部门,一定要严惩此事的相关责任人,对包庇者严惩不贷。
  原本金大洲以为,只要自己出面跟县公丨安丨局长夏阳光打个招呼,再让药厂黄总背后给点实惠给夏阳光,这事情就算是结了,说到底也不过是卖银小事,又不是杀人防火的大案子,之所以如此较真,也不过是公丨安丨局看中了这酒店背后有药厂撑腰,肥水很大而已。
  没想到金大洲打电话的时候,夏阳光的口气却很是为难的对金大洲说,金县长,这件事情还真不是我不愿意你金县长面子,事情现在闹出来的动静太大,已经惊动了市里的领导,市政法委丁书记的指示今天已经下来了,我要是在这个时候,扛着上级领导的指示,跟上级唱反调也是不现实的,除非是不想在普水干了,所以,这件事我还真是爱莫能助了。

  金大洲有些奇怪的问,夏局长,这件事根本就不算是什么大案子,怎么会连市政法委的丁书记都惊动了,还下来了批示,你可否方便跟我交个底,这件事是不是还涉及到其他不为人知的大案子。
  夏阳光立即一口否决说,金县长多虑了,据我所知,应该是没有,如果不是丁书记的指示压在头上,这件事我倒是可以看在金县长的份上网开一面,从轻处理,但是,现在看来,恐怕是有些对不住金县长了,酒店不进行认真的整改,那是不可能在开的。
  金大洲见夏阳光把话说到这种地步,知道既然市领导关注了,确实是无法干涉的,也只好退而求其次的问,夏局长,酒店可以慢慢的整改,是不是可以先把酒店经理孙红红放出来?
  夏阳光局长不是傻子,更不会像单琴一样得罪县里的领导,于是很无奈的回答说,金县长,这件案子,既然惊动了市里的领导,只怕没有人敢私自做出任何决定,事情如何处理那是要看下面的调查和查处。所以,还请金县长不要让我这个小小的芝麻官为难,如果金县长实在想要帮孙红红出来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有丁书记的一个批示,哪怕是一句话也成,我这里立即放人。
  金大洲听了这话,不由在心里暗骂,***,你会做人,你倒是会拐着弯骂我没用是吧,我要是能从丁书记那里弄来批示,还要找你这个公丨安丨局长干什么。
  金大洲心里有些不爽,对夏阳光说话的口气也有些不痛快,他冲着电话说了一句,既然夏局长实在为难,这件事就算了,这人总是吃瘪的时候,孙红红也算是咎由自取吧。
  金大洲的最后一句话,显然是有些含沙射影,夏阳光倒也不恼,反而应和着说,是啊,这人总有走背字的时候,这个孙红红要是平时做事小心谨慎些,现在也不必劳烦金县长如此费心了。
  夏阳光作为公丨安丨多年的干部,知道这件事情表面上很简单的事情,现在到了这个地步,那么就是背景的斗争了,自己作为一个外来人,就没有必要参与了,不管谁胜利了,对自己都是一样的结果,放人还是不放人。
  话不投机半句多,金大洲没兴趣跟夏阳光斗嘴,直接把电话给掼了下来,放下电话后,心里却还是感觉有些余怒未消,嘴里恨恨的骂了一句,你小子有种别求到我的头上来。
  金大洲原本在黄总面前答应的好好的,夏阳光这里,由他来摆平,现在竟然是这样的结果,这让金大洲感觉甚是没有面子,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跟黄总交代这件事。
  不管哪个领导,都是尤其爱面子,要的就是不管什么时候,下属都服从。就如在酒席上,只要有领导在场,下属即使再不胜酒力,也要有李玉和临行喝妈一碗酒的壮举,一杯又一杯地干下苦酒,不惜饭后到诊所打点滴,那才是领导有面子的表现。
 
  金大洲认为夏阳光虽然兼着副县长,毕竟不是常委,现在自己给他打电话请他做事情,那是看到起这个人,那是给他面子,只要自己提出什么,都会在能力范围内满足,谁知道这个***,根本不把自己当回事。
  再说,姚晓霞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按照张富贵的指示办妥了对付赵喜海所有的事情后,打电话约张富贵到自己的住处来,说,你今晚过来吧。是要把到手的证据全都交给张富贵。
  张富贵被赵晨阳逼得很紧,望眼欲穿的盼到现在,一听到这个消息,赶紧心急火燎的赶了过来。一进门,张富贵就着急的问,要的东西全部办妥了,东西在哪里?
  姚晓霞笑着说,张富贵,你倒是很实在一个人,见了我,连个招呼都不打,直接找我要东西,敢情,这段时间,我为了执行你的指示,累死累活的,一句表扬的话都没有。
  张富贵脸上有些尴尬的自圆其说,姚晓霞,咱们是什么关系,哪里还需要那一层麻烦事情,你要是真想要表扬,改天,我让县委帮县政府给你弄个先进个人什么的,还不是小事一桩。
  姚晓霞听了这话,方才笑道,这句话倒还像是句人话,不过对我这个级别的人来说,什么先进谁还在乎,每年的省级市级县级的各种先级估计不下十几个,挑不起我的眼皮。

  姚晓霞说的很实际。每年年底的先进,按照道理来说,那么那些平时做事的人应该得到先进,可是中国官场的市级,那么就是什么好处都是领导的,所以先进也是领导的。
  领导干部捧奖杯,做事的看奖杯。
  张富贵此刻哪里有心情跟她斗嘴,想的就是姚晓霞所说的抓住什么的东西,于是继续追问,东西在哪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