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70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覃蕊芳眯起眼睛看了李睿一眼,转身也出去了。
  剩下李睿一个独自面对这位清幽高雅的市领导,别提多尴尬了。
  郑紫鹃冷哼道:“小睿,前阵子你还没女朋友呢,怎么这么快就有了?你倒真有女人缘啊。”李睿陪笑道:“郑姐,我这女朋友是秘书长介绍给我的,她是秘书长的外甥女。”郑紫鹃闻言一愣,道:“什么?杜秘书长的外甥女?”李睿点点头,也不知道这个郑紫鹃知不知道杜民生与吕舟行的关系。郑紫鹃微微颔首,道:“既然是秘书长介绍外甥女给你认识,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可是,小睿啊,别怪我说你,有你们这么干的吗?这么一会儿都忍不住?就什么都不顾了?你瞧瞧,你瞧瞧你后背这些绷带,那么长的伤口,你就不担心……嗯咳,那啥的时候给扯裂开?”李睿羞惭无比,道:“郑姐,我知道错了,你就别按着这个说我了,我也没……不算太过分吧?”

  郑紫鹃失笑道:“你还想怎么样?你还想……哼,你小子,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老实孩子呢,想不到你这么坏。没来之前,我还想象着,你身上到处都是刀伤,一定是虚弱无力的躺在席梦思上,到处都是血迹,看来我想差了,你这住院住得挺滋腻呀。哼,早知道这样啊,我才不好心过来看你呢。”李睿讪讪陪笑,道:“郑姐,你对我的好心好意,我一定会牢牢记在心里的,记一辈子,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忘。”郑紫鹃横他一眼,走近床边,道:“给我看看你伤口。”

  李睿便老老实实地趴好,郑紫鹃弯腰低头,仔细查看。当然,伤口都被绷带包裹得严严实实,她是什么都看不到的。
  饶是如此,郑紫鹃也觉得触目惊心,皱起秀眉,叹道:“你呀,怎么惹下这么狠的仇家?”李睿叹道:“唉,郑姐你别提了,一句话也说不清,里面有我的错。”郑紫鹃怒哼道:“就算全都是你的错,就是动刀动枪的理由了吗?这些人真是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拿刀砍人,还有没有王法了?市公丨安丨局的人也是,都是吃干饭的吗?就是这么维护社会治安的吗?”李睿听得很感动,表面上郑紫鹃在四方迁怒,实则是维护自己,道:“郑姐,你来就来吧,还带什么东西?你这样真是让我……”郑紫鹃嗔道:“看病人哪有不带东西的?你不让我带东西,就是不让我做人。”李睿只能嘿嘿赔笑,心里却很快活。

  郑紫鹃清澈的目光在他脸上转了一圈,柔声道:“小睿,明天省里吕舟行常务副省长来咱们青阳,市里好多准备工作还没做,尤其是我们宣传这一块,事情很多。我就不多待了,改天再过来看你。”李睿早就从吕青曼嘴里知道这件事了,此时闻言一点都不惊奇,道:“郑姐,你回去忙你的吧,以后也别再过来看我了。我其实也没什么事,住一周左右差不多就出院了。”郑紫鹃哼道:“干吗不让我再过来?怕再被我看到你跟你对象亲热吗?哼哼。”李睿羞红了脸,嘟囔道:“我跟青曼这才是第二次……就被你撞见了,你以为我们经常亲热吗?”郑紫鹃说:“爱第几次第几次,我也管不着。我就是提醒你,养伤就是养伤,别胡来。再说,你也得考虑考虑你的身份。今天也就是让我瞧见了,要是被外人瞧见呢?你身为市委办公厅秘书一处处长,又是宋书记的秘书,在病房里跟女人……哪怕是跟你爱人亲热,被人瞧了去,你脸上很有光彩吗?人家要是再给你传出去呢?”说完狠狠瞪了他一眼。

  李睿陪笑道:“好,我谨遵郑姐你的法旨,保证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郑紫鹃道:“我这也是为你好。真想亲热,等你伤好了,跟她回家亲热去。”李睿弄了个啼笑皆非,也不知道这位郑部长为何对自己跟对象亲热的事情如此关注,不住口的总是提这个话题,哪里有半点市委领导的样子嘛?答应道:“我知道啦,郑姐你赶紧回去亲热吧……啊,不是,不是,我说差了,是你赶紧回去忙吧。”郑紫鹃忍俊不禁,似笑非笑,点头道:“好,那我就回去了,你好好养伤吧。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别怕麻烦我,姐没把你当外人。”李睿说:“好,谢谢你,我也不方便送你,你慢走。”

  郑紫鹃走后,吕青曼很快走回屋来,对着李睿就是一顿埋怨。可怜李睿先被郑紫鹃嘲讽批评,又被这位准老婆迁怒,弄了个里外不是人。
  傍晚吃饭的时候,吕青曼去外面饭店里给李睿买他想吃的小炒,覃蕊芳趁机溜进来奚落他:“哼,大领导,想不到你竟然是个色郎。”李睿呵呵笑道:“小丫头,你懂什么?跟自己女朋友亲嘴,这叫色郎吗?”覃蕊芳哼道:“不叫色郎叫什么?我当护士四年多了,从来没见过你这么不害臊的家伙,在病房里就跟人亲嘴,丢人,不害羞。”说完还伸出纤长的手指在脸上刮羞。李睿讪笑道:“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情难自禁?”覃蕊芳摇摇头,道:“我又没男朋友,我怎么知道?”李睿说:“你多大了?你这年纪,可以有男朋友了。”覃蕊芳说:“要男朋友有什么好?”李睿说:“男朋友很好啊,可以陪你吃饭,跟你看电影,给你送花,为你买衣服首饰化妆品,跟你到处玩……”覃蕊芳道:“这些事情我自己也能做啊,真要是有了男朋友,我还得给他花钱,哼,不值。”

  李睿呵呵笑道:“你可以找个不用你给他花钱的男朋友啊。”覃蕊芳哼道:“还是算了吧,我一个人就够烦的了,要是俩人还不更烦?”李睿苦笑摇头,道:“你这个丫头,思想真怪,人家都觉得俩人在一起很幸福,你怎么会觉得更烦呢?”覃蕊芳不耐烦地说:“别说我了。我告诉你啊,明天你伤口换药,到时候有你受的。”李睿奇道:“我受什么呀?”覃蕊芳哼哼着说:“你伤口要是感染化脓了,就得拆线,用碘酒什么的从里到外清创擦洗,非得把你活活疼死不可。拆完线还得再缝上,嘿嘿,就有你受的了。”李睿哭也不是,气也不是,道:“臭丫头,我好像没得罪你吧,你怎么咒我伤口感染?”覃蕊芳嘿嘿笑道:“谁让你这两天过得太滋腻呢?有漂亮女朋友陪着你,你想抱就抱,想亲就亲,多滋腻呀。哼。”李睿叫起撞天屈来:“别瞎说,我可从来没抱着她。”覃蕊芳道:“你撒谎,你下午亲她的时候就抱着她来,抱着她的腰,那爪子还在人家腰上摸呢,真恶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