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67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席梦思头眼前这四沓子厚厚的红灿灿的人民币,李睿颇有几分震惊,真是想不到,自己不过是皮外伤住个院,却一下子能收这么多的礼金,这么些加起来怎么也得两三万了吧,这几乎顶得上自己一年的工资了。尽管手里已经有了石光明送的七万(花了一部分)与董金立送的五十万,眼里对钱不再像以往那样看得过重,可还是觉得这几万块来得实在太简单了。
  当然,他心里也明白,关维伟等人之所以如此大手笔的送钱,是看在自己身为宋朝阳秘书的份上。否则的话,按照青阳市平常看望生病朋友、同事的份子钱标准来说,送个四百六百就已经很不少了。
  四人刚走,小秦就走了回来,撒嗔道:“讨厌,这都几点了,怎么还有人来看你啊,还让不让我睡了啊。”忽然瞥见李睿身前那几沓子厚厚的人民币,吃惊的张开了嘴巴,道:“好家伙,这么多?刚才那几个人送你的?”李睿点了点头。小秦饶有兴趣的问道:“喂,一共多少啊?”李睿苦笑摇头,道:“不知道,还没数。”小秦道:“要不我帮你数数?”李睿笑道:“好啊,正要麻烦你。”
  小秦搬着凳子坐在席梦思头边上,将他跟前这四沓子钱摞到一起,刚要开数,似乎觉得太多太厚拿不住,就分了两摞,先数其中一摞。
  过了良久,小丫头惊呼道:“哇塞,两万整。”李睿想了想,道:“是了,那就是一人五千。”小秦惊讶不已,把钱放回到他身前,道:“你这钱也来得太容易了吧?往病席梦思上躺一躺,就有两万块,啧啧……真是好羡慕你。什么时候我也能这样赚钱就厉害了。”李睿笑道:“你也行啊。这样,你去沙发上躺一躺,我把这两万块送给你。”小秦嗤笑道:“大领导,你别拿我寻开心了,人家是看望你来了,这是给你的礼金,你送我算怎么回事?”李睿说:“我送你怎么不行?你贴身照顾我,对我那么好,甚至为我牺牲睡觉的时间,我也该报答报答你。”小秦见他脸上无笑,不似说笑,试探地说:“你真是这么想的?”李睿正色点头。

  小秦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两声,道:“你有这份心意,我就挺高兴的了。钱我可不能收,违反纪律。”李睿说:“我不说,你不说,没人会知道的。”小秦惊叫道:“哎唷,领导你玩真格的呀?你还真要给我?”李睿点点头,道:“我要这些钱没用,不如送给更需要的人。”小秦说:“那我也不能要,我谢谢你的好意。你真想谢我……”李睿问道:“真想谢你就怎么着?”小秦呵呵笑道:“那就让我睡个好觉。”李睿忍俊不禁笑出来,道:“你啊,好吧,你去睡吧,我保证不再打搅你。”

  翌日清晨,小秦给李睿打来早饭,看着他吃了,收拾干净餐具后,来到席梦思尾,拿起病号本检查今天需要输的药液的单子,没一会儿就出去取药,过了好久才推着小车回到屋子里。
  李睿见车上车下两层摆满了药液,暗暗叫苦,撒娇道:“小秦,咱能别输这么多吗?输多了只会跑厕所。”小秦顽皮的说:“你可以不跑厕所啊,尿炕呗,呵呵。”李睿见她正在单子上签子,便索要道:“给我看看都输的什么。”小秦走过去递给他,道:“你看了也不懂,你又不是医生。”她可不知道,李睿要看的是她的签名,从此探知她的名字,才不会对这些药剂感兴趣呢。
  单子右上角字体端正秀气的写着三个字:覃蕊芳!
  李睿惊讶的叫道:“小秦,你不是姓秦吗?”小秦秀眉一挑,说:“我是姓覃啊,怎么了?”李睿道:“那这个名字是谁的?”小秦道:“我的呀,怎么了?”李睿失笑道:“原来你是这个覃,你叫覃蕊芳。”覃蕊芳点头道:“就是我。”李睿说:“我一直以为你是秦始皇那个秦。”覃蕊芳撇撇嘴,道:“谁让你不问清楚?”李睿赞道:“好名字,很雅致!”覃蕊芳拿起一袋药液挂在头顶挂钩上,道:“得了,少拍我马屁,拍马屁也得挨扎,呵呵,快点,把胳膊伸出来,让我扎你,嘿嘿,我最喜欢扎人了……”李睿带笑伸出手臂给她,看着她灵动秀气的美眸,心中喜欢,笑道:“我也喜欢扎人呢,小心哪天我在你身上找回来。”覃蕊芳哼道:“你会输液吗?”李睿心说,谁说不会输液就不会扎人了?男人啊,对于扎女人,天生就会。

  病房里有覃蕊芳这等俏美活泼的小护士时刻相伴,寂寞了她陪着说话,渴了她给倒水,闲了她给送上水果,就算是膀胱肿了,也有她扶着送到洗手间,李睿自然不觉无聊,反而觉得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事,心中不无想入非非,要是天天都有这等美娇娘伺候着,真是再砍自己两刀也愿意啊。
  上午十点多,吕青曼给他打来电话,当头就愤愤的质问他:“好你个李睿,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瞒着我?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李睿咧嘴苦笑,看了旁边站着的覃蕊芳一眼,见她面戴口罩,神情不悲不喜,就对她做出一个手势,示意她先出去。覃蕊芳翻给他一个白眼,转身走了出去。
  李睿这才叹道:“我的宝贝,我这不是怕你担心吗?”吕青曼哼道:“怕我担心?怕我担心我就不担心了吗?我问你,是不是昨天晚上你不说话那段时间,就正是被人追砍的时候?”李睿嗯了一声,道:“老婆你真聪明。”吕青曼冷冷的说:“少贫嘴。你……你真是太可恶了,这种事都不告诉我,那我以后还能指望你告诉我什么?”李睿叹道:“老婆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吕青曼骂道:“你错了?你错什么了?错的不是你,是高冬冬。你们青阳的公丨安丨都是窝囊废,为什么不跑到省城来把高冬冬抓起来呢?抓起来直接枪毙,这种人渣留在世上也是祸害。”李睿小声道:“老婆,唉,你以为我们不想把高冬冬抓起来吗?可谁惹得起他老子?这件事我们都很无奈啊。”吕青曼发了会儿脾气,怒气减了不少,**的说:“你们惹不起,我惹得起。这件事我跟他没完。”

  李睿忙道:“老婆,你可是千金之体,千万别为此跟高冬冬一般见识。我也想了,这件事里面我也有责任,当时要不是我出手打他耳光……”吕青曼截口道:“你做得一点错都没有,你为了维护我而出手教训他,那是做对了,他高冬冬就是欠揍……放心吧,这件事我不会当面找他算账,会有人教训他。”又道:“你等着,我这就坐火车去青阳看你。”李睿吃惊道:“啊?不用吧老婆。”吕青曼羞答答的嗔道:“都叫老婆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再不管你,像什么话?你别废话了,我挂了,过会儿见。”说完就挂了。李睿呆住了,想到她数百里奔波过来看望自己,可能连午饭都顾不得吃,心头暖意流淌,眼睛便湿润了。

  “不行,她不吃饭可怎么行?”
  李睿算了下时间,估计她赶过来的时候也一点多了,正错过饭点儿,应该给她提前留一份,想了想,决定求覃蕊芳帮忙,等中午打饭的时候,让她多买一份给吕青曼留着,冲门口喊了几声“小覃”,覃蕊芳却始终没应声,也没进屋,猜到她可能有什么急事,反正现在也不急,就等她回来的时候再说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