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18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姚松说:“你别急呀,我还没说完呢。既然知道这贺健翔和韩冰是认识的,有了目标,有些事查起来就不难了。韩冰有个外婆,住在云南那边。不过,韩冰这些年从来没去看过她,因为查不到航班信息,高铁信息,任何到云南的,都没有。但是,贺健翔那边就不一样了,他每个月都给这老太太的户头里汇一笔钱,不多,一个月八千。但是对于一个老太太来说,这足够她养老了。而且这贺健翔,每隔一个月,就会去看着老太太一回,好像他贺健翔才是人家老太太的亲外孙。”

  梁健皱眉,听姚松这么一说,这贺健翔要是和这韩冰没什么关系的话,就是鬼也不会信。梁健问姚松:“除此之外,还查到点什么吗?”
  !!
  说话间,他们已经出了城。姚松没再继续说下去。后面的秘书,将一沓资料放到了梁健面前。
  梁健接过,一看,上面全是姚松查到的关于贺健翔的信息。上面就连贺健翔开车有过几次违规,在哪里取过几次钱,都有。让梁健比较重视的是,贺健翔的个人资产里面,有几笔大的款项后面都打了问号。一笔是进来的,还有两笔是出去的。

  梁健问姚松:“这几笔钱是怎么回事?”梁健看了下时间,进来的那笔是三年前的。出去的两笔都是最近的。分别是,一笔一百五十万,还有一笔是三百万。
  姚松摇头说:“这几笔款项都打到了瑞士银行的不记名账户中。除非政府出现跟瑞士银行那边进行交涉,否则查不出来。他们的防火墙,我破不了。”
  梁健手指点在最近的两笔款项上,说:“待会审问贺健翔的时候,重点问一问这两笔款项是怎么回事。很有可能,就跟这一次的事情有关系。”
  话音落下,后面的秘书插话:“梁主席,夏厅长让我跟你说一声,贺健翔最多关24个小时。超过这个时间,我们必须得放了他。不然,他不好交代。你也知道,他压力也很大。你们刚把人从机场带走,夏厅长就接到华书记的电话了。”
  “华书记说了什么?”梁健问。秘书说:“不知道。夏厅长没说。”
  梁健心想,这华书记难道这么沉不住气?贺健翔作为承建公司的老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无论是从情还是从理,还是从法出发,贺健翔都应该被带回来接受调查。但华剑军这么光明正大的出面阻拦,未免也太……
  梁健不知道该说他嚣张,还是说他愚蠢。但,对于华剑军这个人,梁健从最开始在北京初见他时,觉得他锋芒毕露,到后来在江中省的交锋中,觉得他也不过如此,再到现在,梁健怎么觉得有些看不懂他了,他的行为,似乎越来越不符合一个精明阴险的领导人了,倒像是一个被人操控手心的傀儡。而拿着线的,是那韩家姐弟。
  正想着,电话想起。是老唐的。
  梁健接起,说:“谢谢。我的人让我跟你打听一下,那些人哪里找来的,这么牛?”
  老唐在电话那头,说:“某特种部队的。怎么,要不回头你也去里面训练个把月,锻炼一下,否则以后要是有点什么事,也能防防身?”
  “额……”梁健愣了一下,忙说:“再说吧。”他都多少岁了,这种特种部队里的训练肯定是魔鬼训练。在某些电视剧的影响下,他光是想想,就觉得有些心悸。老唐在电话那边笑了一声,但下一秒,却忽然严肃起来,说:“说真的。等你决定来北京的时候,我会安排你到里面去训练三个月时间。这样的话,就算有点什么事情,你最起码也能有点自保的能力。我就你这一个儿子,我可不想你有些什么意外。”

  老唐的话,让梁健蓦然警惕起来。他觉得老唐肯定有很多事情没有告诉过他。可,他转念又意识到,他连老唐到底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他没问过,老唐也没主动提过。
  现在也不是打听这些的时候。梁健只好说:“这个事情等这次的事情处理完再说吧。对了,你那边到底准备的怎么样了?我这边又查到了一点东西,要不要发给你?”
  老唐说:“不用。我这边你不用担心,你只管做你自己的就行了。北京那边的影响,我会尽量帮你拦下来。对了,凉州的事情没处理完之前,暂时不要回宁州。”
  梁健一愣,问:“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记住就行了。好了,我挂了,我这边有点事要处理一下。”说完,老唐就挂了。梁健的那句再见卡在喉咙里上不得下不得,好生难受。
  旁边姚松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这时,姚松的电话响了。是褚良打来的。
  “你们到哪了?”
  “马上到了。”
  话音落下,车子拐了一个弯,进了一条小路,坑坑洼洼的,又开了大约十分钟后,路到了尽头。这是一个山脚,周围除了面前的额三间小平房,根本没有任何人家。梁健下车后,褚良他们就从前面的平房里走了出来。
  “辛苦了。”梁健上去拍了下他的肩膀,笑道。然后目光一扫周围,问:“你们的车呢?”
  褚良说:“后面有一大片空地,停后面呢。”姚松听到后,也把车停到了那里。一行人进了屋,生活员把带来的东西,搬到了最左边的平房里,开始做晚饭。梁健他们则在褚良他们的带领下进了中间的屋子。
  一开门,就听到一个声音在愤怒地大喊:“你们是谁?你们凭什么抓我!你们说话呀!”

  梁健进去一看,房间里堆了不少东西,但此刻都被褚良他们收拾到了两边。房间中间放了一张椅子,贺健翔被绑在上面,头上还套着个黑头套。这场景,倒是有点像香港警匪片里面的绑架案。梁健他们是绑匪。
  梁健看着贺健翔不安的扭动,尝试着挣脱绳索的模样,不知为何忽然想笑。但这场合,不适合。只好忍下。
  梁健看向褚良,问:“当时你们找到他的时候,就一个人?”
  褚良点头。

  梁健皱眉,问:“他那个公司里那么多人,其余的人都没找到在哪里吗?”
  姚松说:“其实还有一个找到了,不过没什么用。”
  梁健疑惑地看向他,姚松解释,说:“他在大楼塌陷的那天出了车祸,现在在宁州市医院的重症监护室,还在昏迷中。”
  “这么凑巧?正好那天出了车祸。”梁健说了一句后,看向贺健翔,他听到说话的声音,已经安静下来了。
  褚良想走上前去揭他的头套,梁健忙拦住。褚良不解地看向他,梁健摇了下头,示意他们出去说。
  到了外面,梁健说:“省里的人,都知道是我们带走了他。但他不知道,既然不知道,就不要让他知道了。抓紧时间,先想办法问出点东西来。”
  姚松和那个刑讯的人重新走了进去。两个特警留在门口警戒着。梁健走到房屋前面的一个小水潭边,褚良从后面走了上来,站到了他身边,递了一支烟过来。
  “抽吗?”
  梁健接过。褚良点火,梁健凑过去点了。他似乎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抽烟了。久违的味道入了口腔,竟有些不适应,辣的有些嗓子疼。

  褚良也点了一根,说:“梁哥,我想求你个事。”
  日期:2015-08-16 08: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