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59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这才恍悟,在刚才开常委会的时候,自己曾经给孙耀祖续过水,其时他与于和平互相讽刺,自己是怕他俩吵起来,这才过去缓和场面,现在仔细想一想,于和平揶揄的就是孙耀祖想喝茶却已无水的窘境,而自己过去给他续水,正是维系他的面子,侧面表现出了对他的支持,对他支持,不就等于是支持他所提名的眼下这个田秘书长吗?想通此理,忍不住有些得意,真是想不到啊,自己无意间所做的分内之事,竟然让孙耀祖稍许感动了一下,又得到这位田秘书长的感激,这可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笑道:“田秘书长,您太客气了,为领导服务那是我应该做的,可当不得谢。您的心意我领了,吃饭就不必了。”

  田伟刚叫道:“不行不行,不吃饭可不行。我打这个电话主要就是请你吃饭,口头表示谢意有意思吗?哈哈。”李睿见他一再坚持,似乎不是敷衍自己,想了想,道:“好,那小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这两天晚上我老板有事,我暂时没空。等什么时候我有空了,我给您打电话好不好?”田伟刚笑道:“好,老弟够爽快,那我就等你电话了。哦,对了,还有,我听说,你跟市南区代区长李明关系不错,不如吃饭的时候,老弟你把他一起叫上,介绍给我认识认识。以后我就是他的搭档了,不提前认识一下可不好。”

  李睿听得心头一惊,自己跟李明关系不错的事,除了关维伟圈子里的人,再除去老板宋朝阳,外人谁也不知道,自己也始终认为,两人自从认识以来交往一直都很隐秘,不会留给外人知道的机会,可这件事却被市政府的田伟刚知道了,要不是听他亲口说出来,真是说什么都不敢信啊。
  官场无秘密,真是诚不我欺啊!
  既然田伟刚已经点明,自己再隐瞒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索性大大方方的承认,李睿便道:“好,这件事包在小弟我身上,到时候准备好了我给您电话。”田伟刚大喜,道:“那就一切拜托给老弟了,呵呵。”
  电话挂掉,李睿这才明白,田伟刚打着感谢自己的旗号,实际上是想跟李明见面认识一下。李明作为市南区的新区长,虽然目前头上还有一个“代”字,但明年年初人代会上去掉这个字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从现在开始,他就已经是市南区政府说一不二的人物。田伟刚调任市南区担任常务副区长的话,从此以后就是李明的左右手,两人早晚都会产生亲密联系。
  要说起来,常务副领导,一直以来都是一个非常尴尬的角色。表面上,是第二号人物,除去正职,基本就是他大了,按理说,也是大权在握的人物。但这里有个问题,他手里的大权是谁给的?还不是正职领导给的?于是第二个问题也就来了,正职领导给你权力,你才算货真价实的常务副领导,是个人物;可要是正职领导不给你权力,那你就狗屁不是,说不定还不如普通的副职领导有权呢。所以,这里就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项需要注意,任何一个常务副领导,必须要紧密团结在正职领导的周围,听他的话,邀他的宠,哄他开心。如此一来,你把正职领导哄美了,正职领导觉得你还不错,就分给你一些权力,你才能把权力拿到手里。

  要是你整日跟正职领导对着干,事事不顺他的心意,他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又怎会把权力下放到你手里?恐怕宁愿把权力放到普通副职手里,也绝对不便宜你这个常务副领导。这就造成了传说中的架空。一旦被架空,手里无权,就别想干事;干不了事,就别想出政绩;没有政绩,又如何被上级领导提拔?进步的路就被堵死了。这就是被架空的种种不妙之处。
  因此,常务副领导与正职领导之间的关系可以说得上是爱恨缠绵、分说不清。这种关系是仅次于政府首脑与市委首脑那种尴尬关系的存在。打个生动形象的比方,如果是市委书记是一家之主,那么政府市长就只能是家里的正妻。一家之主分管外事,正妻管理家务与家财。一家之主说了话,正妻也只能听着。至于其他副职市长就是些平妻、妾小之流,常务副市长就是这些三流角色里面的佼佼者,是稍有地位的平妻。平妻地位次于正妻,因此正妻的话必须要听。表现乖巧的话,正妻可以让她帮忙打理家务,就是给她些许权力;平妻不听话的话,正妻大可以提携其他妾小,将平妻架空。

  李睿明白,田伟刚就是考虑到了这里面的弯弯绕,所以才特意告诉自己,帮忙约请李明这个正区长,以期跟他在饭桌上结交,好在最快时间内获得他的好感与信任,这才能在将来区政府领导分工安排上多拿到一些权力。想到堂堂的市政府副秘书长,为了讨好未来的“正妻”,还要低三下四给自己打这个电话恳求帮助,不由得为他感到心酸。由他推己,自己以后被老板下放到基层去的话,岂不是也要四处求人,为了讨好上级领导而奔波辛劳?

  唉,官可真是不好当呀!
  今天,除去正常的公务之外,李睿还有一件非常紧急的事情要安排,就是粉碎王斌的阴谋。昨晚上偷听到王斌与冯兵的密谋之后,他才意识到王斌的卑鄙阴毒已经到了一种非常可怕的地步,这家伙的胆子也不小,竟敢报复陷害市委书记。这样的小人若不除去,老板宋朝阳在青阳工作生活都不会安稳如意。
  李睿不知道王斌什么时候会动手,但既然他昨晚上与冯兵商量已毕,估计动手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因此就必须早作绸缪,免得被他打个措手不及。
  下午的大半天时间里,他都在安排这件事,给王斌的人织出了一张密密麻麻的天罗地网,他们不动手则已,一旦动手,势必落入网中。

  为求此事多两个见证人,避免王斌被擒后反咬一口,李睿还将此事告知了秘书长杜民生与宣传部长郑紫鹃。
  两人听完后都觉得不可思议,没办法,王斌胆子实在太大了,以区区副处级别,本人还是戴罪之身,却妄想阴谋陷害堂堂市委书记,简直就是螳臂当车,其行径更是闻所未闻。杜民生当即表示,愿意参与到李睿的安排里面,充当其中一个当事人与见证人,要看看王斌是否真有这样的狗胆。郑紫鹃晚上不方便出面,也答应支持李睿代表宋朝阳所采取的所有反击行动。
  晚上下班的时候,市医院的杨萍打来电话,要李睿去打最后一针狂犬疫苗。李睿进里屋跟宋朝阳说了一声,也没吃饭,匆匆赶往市医院。
  还是在急救中心那间急救室里,李睿与杨萍再次见了面。两人本来是温馨的朋友关系,可是经过上次在九里桥公园深处那次拥抱之后,已经变了味儿。目前的两人,说朋友不朋友,说爱昧不爱昧,感觉很奇怪。

  时隔多日不见,杨萍再见到他,竟然有些腼腆,颇有些做贼心虚的意思。两人简单交谈几句,说了说各自的工作生活,又聊了聊杨自力,杨萍便让李睿在榻上坐好,准备打针。
  打针的过程中,杨萍主动邀请的说道:“晚上一起吃饭吧。”
  以前,两人想要请对方吃饭的时候,通常都会说“晚上我请你”之类的客气话,可是今天杨萍所说的话与以往大大不同,里外都透着一股子亲热,明显是没把他当外人。李睿也听出了她想要表达的意思,心中很愿意陪她吃饭,可惜这两天晚上都有要紧事,不能耽误,只能说:“实在不好意思啊杨姐,我这两天晚上都有要紧事要办,不能耽搁,改天再吃好不好?”杨萍这还是头一次被他拒绝,微微有些愕然,给他打完针后,有些犹疑的看着他。李睿怕她多心误解,陪笑道:“我是真有事,没事的话我怎么可能拒绝杨姐你的邀请呢?”杨萍闻言,害羞的笑起来,秀美的眸子却直勾勾的盯着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