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55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斌赞道:“果然是冯局的公子,这推理逻辑就是强啊,轻易就能找到破绽,你哥我佩服啊。不过你放心,我会告诉我马子,她所假扮的小姐,是在外面被宋朝阳一个电话打过去叫到贵宾楼的。你想想,姓宋的一个人跑到青阳来当书记,老婆没跟着,他有火没处泄,叫个小姐上门不是很正常吗?哈哈,只要到时候他一开门,我马子往里一冲,嘿嘿,他嫖娼的罪名就跑不了了。”冯兵叹道:“可事情闹大了,丢的不是你马子的脸?”王斌冷笑道:“只要能让姓宋的玩儿完,别说牺牲我马子了,就算牺牲我自个儿,我特么也认了!”

  李睿此时已经完全明白王斌想要报复老板宋朝阳的手段了:请他晴人之一帮忙,扮成一个小姐,假作是接到宋朝阳的电话,上门提供异性服务。一旦宋朝阳开门,这女人就会冲进去抱住他。而另外一帮人,早已受了王斌的指使,守在门外等着配合那女人的行动,一旦那女人冲进去抱住宋朝阳,他们就会跟着冲进去,或是扮作丨警丨察抓嫖娼,或是扮作记者一通乱拍,总之是要趁机将此事搞大,将宋朝阳搞臭,搞得身败名裂,从此滚出青阳才是最好。想到这里,不寒而栗,心说这王斌真够阴毒的呀,又是暗道侥幸,要不是自己凑巧在冯兵家里与袁晶晶幽会,又如何听得到二人的密谋?无意间听得这个大秘密,就算冒再大的险也值得呀。

  他继续辨听,想听听王冯二人还有什么话说,哪知道两人说完正事就说起了淫邪之事,什么市区内某家夜总会新从东北招来了一群水灵灵的“公主”,又说什么某处新开了一家歌舞厅、其女老板长得如何美艳云云,最后却说到了男女用药上。
  王斌告诉冯兵,他一个朋友去香港出差,从那里带回来法国进口的仓蝇水,女人只要喝下一点点,立时发作,哪怕是世界上最贞洁的烈女,也要立时宽衣解带。冯兵对此持怀疑态度,王斌便送了一瓶给他,让他先在袁晶晶身上试试效果。冯兵欣然收下。
  李睿听得暗里大骂不已,心说王斌是禽兽,冯兵更是禽兽不如,竟然要对自己老婆下这种药,这跟婚内强bao又有什么分别呢?
  就在这时候,王斌要走,说请冯兵一起去唱歌。冯兵也没拒绝,两人嘻嘻哈哈的走了。正门方向很快传来了关门声。
  李睿从后门钻出去,绕到房子一侧,正巧看到两人乘坐一辆沃尔沃越野车离去,想了想,又回到屋后,从后门走进去,来到前厅,发现客厅灯还亮着,心说有钱人就是有钱人,这出门都不关灯,走到客厅里,目光巡视茶几与沙发,想要找到王斌送给冯兵那瓶仓蝇水,可是扫了一圈,却没找到,暗想,两人既然是去唱歌,那冯兵就没理由把这瓶仓蝇水放到身上,那就一定会留在家里,可是他藏哪了呢?

  他绕到茶几与沙发中间的缝隙里,仔细查看。忽然,茶几下面两个小抽屉进了他的眼帘,心中大喜,随手抽开一只,却见里面躺着一只包装华美金贵的纸盒子,盒子上面全是看不懂的外文字母,拿起来凑到鼻子下面闻了闻,有股淡淡的香精味,觉得这应该就是那瓶仓蝇水了。至于纸盒上的字母,应该就是法文。
  “要是以前,你对晶晶这么做,也不关我的事情。可是现在,既然晶晶芳心里已经有了我,那就等于是我的女人,我岂能容你这样对她?嘿嘿,说不得,这瓶仓蝇水就归我啦。”
  李睿嘿嘿一笑,要把这瓶仓蝇水放到自己包里,据为己有,想了想,给袁晶晶拨去了电话:“宝贝,你老公走了,你回来吧。”袁晶晶说:“你出来吧,出门左转,走一百米,第二个红绿灯,我在‘巴国布衣’店里等着你。”李睿答应下来,站起身,四下望了望,见没留下什么痕迹,这才走后门出来,将后门关死,出小区往左,快步走了过去。
  巴国布衣,顾名思义,就是巴蜀风味的饭店。李睿赶到店里后,很容易就在靠窗的某个桌位旁找到了袁晶晶。
  两人再次见面,袁晶晶鄙夷的瞧着他,道:“说你胆子小吧,有时候你胆子也真大;说你胆子大吧,通常又很小,你真是头猪。”李睿知道她在责备自己刚才留下来偷听,赔笑两声,压低了声音道:“宝贝,你不知道,我要是没留下来偷听,你可就惨啦。”袁晶晶奇道:“你什么意思?我觉得你留下来偷听,我才会惨了呢。”李睿呵呵一笑,从包里拿出那盒仓蝇水,放到袁晶晶跟前,低声道:“刚才,最后,王斌送了冯兵这瓶仓蝇水,让冯兵偷偷对你使用。”袁晶晶拿起来看了看,轻蹙秀眉,问道:“仓蝇水?什么东西?”李睿说:“烈性的情药!”袁晶晶惊得檀口微张,瞠目不已。李睿说:“王斌说,这是他朋友去香港买回来的法国进口货,药性极强,据说世界上最贞洁的女人吃了这种东西,也会立时宽衣解带,找男人求欢。你想一想,冯兵要是偷偷让你吃了这玩意,你会怎么样?”袁晶晶气得脸色通红,很快又变得惨白。

  李睿似乎听到她咬牙的声音,仔细观察她的口角,还真在微微颤动,叹道:“别生气了。咱这不是知道了嘛,知道了以后就防着他,但凡他给你的食物与水,全部不吃不喝。至于这瓶仓蝇水,为防万一,我收着好了。”说完从她手里拿了回来,塞到包里。袁晶晶瞧见他谨慎的动作,似笑非笑的问:“你收着?你是不是想用这玩意害别的女人去?”李睿大义凛然的说:“怎么可能呢?我怎么会是那种人?我李睿喜欢哪个女人,会先俘获她的芳心,会让她自愿跟我……那啥,我怎么会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呢?”袁晶晶撇撇嘴,道:“你对我可不像你说的那样。”李睿忙陪笑道:“咱俩那一次不是误会嘛……”袁晶晶说:“好啦,你都听他俩说了些什么?”李睿淡淡的道:“也没说什么,吃饭吧。”

  吃过饭,李睿也没停留,在饭店门口跟袁晶晶分手,打车赶往青阳宾馆,见到宋朝阳后,跟他说了刚才偷听到的王斌的阴谋。
  要不是看李睿一脸肃然郑重,宋朝阳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话,即便如此,却也深深怀疑,问道:“你从哪听到的?你怎么会跟王斌碰上?”李睿早在路上就想好了说辞,此时不慌不忙,镇定的说:“我去朋友家作客,王斌忽然登门拜访。我认得他,怕被他认出来,就想从后门走人,结果还没走出去,就先听到他对您破口大骂。于是我就暂时留下来,听他们对话,这才听到他这个阴毒卑鄙的阴谋。”宋朝阳阴沉着脸,语气并不显得如何生气,道:“想不到我有心放他一马,他却不依不饶,喋喋不休,居然想出这种卑鄙手段来报复我……省委孙副书记竟然为这种人求情,哼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